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    莫施然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夏初澈,张嫂端着一碗药粥上来,替她擦了脸,把枕头支在她后让她在头半坐然后喂给她。可能是以前已经习惯了药粥的味道,今天莫施然吃的时候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反胃。

    张嫂一边往她嘴里递勺子一边说:“然然,你说你一小姑娘家家的正是青年少,怎么这么想不开呢。有什么事儿不能解决的非得拿刀子往自己手腕上割,这要不是少爷他们回来的及时,你说…”张嫂叹着气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谁都知道她这句话的后面是什么。

    莫施然乖乖地往自己的胃里不停地塞着难吃的药粥,并没有接话茬。她要怎么说,难道跟张嫂说自己被前男友利用成了威胁夏初澈的筹码?他们接吻只不过是为了拿到照片来着夏初澈放弃自己的生意,要是夏初澈不照做,就曝光照片让夏初澈名誉扫地?这明明就是流行烂了的韩剧剧嘛,说出来谁信?

    夏初澈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看了看坐在他前面的李胜,似笑非笑地问:“怎么?我这儿有什么让李总惦记的东西,说出来我好让人给您送过去,省得你三天两头儿的往我这儿跑,现在汽油这么贵,多浪费钱啊。”

    李胜看着他,脸上的表不温不雅,保持着国际露齿七颗半的标准笑容,淡淡地说:“夏总,咱就别在这儿打马虎眼兜圈子了,我来这儿的目的你比谁都清楚,咱们还是开门见山直接说正事儿吧。”

    “哎,陈少您不能进去。”外面传来一阵阵乱糟糟的声音,有王一欣的劝阻还有陈子轩无理的叫嚣,“你这个助理怎么当的?我来这儿还用打招呼吗?赶紧地该干嘛干嘛去。”

    办公室的门被人毫不客气地推开,陈子轩、顾留夕登场。

    陈子轩连瞧都没瞧李胜一眼,直接走到夏初澈的桌子旁,把一个档案袋朝他桌子上一拍,不满地叫道:“夏老二,你说你这是什么助理?小爷哪次来你这儿需要通报了?她跟这儿拍古装剧呢吧她,还通报,你这儿又不是什么王爷府贝勒府的,通什么报?”

    王一欣尴尬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退还是该进。夏初澈朝她摆摆手,“没事儿,你先忙你的去吧。”然后转过头看向陈子轩,“你什么时候这么没素质了,在我办公室瞎嚷嚷什么,没看见我这儿正跟人谈正事儿吗?”

    陈子轩转了转头,看见旁边的李胜,换上一副惊喜的表朝他打招呼:“吆,这不是胜世辉煌的李总吗?怎么你跟夏初澈在谈正经事儿啊?瞧瞧你这张脸黑的,最近没少心吧,你说也是,花了那么个大价钱搞了个‘地王’回来,结果本儿还没赚回来就被人摆了一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懂的。”

    陈子轩一边说一边还安慰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李胜张开嘴刚要说话,陈子轩“刷”地一下转过朝坐在沙发上的顾留夕走去,李胜刚要说话的表直接僵死在了脸上。显然陈子轩的话并没有说完,他坐在沙发上对着顾留夕,声音的分贝确是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见:“留夕,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你说谁不知道夏氏集团和胜世辉煌是死对头啊,表面上装的和和气气的,背地里恨不得搞死对方。他们两家的老总要谈正经事儿,你说奇怪不奇怪?”

    顾留夕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李胜,忍住自己的笑意附和道:“是有点儿奇怪。不过也不奇怪,要是有人给你摆了一道,你总得找摆道的人来商量商量怎么把道撤走吧。”

    夏初澈看着自己的两个发小一唱一和,又瞧了瞧李胜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说:“李总你别见怪啊,这俩人就这样,心里憋不住话,有什么非得说出来才行。要是他们的话有什么对您不礼貌的地方,您别见怪啊。”夏初澈今天对李胜出奇地礼貌,这一口一个“您”的。

    李胜转了转自己中指上的戒指,说:“没关系,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夏总,我看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他心里有气又不好当面发作,沙发上坐着的那两个人的背景不是自己能轻易触碰的。

    还没等夏初澈说话,陈子轩又蹦跶了过来,直接拉过李辉旁边的椅子一股坐下,“李总,来,跟我说说你们的正事儿是什么?也好让我学学做生意里面的诈之道。”他的表特别认真,看起来就像是个认真听讲的三好学生。

    夏初澈拿过桌子上的资料夹直接拍在他的脑袋上,“陈老三你是不是没睡醒在我这儿撒癔症呢,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学呢。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呆着去,别给我裹乱。”

    “哎哎,夏老二你轻点儿,我这脑袋砸坏了你陪得起吗?”陈子轩转过头朝他吹胡子瞪眼睛,然后抓过旁边的档案袋又转向李胜,“李总,来,您给瞧瞧,我手里拟的这份儿资料合不合格?”说完从里面掏出来点儿东西直接塞到了李胜的怀里。

    李胜把陈子轩塞给他的东西翻过来,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刚刚还一脸儒雅的表瞬间消失,整张脸变得异常难看。

    陈子轩把头凑过去装作惊奇地问道:“吆,李总您的表怎么变成了这样啊?就算我给的资料不合格,你也不要摆出这副样子出来嘛,多打击我继续学习的自尊心啊。”

    李胜的手紧紧捏着那些照片,指节泛白。照片上是他的妻子,他父亲挑中的某总裁的女儿。没有什么感基础,也没有什么恨纠葛,纯粹地商业联姻,说白了,只不过是**地利益关系而已。而现在,他的妻子赤**地跟别的男人纠缠在一起,整个画面秽不堪。

    “陈少,我不知道你给我这个是什么意思?”李胜的脸上恢复常态,咬着牙问。

    “没什么意思,”陈子轩摆摆手,“只不过是最近手痒想玩玩照相机,然后碰巧出来对模特,我就当练手了,怎么样我的技术是不是比你的弟妹水平高多了?瞧瞧这照片清晰的,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这儿还有DVD,你可以拿回家随时观赏。”陈子轩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这叫什么?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而且更胜一筹。

    “对了李总,忘了提醒你,你弟妹叫什么来着?莫昔然是吧?你说一学校的大三学生不好好的在学校里好好学习,非得拿什么照相机乱拍。她手里有些不好的底片,都让我给拿过来了,估计也没有什么在外边流传的了,所以你拿照片威胁人的事儿可能要泡汤了。”顾留夕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拖着腮帮子认真地说。

    李胜听了他的话瞳孔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自己千算万算怎么偏偏就算漏了这个呢!他知道夏初澈不可能因为两张照片而轻易地向他妥协,可是他是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最后还是会跟他低头,时间早晚而已。他算中了夏初澈会千方百计地把所有的照片从他手里拿回来,所以他自己边根本就没放,而是把所有的底片全交给了莫昔然。他太低估了夏初澈的能力,不仅把底片找回来了,还将了他一军。

    “李胜,”夏初澈看向他,眼中的精光四,“你说你也在商界混了这么久了,怎么就偏偏想出来这么个馊主意让我低头呢。你好歹也是胜世辉煌的总裁,办事儿别像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幼稚,你以为就凭几张照片就能让我放弃把你踩在脚底的机会?你错了,别说你现在手里已经没有照片了,就算有那又能怎么样呢。我顶多是面子受损,大不了换个未婚妻而已。你呢,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夏初澈笑容满面地看着他,露出森然的牙齿。就像是眼镜蛇瞄准自己的猎物一样,一眨不眨,露出带着毒液的獠牙。

    李胜到底也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他换上儒雅的微笑,问:“所以,你的条件是什么?”他心里知道,自己这次输了。光陈子轩递给他的这些照片就足以让他名誉扫地,他的妻子背着他找男人,让人知道了,他还能在商界立足吗?谁还会跟一个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的人谈生意?

    “很简单,把城外那块地转给我。”夏初澈一字一顿地说,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本来你给我耍了这么多的花招我应该在把价格再压低一点,但是看在你对那块地也费了这么多心思的份儿上,还是二十亿。甭想着在弄些什么幺蛾子出来,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李胜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会让秘书把合同拟出来然后给你送过来。”说完就直接朝门外走。

    陈子轩跟着站起来,“哎,哎,这些照片你带回去,别到时候让别人瞧见了你说是我们干的啊。”

    三个人看着李胜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互看一眼,默契地嘴角朝下一咧,露出一个诈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