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死未卜

    ()    急诊室上面那盏红色的手术灯一直亮着。走廊里一片寂静,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黯然的表,只能听到人们静静地呼吸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栋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

    聂子初坐在莫施然的旁边,小声地说:“要是夏初澈真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用活了,我直接去跳河得了。”

    “他不会死的。”莫施然的眼睛盯着地面,笃定的语气让走廊里的人全都把目光转到了她的上。

    “他说过等回北京之后要跟我订婚的,所以他不会死的。”莫施然的声音有些哽咽,眼泪从她的眼睛里跳着滚动出来。夏初澈还没听到她答应,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他是那么霸道的一个人,他想要的还没得到怎么会死呢。

    手术室的门被人打开,聂子初第一个从座位上站起来蹿了过去,盯着梁医生的脸问:“怎么样?”走廊里的人们全都站直了盯着他,等着他嘴里说出的好消息,亦或是坏消息。

    梁医生把口罩摘下来,笑了笑说:“手术成功了,命保住了。”聂子初吐出一口气,轻快地说:“这下子我不用死了。”

    “但是,”梁医生继续说,“得在监护病房观察二十四小时。如果这期间他一切正常,那就没事儿了;如果说这期间发生任何状况,还是会有危险。”

    听了他的话,聂子初刚刚恢复正常的脸一下子就垮了,“合着我还是拴在绳儿上的蚂蚱,随时可能被绳儿勒死。”莫施然站起来,看着穿着无菌服的医生们推着夏初澈从手术室出来转到重症监护病房。

    她站在监护病房的外面,隔着玻璃看着戴着氧气罩一动不动的他。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像是在经历着什么痛苦。他还没有清醒过来,心跳仪器上的曲线不停地跳动着。他的脸色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聂子初站在她后拍了拍她的肩膀,“一会儿让顾北开车送你回酒店,这里有我和李栋就行了。”

    莫施然站在那里,并没有回过头,“不,我想在这里守着他。”语气透着一股子的坚定。

    夏初澈的状况一直不太稳定,莫施然看着医生们不停地端着药品进进出出,梁医生一直守在旁边以防发生什么意外状况。莫施然从来都不知道二十四小时原来是这么的难熬,她和聂子初、李栋三个人一直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守着,直到梁医生朝他们露出微笑。

    “没事儿了,在这里静养一阵儿就没问题了。”梁医生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年轻人说。

    李栋长出一口气,“我靠,我这心总算可以放回肚子里了,”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朝梁医生露出一个巴结的笑,“梁医生,这事儿千万别让我爷爷知道,甭让他跟着心了。”

    梁医生点点头,“我知道,行了,你们去看看他吧。”

    聂子初和李栋目送梁医生的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聂子初拍了拍李栋,“这二十四小时过得比我当年在带雨林面对躲在暗处的狙击手时都要紧张,我觉得我每分钟的心跳次数都达到了两百。”

    李栋点点头,深有同感。夏初澈直接被转入了高干病房,是个很大的朝阳房间,有着独立的洗手间和家属陪的地方。在莫施然的强制要求下,聂子初和李栋才答应他们先回去,等明天再来。

    莫施然关上病房的门,把椅子拉过来坐在他的旁边。她伸出手摸了摸他高高的眉骨,拔的鼻梁,饱满的嘴唇,他的头上还裹着一圈白色的绷带。她闻着他上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和手术之后刀口的血腥气,咧了咧嘴角,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活着,掩盖在血腥气下面的是浓重的生命重生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