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被“黄鼠狼”搞的异常惆怅

    ()    夏初澈下午回到酒店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莫施然,他走到里面打开卧室的门,没有;洗手间,没有。他皱了皱眉头打开了会议室的门,某个女人坐在位子上面前摊着一张纸正在奋笔疾书。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站在她后面轻轻地探出了头。

    莫施然的手挡住前面的内容,一边写嘴里还一边念叨着:“第三条,不准半夜爬上我的;第四条,不准干涉对方的私事儿……”她一个人写的不亦乐苏,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屋子里多出了一个人正在呼吸。

    夏初澈越听越不对劲儿,这女人这是在忙活什么呢?怎么听怎么像他们当兵时背得那个八大组织七大纪律,不准这个不准那个的。“我说你写的这是什么玩意儿?”夏初澈忍不住开口问。

    “鬼,鬼啊。”莫施然站起来把桌子上的纸抱在怀里不停地尖叫着。

    夏初澈无奈地揉了揉太阳,他有点儿后悔前阵子给她看那个叫“粉红色的高跟鞋”的恐怖片儿了,瞧瞧这都留下后遗症了。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脸,“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儿,这大白天哪里来的鬼?”

    莫施然闭上嘴巴,这鬼的声音听着有点儿像夏初澈。她悄悄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向面前站着的鬼,啊不是,是人。待看清之后刷地睁开眼睛,指着他开始碎碎念:“我说你这人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你能不能别像个幽灵似地突然站在别人后…”

    夏初澈伸出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女人,你给我闭嘴。”莫施然无视他威胁的眼神,在他手底下继续瓮声瓮气地开口:“我要是有心脏病早就被你吓死了…”最终莫施然想要发表长篇大论的意图被夏初澈扬起的手臂给扼杀了,她可不想挨一巴掌。

    夏初澈鄙视地看了她一眼,“我说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遇到事的时候能不能别表现的像个幼稚园还没毕业的小崽子一样?整天除了鬼鬼鬼,就只剩下鬼鬼鬼了。运用你大学学到的唯物主义论,别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也早被科学院那帮天才们抓进笼子里像小白鼠一样搞研究了。你想碰上?别做梦了。”

    莫施然看着他转离去欣长优雅的背影,恨不得拿眼神儿在他上戳出几个窟窿。这男人牙尖嘴利搞什么房地产啊,他应该去晚的舞台上发光发

    夏初澈走出门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正事儿,他怎么忘了看看莫施然手里的那张纸就给出来了呢!他拎起被他放在一边的纸袋子又走了回去,把袋子朝莫施然上一丢,“出去换上,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瞧瞧。”

    莫施然笔直地走向他,把纸往他怀里一塞,“我还没写完,一会儿继续补充。”她假装镇定地从会议厅走了出去,她可不确定一会儿夏初澈看完之后会不会拿鞋底拍她。

    夏初澈低头看向手里的纸,还没来得及赞叹一句“字写得倒是不错”就被上面那个惊悚的“订婚必须遵守的十大规定”给震到了。他饶有兴趣地低下头继续看,看到最后,脸黑的都可以跟包青天媲美了。

    “介于两人没有感基础,仅仅是为了避免麻烦才决定订婚,故列出几条规定约束二人行为,免得过界。

    第一条

    订婚期限由二人商议决定,最多不能超过半年;等麻烦解决以后,双方任何一人均有权利解除这个假的婚约;

    第二条

    不管二人在此期间发生什么事,男人都不能对女人动手;

    第三条

    不准半夜爬上对方的并进行一些事

    第四条

    双方均无权利干涉对方的私事儿”

    夏初澈手里攥着那张纸不停地哆嗦着,没有感基础这句话把他给刺激到了。这女人是不是觉得他很闲?没有感基础他带她来沈阳抽疯啊?还带着她见这个见那个的,合着这女人认为他是开玩笑呢啊。

    他把手里的纸揉成一团扔在一边,什么狗规定,他要是真遵守了才是有鬼了。他拉开门走出会议厅,瞧见莫施然换上他给买的衣服,忍住想夸她两句的冲动,冷着一张脸盯着她。

    莫施然心虚地吞了吞口水,小声地问:“你看完了?

    夏初澈点点头。

    莫施然继续问:“那你有什么意见?”

    夏初澈摇摇头,干净利索地回答:“我没意见。”

    他没意见?莫施然的眼睛蓦地睁大,这男人抛弃酒改吃斋念佛了?没动手,没骂她,没吹胡子瞪眼睛,而且没意见?她脸上的表像极了正在听伏地魔讲故事的哈利波特,满脸的难以置信。

    夏初澈拉过她,“收拾好了就赶紧走,别让人家等。”

    他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到时候人都被他骗的订婚了,规定不还是他说了算!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