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跟我订婚的理由

    ()    莫施然睁着眼睛看着屋顶雪白的天花板,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梦里有一只西装革履的黄鼠狼抱着她一直跟她说“你回去就得跟我订婚”,她拼了命的挣扎,还上演了大逃亡。结果不只她被抓了回去,连她爹都被五花大绑和她扔在了一起。然后那只黄鼠狼露出自己尖尖的牙齿,用得意的语调踩着她说:“你跑不要紧,你爹得给你一起受罪。”她看着他爹益年迈的样子,心生不忍最终还是从了那只黄鼠狼。一晚上,她被这只黄鼠狼搞的心神不宁。

    莫施然挣扎着坐起来,屋子里早就没了人。她走进洗手间,看到镜子里披头散发、黑眼圈浓重的“女疯子”发出了一声尖叫。

    她把自己收拾利索,掏出手机拨通了周西西的电话,“喂,西西。停,停,我没事儿好的。恩,夏初澈没欺负我。”莫施然揉了揉耳朵,周西西接通电话之后先是霹雳啪啦地一通审问,震得她耳朵疼。

    “我想问你个事儿。”莫施然把手机放到另一边,说。

    “成,你问。”周西西一副很淡定的语气。

    莫施然把嘴边贴到手机旁边,像是做贼一样小声地说:“我就是想问问,就是夏初澈那天拿酒瓶子砸的那个叫王皓的人他们家的背景是不是很厉害?”她又不傻,总不可能因为夏初澈的片面之词就真的相信他去跟他订婚吧,万一他要是骗自己呢。

    “不是很厉害,是特别厉害,”周西西瞪了她后的陈子轩一样回答说,“如果对上我,我是惹不起。我听我爸说,王家的老爷子听说这事儿之后都怒了,扬言不抓着夏初澈去他孙子病前赔罪他就不姓王。哎,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没事儿,我就是问问。”莫施然心虚地说。她挂掉电话,一股坐在上,满脸的惆怅。看来夏初澈这次是说真的,这次的麻烦真的是有点儿大了。

    周西西把手机扔在一边,抚了抚口说:“我怎么觉得我有一种罪恶感?你说要是然然知道了我骗她,会不会拿刀杀了我?”

    陈子轩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你别傻了,你这叫做好事儿不留名。你想想啊,这万一夏老二要是和她真的成了,她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还不知道夏老二的魅力,想跟她的女人那可是一大箩筐,趋之若鹜飞蛾扑火,你朋友是赚到了。再说了,怎么着夏老二也比李家内小子强多了吧。”

    周西西点点头,反正话都说出去了。这也不能怨她,这一大早儿夏初澈就给她来了电话,交代她要是莫施然问起王皓,就采用点儿夸张的说法。甚至还叫来了陈子轩来看着她,她只能照做。但愿他们俩能真的修成正果。

    夏初澈打开房间的门,看见的就是莫施然躺在上一动不动地尸。他走过去踢了踢她的腿,“你是醒了还是睡着呢?这姿势不别扭啊?”

    莫施然睁开眼睛,看见他那张足以跟欧美模特媲美的脸,“夏初澈,我今儿能不能在屋里睡觉不出去?”

    夏初澈坐在上,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用不用带你去看医生?”

    莫施然摇摇头,把他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拉下来,“我没事儿,我就是想一个人好好地呆一下。”

    夏初澈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自然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儿发愁,陈子轩早就给他打了电话了。他点点头,“那行,你睡吧,饿了就给服务员打电话。五层有餐厅,你也可以上那儿去吃。我一会出去一趟,晚上有个聚会你得参加,到时候我来接你。”

    他换上西装,打开门的时候转头对上她的眼,说:“我昨晚上给你说的事儿你赶紧考虑清楚了,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

    莫施然被他最后说的这句话憋得闷,是谁说要让人跟他订婚的?现在按他的说法儿到成了莫施然迫不及待地想巴上他。她转过把头埋进被子里,觉得更加惆怅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