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算是孙媳妇儿?

    ()    莫施然坐在桌子旁边瞅着一桌子的饭菜,愣是不敢下筷子,或者说是因为李奇太过于把她吓得忘了筷子怎么用。李奇挂着一脸笑容,把一块排骨放进她的碗里,嘴里招呼着:“来来,孙媳妇儿,来爷爷这儿你就当是自己家,别不好意思啊。快尝尝这个排骨怎么样。”

    夏初澈在桌子底下轻轻地踢了她一脚,她回过神儿转头看夏初澈,那个男人朝她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她一边冲李奇微笑一边把排骨放进嘴里,她觉得她自己中了夏初澈的儿,要不然这孙媳妇儿怎么都叫上了。

    这顿饭吃的莫施然尴尬至极,一边是某个男人不断提醒的眼神;一边是李奇不停给她夹菜的动作。她像个在幼儿园面对老师只能乖乖的小朋友一样,除了埋头苦吃就只剩下埋头苦吃了。

    等吃完饭几个人回去的时候,李奇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地跟她说:“等你们结婚的时候爷爷肯定去参加,要是夏初澈那小子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肯定第一时候坐飞机去北京替你教训他。”

    莫施然一边点头答应着,一边赶紧利索地爬上了车拍了拍口。这都是些什么事儿?还结婚?莫施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怎么可能的事儿!

    李栋上了车看了一眼莫施然,说:“我说你也太幸福了,我长这么大我爷爷都没亲手给我夹过菜,他到底是谁亲爷爷啊?”莫施然看着他一脸哀怨的表,忍住心里想说的“你以为我想啊,你被人叫孙媳妇儿试试看,看看你还能不能吃的下去。”

    夏初澈上车之后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说:“表现不错。不过我说你也太能吃了吧,这赶明儿我能养的起你吗?”

    “又不是我自己要吃的,”莫施然撇了撇嘴,“还有,我用不着你养,我自己又不是没有手。”

    夏初澈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看向聂子初,“你不会真的去部队上让我收拾你那帮小崽子吧?”

    没等聂子初答话,旁边的李栋抢先一步说:“哥哥,你想的美。你以为他真是为了让你去收拾他们啊,他是想在他手下面前收拾你一顿,来显示他教官的才能。啧啧,想当初你们在部队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压他一头吗?他这是借机报复呢。”

    等李栋说完,口上挨了聂子初结实的一拳。李栋咳嗽两声,苦着脸说:“我靠,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啊。我这儿开着车呢,你死了不要紧我还没娶媳妇儿呢。”

    “就你这样的还娶媳妇儿?”聂子初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是消停地当你的总经理,别祸害中国的劳动妇女了。”

    听到这儿,莫施然伸出手戳了戳旁边的夏初澈,小声地问:“夏初澈,部队的军人都是这么伶牙俐齿吗?不是应该特别正直吗?”后面的话她憋在嘴里没问出来,“怎么你跟聂子初看起来都这么吊儿郎当呢?你也就算了,毕竟已经退伍好多年了,可是他不是还是副师长吗?”

    夏初澈看了看她,示意她把耳朵凑上来。莫施然照做,然后耳朵里听到某个男人小声地说:“你这话可别让他听见啊,他也就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这德行,一会儿让你瞧瞧他真正的样儿。”

    聂子初果然没让莫施然失望(也不知道她失望个什么劲儿!),她瞧着站在训练馆里英姿飒爽、一脸严肃的聂子初,使劲揉了揉眼睛。

    莫施然冲她挑挑眉毛,“我们可是特种兵,”顿了顿又加上几个字,“军区里最优秀的。”

    接下来,李栋和莫施然坐在一边看着训练馆里两个男人不停地放倒朝他们扑过来的“敌人”。两个人并没有上演二人对决,夏初澈穿着绿色的紧背心,腿上着迷彩裤,脚上穿着军用皮靴,满脸的煞气。

    这是莫施然头一次看见夏初澈穿军装的样子,更是头一次看见夏初澈真正认真时的样子。她看着场中动作干练的夏初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按理说,她也看过夏初澈动手的样子,而且还不止一次。可是无论是抡板凳的夏初澈,还是抄瓶子的夏初澈,亦或是冲自己甩巴掌的夏初澈,都没有现在的他这么让人心底发寒。跟现在比起来,以前那些都是小儿科。

    夏初澈接过聂子初扔给他的毛巾擦了擦脸,朝莫施然走过来。看见她一脸呆滞的模样,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嘿,傻了啊?”

    莫施然看着头发微湿、满汗水的夏初澈,佩服地说:“你们简直太棒了。”本来嘛,军人就是该这个样子,一脸正气、英勇制敌。哪儿能像他以前那样,嬉皮笑脸的。

    夏初澈拍了拍她的头,她说的话很是让他受用。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