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有病大半夜来冒充?

    ()    莫施然伸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发出一声慵懒的呵欠声,她的嘴巴刚张到一半儿,就一下子给停住了。瞪着眼睛瞧着他们的正前方,表像是见了鬼。

    在呆涩了一分钟之后,莫施然悄悄伸出手戳了戳他旁边睡着的男人。夏初澈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毛,没有睁开眼。莫施然的眼睛盯着正前方,手上再接再厉,戳一戳,再戳一戳。

    夏初澈突然伸出手把她不安分的手指拽住,脑袋往她怀里埋了埋,小声地嘟囔着:“女人,不想我吃了你就给我消停会儿。”自始至终,别说睁眼了,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夏初澈,你赶紧给我起来,有贼啊。”莫施然也顾不得什么打草惊蛇了,使劲拿手拍着他,语气尖利。

    正坐在桌子旁喝早茶的聂子初听了她的叫喊,差点没把嘴里的东西给如数喷出来。贼?聂子初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女人的想象力可真是不一般,你见过哪个贼一大早穿着一军装怡然自得地坐在这儿喝早茶的!

    坐他对面的李栋瞟了一眼聂子初,两个人目光一对,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这女人姿色一般啊,而且看起来还有点暴力(她睁着使劲拍着夏初澈),这夏老二怎么带了个女人过来啊。

    夏初澈一脸不耐烦地从上坐起来,这大早上的怎么会有贼,再说了这酒店的保全系统是拿来做摆设的啊,进来贼他们会不知道?他睁开眼睛瞧向莫施然手指的地方,看清面前的两个人后,又直地躺了回去。

    “你们俩怎么进来的就给我怎么滚出去,别等着我动手啊。”夏初澈闭着眼睛,头埋在枕头上瓮声瓮气地威胁到。

    聂子初不屑地瞥了一眼躺在上的夏初澈,“都几点了你还不起来?动手就动手,你以为我怕你啊。部队那帮小崽子没有一个能打的,我早就手痒了。”旁边的李栋瞧着呈痴呆状的莫施然,一脸好奇的表

    夏初澈直地从上再次坐起来,掀开被子下,直接走向了洗手间,留下莫施然缩在被子底下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李栋忍不住开口,伸出手指了指她,问:“嘿,你跟夏老二什么关系?”

    都没等莫施然说话,聂子初先翻了翻白眼:这问的什么蠢问题,都睡一张上了,还能是什么关系。没等李栋第二次发问,夏初澈刷完牙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脸上满是讽刺的意味:“我说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恶心了,学人偷窥。这大早上的,聂子初你不在部队呆着来这儿抽什么疯?”

    “瞧瞧你这话说的,”聂子初忍不住咂舌,“这不是听李栋说你到了我来看你吗?你别狗咬吕洞宾啊。本来我们是打算看你一人的,谁知道你还给带了个意外惊喜。”说完拿眼神若有若无地瞟了瞟莫施然。

    “行了,行了,”夏初澈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利索地给我走人,一会儿我给你们介绍。我一大男人无所谓,总不能让人一小姑娘当着你们的面儿穿衣服吧。赶紧滚,滚。”

    李栋拉着聂子初站起来,“咱赶紧走,人闲咱碍事儿了。”

    等房间里就剩莫施然和夏初澈俩人,莫施然咽了咽口水,问:“那两个人是你朋友?”

    夏初澈点点头,“穿军装的内个是我当年的战友,现在可不简单呢,沈阳军区的副师长。内个穿西装的,是这儿的总经理,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李爷爷,他的小孙子。”

    说完看了她一眼,“赶紧起来,一会儿带你出去玩儿去。”

    莫施然依旧缩在那里不为所动,夏初澈挑了挑眉毛,用眼睛瞪她。莫施然不甘地从上爬起来,然后抱着衣服迅速地蹿进了洗手间里。夏初澈摸了摸鼻子,忍不住笑。她全上下他哪儿没见过,换个衣服害羞个什么劲儿!

    夏初澈拉着莫施然从房间里出来,在大厅里瞧见刚刚的两个人,走到他们旁边把莫施然往前一带:“这个莫施然,李栋你得叫姐姐。别的不用我多说什么。”然后朝两个人一指,“聂子初,李栋。”

    莫施然朝两个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李栋嘴角含着笑意看了看聂子初,这还是头一次夏初澈正儿八经地带个女人来见他们。这算什么?这算是认真的?

    李栋从座位上站起来,巴巴地说:“嫂子好。”他眼角的余光瞟见夏初澈听了他的话之后满脸灿烂的那张脸,心里有谱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