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知道会朝你们脸上呼巴掌的

    ()    三个人到天堂的时候,夏初澈他们还没有来。莫施然脱下上的风衣,对正在拿着麦克风研究的周西西示意,“我先去趟洗手间。”

    周西西指了指包间里的洗手间,“屋里有你跑外面去干什么?”

    莫施然摆摆手,“我顺便去透透气。”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从洗手间出来,在洗脸池那里洗了洗脸,然后烘干手准备回包间。她低着头研究走廊上铺着的花纹复杂的地毯,刚想赞叹一声“这地毯肯定特贵”就“嘭”地一声撞在了对面的人上。

    她一边捂着额头一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眼睛瞎了啊,不会看路啊。”是一个尖利的女声。

    “对不起,是我没看路。”莫施然接着道歉,然后抬起头看向被她撞到的人。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个人算是熟人,就是那个在化妆间把她讽刺的一无是处的女人。

    Vicky看着她抬起来的脸,即使喝的有些醉她还是记得这张脸。“吆,这不是夏初澈的新人吗?”她笑一声,拽了拽她后三个男人里一个男人的衣角,“我跟你说哦,你不是一直看夏初澈不顺眼吗?这个女人可是夏初澈的新宠,夏初澈宝贝着呢。”

    莫施然听到她嘴里说出来的话,闻着几个人上散发出来的酒气,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她打量了四个人一眼,准备从他们边穿过去。你永远都不要指望跟酒醉的人讲理。

    显然Vicky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她刷地伸出手抓住她的胳膊,“怎么,撞了人这么快就想走了?”

    莫施然试着挣脱开她的手臂,这女人的指甲扎痛她了,“你想怎么样?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

    Vicky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转头看向她后的某个男人,“哎,你怎么退缩了啊?别不是说的好听,其实你特别怕夏初澈吧。”

    她后本来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男人听了她的话,皱着眉头开口:“我怕他?真是笑话。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就算我上了她夏初澈能拿我怎么样。”说完这句话几个人就拖着莫施然进了一个包厢,她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

    莫施然被摁在一张椅子,她看向Vicky,“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跟你说,夏初澈现在就在这里,他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不出十分钟他就会找到这里。”莫施然不知道这个喝醉酒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Vicky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他就算找到这里能怎么样,你知道他是谁吗?他父亲可是军委里面的。别说夏初澈,就算是夏初澈他父亲夏桀都给给他面子。我今儿倒是要瞧瞧,夏初澈怎么救你?”她望着莫施然,脸上满是恨意。

    夏初澈三个人推开包房的门,见到只有刘畅雨和周西西,夏初澈问:“然然呢?”

    周西西回答他:“去洗手间了,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刘畅雨摸出手机,“她去了也有一会儿了,我打电话看看她在哪儿?”

    “你别过来,离我远一点儿。”莫施然看着刚刚那个男人朝自己走过来,忍不住发出尖叫。就在这时候,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Vicky从她兜里摸出手机瞧见上面的名字,随手把她的手机丢到了桌子上的酒杯里。

    “关机了。”刘畅雨望向几个人,摇了摇手机。

    夏初澈皱着眉头,“陈老三你去经理室让齐天把他们的录像调出来,西西你去女厕看看她是不是掉里面了,我们在这儿等,别出事儿才好。”陈子轩和周西西答应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夏初澈不耐烦地用手指敲着桌子,刚刚周西西已经看过厕所里没有她,这个女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十分钟之后,夏初澈的手机响起来,他接起,陈子轩的声音传过来,“105,Vicky干的,有点儿棘手,王皓跟她在一起。”

    夏初澈站起来,拉开门朝105的方向走,剩下的三个人对望一眼,跟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