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三个男人通通被无视

    ()    五个人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神一致地看向莫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思绪又飘到了哪个未知的时空。

    夏初澈敲了敲刚刚还兴高采烈,现在就呈放空状态的莫施然的盘子,不耐烦地提醒她:“我说你能不能别在吃饭的时候走神儿?这么多人看着你呢,不嫌丢人啊。”

    莫施然一下子回过神儿,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切得惨不忍睹的牛排,尴尬地笑了笑。

    周西西看了莫施然一眼,作为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她自然知道这女人是心里憋着什么事儿所以才这么地心不在焉。她跟刘畅雨对视一眼,后者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漫不经心地开口:“然然,有什么事儿你就说,憋在心里多难受啊。”

    莫施然切牛排的动作刷地一下停住,望向笑的异常诈的两个女人。她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同样漫不经心地开口:“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儿。”

    可是两个女人显然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周西西接过话茬,脸上挂着一个虚假的微笑:“跟我们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来,勇敢地说出来,姐姐帮你。”

    莫施然愕然,她用眼神示意两个女人闭嘴,她的意思特别明显,“这么多人在这儿呢,一会儿我私下里跟你们说。”周西西和刘畅雨瞬间领悟到了她话里的意思,冲她点了点头,也不再开口,专心地对付自己面前的牛排。她们的动作出奇地一致,她们都想赶紧结束这顿午餐,然后把莫施然扯到一个没人的角落,让她把心里的小九九给说出来。

    三个女人并没有看到她们说话的时候,餐桌上还有另外的三个人对她们的话题异常感兴趣。

    陈子轩优雅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冲着莫施然挑挑眉说:“莫施然,你得给我解释一下,今儿你看到我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直接奔向周西西了?”

    还没等莫施然答话,周西西抢先回应他:“我跟然然这么多年的感,她见着我当然是直接奔向我了。你以为你是谁?唐伯虎在世?别说唐伯虎早不知道埋在地底下多少年了,就算他今儿从地下钻上来,那然然也照旧直接忽视他奔向我。你以为你的魅力比我大?”说完还不屑地瞟了他一眼。

    陈子轩被周西西噎的脸色发白,满脸挫败。莫施然冲周西西点点头,进行心灵上的交流:“女人,你真是太强了。为了朋友连老公都能插两刀,不错。”

    顾留夕冲陈子轩摇了摇头,眉毛一挑,话题再次对上莫施然,“人不都说要对客人有礼貌吗?莫施然,好歹我也是你见到的第一个客人,于于理你都该先跟我打招呼吧。”

    同样还没等莫施然答话,周西西再次抢先回应他:“留夕哥哥,做人要实在。严格算起来,你只能说是初澈哥哥的客人;而我们,才是然然的客人。”说完这句话,周西西瞟了一眼顾留夕,不意外地看到同样挫败的一张脸。

    一直充当看客的夏初澈嘴角含笑,“行了,你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跟女人一样计较了。”他转头看向莫施然,刚刚周西西说她心里憋着事儿才是重点,“然然,怎么,你有什么事儿要说?”

    莫施然显然没料到夏初澈会突然开口问,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哪儿有什么事儿。”

    夏初澈的脸顺带他的口气一下子就变得不耐烦,“有什么事儿就赶紧说,别扫了大家的兴致。”夏初澈其实不想对她这么凶,可是这女人就这样,不对她凶一点她就不会说实话。

    周西西同地瞟了莫施然一眼,没敢搭腔,夏初澈她可不敢惹。

    莫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刀叉,对上夏初澈的眼睛:“那我说了啊。”

    不只夏初澈,剩下的四个人听到她这么说也一致地点了点头。

    “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把他们都叫来这里吃饭是为了给我过生?”莫施然看着夏初澈,一脸地小心翼翼。

    除了夏初澈,剩下的四个人再次一致地点了点头。这女人再说废话么,夏初澈打电话的时候就说清楚了啊。见状,莫施然再次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怎么知道我的生啊?”

    “这就是你神游天际想要问的事儿?”周西西忍不住插嘴。

    莫施然点点头。就在她点完头的一瞬间,众人迅速恢复常态,开始吃自己面前的牛排。

    夏初澈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个傻妞儿。”一脸宠溺的笑容。

    “哎,哎,你们什么态度啊?我说认真的呢。”莫施然用叉子敲了敲盘子,说。

    对面的陈子轩咽下嘴里的牛排,挥舞着手里的刀子冲她说:“想知道你生还不简单,夏初澈手里可是有一份儿你详细的小资料呢。”

    夏初澈见莫施然还是一副不解的神色,朝她皱了皱眉头,“晚上告诉你,赶紧吃你的。”

    莫施然悻悻地低下头对付面前的牛排,满脸的不甘心。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