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别让自己这么跌价儿

    ()    莫施然坐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伸着长长的腿看向天空,满天的星光灿烂。从家里回来之后,她跟夏初澈都没再说一句话。这样也好,反正自己本来也打算跟他说自己要从这里搬出去了,遇到今天的事儿,他估计也是巴不得吧。

    她认识的夏初澈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自负,他什么时候让人这么羞辱过,而且还是个女人。她的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弧度,她一次觉得自己原来是如此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是啊,本来就知道自己回去李如不会给她好脸色,那为什么还要拉上别人呢!

    两只长长的手臂轻轻地从后面环住她,夏初澈把脸埋在她的颈窝旁,“傻妞儿,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地上不凉啊?”

    莫施然的鼻子里充斥着夏初澈刚刚洗浴完的清新味道,她挣脱开他的怀抱,没理会某个男人的冷哼,硬是朝旁边挪了挪。她把伸着的双腿收回来,望着他说:“夏初澈,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夏初澈见她一副认真的神色,悻悻地坐到她的旁边,“你说。”

    “虽然当初是因为你我才从楼上掉了下去,但是我现在已经康复了,我觉得你已经没必要再因为这个对我有什么愧疚了,所以我想我不应该再在这里住下去了。”莫施然说。

    夏初澈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跟他说这个,他还以为这个小女人会跟他说让他别介意刚刚的事儿啊之类的,结果她说她要走。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从自己这里离开!他冷冷地开口:“我从来就没有对你有什么愧疚。”

    “那样更好,”莫施然笑笑,“那我明天就收拾东西离开。”她猜对了,这个男人果然是更加瞧不起她了,连挽留的话都没说一句。

    “你就这么想从我这儿走?我就不明白了,李辉有什么好的,你心里还是只有他对吧。”夏初澈看到她脸上坚定的神色,想到今天莫施然见到李辉那些不正常的举动,有些恼怒。

    “等一下,这跟李辉有什么关系。”莫施然做了个“Stop”的手势,问。

    夏初澈瞥了她一眼,“我不管跟他有没有关系,反正你要走,不可能。你给我把这个想法咽回肚子里,你要是敢走,我不介意把你的腿再打断一次。”丢下这句话,他站起朝别墅里走。

    莫施然有些目瞪口呆,刚想说话,某个男人回过指着她说:“莫施然,你知道我的手段。你要是敢像上一次给我玩儿失踪,哼哼,不只你连你父亲都得跟着你倒霉,把他从现在的位子上撤下来,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不信,你就试试。”说完,大摇大摆地朝楼上的书房走去。

    莫施然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这男人是在威胁她么!她光着脚跑上二楼,“咣咣”地开始砸书房的木门,夏初澈冷着脸把门一下子打开,“我怎么没发现你的力气大的可以去建筑工地上上班儿了,你想把门砸下来吗?”

    莫施然深吸两口气,“夏初澈,你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

    夏初澈咧了咧嘴角,“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过玩笑?”然后作势要把门关上。

    “那好,我问你,你有几个女人?”莫施然认真地看着他。

    莫施然突然的一句话把夏初澈弄得有点儿蒙,“问这个干嘛?”

    “我如果住在这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莫施然喘口气,继续说。

    “你别忘了这可是我家,还轮不到你来跟我谈条件。”这女人真是能耐了,居然敢跟他谈条件。

    “那我明天就走。我第一次走不了,我就走第二次,第二次走不了,我就走第三次。反正只要我活着,我总能走进去。”某个女人毫不畏惧他的目光。

    某个男人咬牙切齿地说:“把你的事儿说来听听。”

    某个女人点点头说:“我告诉你,如果你的女人出来跟我吵架,什么羞辱我啊,什么动手啊,我要是跟她们发生冲突,你不能冲我发脾气。”

    “就这事儿?”某个男人挑挑眉。

    “就这事儿。”某个女人很笃定。

    某个男人丢下一句“成交”就甩上了门,某个女人悻悻地朝卧室走去。隔着一道门,她自然不知道某个男人现在脸上的表,那叫一个美。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