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某个男人奸诈的小九九(1)

    ()    似乎是对屋子里的男人特别放心,莫施然爬上之后就闭着眼睛睡觉了,仿佛刚刚那个被吓得歇斯底里尖叫的女人不是她。她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了,反正夏初澈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只会把她当成一只大型毛绒玩具抱在怀里,最多像亲宠物狗一样在她的脸上留下他的口水。今天,她宁愿被他占便宜,也不要在那个森森的屋子里被吓破胆。

    虽然夏初澈心里的小九九只差实践了,但是他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把手里的资料继续看完,然后把需要他下命令的事一一整理清楚发到王一欣的邮箱里。等他忙完回过头时,上的女人早就发出了浅浅的呼吸声。她真的把他当成柳下惠,在他的屋子里睡着了。

    他的脸上满是无奈和挫败,为了今天,他可是整整努力了一个月。不强迫她,陪她复建,喂她吃药,只要是21世纪新好男人能做的事儿他全做了,而且不收报酬。他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去浴室把自己收拾干净。

    夏初澈赤条条地钻进了莫施然的被子里,旁边的女人睡的正甜。他支撑起一边的子,伸出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蛋儿,然后环住她睡觉。有些事儿,等一下也不会晚,何况他不会等的太久。

    莫施然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睛。她睡的非常好,梦里并没有出现自己穿着那双粉红色的高跟鞋被砍掉双脚的画面。她低下眼眸,便看到了拥着她的属于男人的健壮的手臂。她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慢慢地转过自己的头,夏初澈那张俊美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刚张开嘴巴,想发出一声尖叫,脑子里突然意识到昨天晚上是自己迫不及待地爬上了他的。因为是白天而且她刚刚醒过来,所以昨天恐怖片的场景并没有对她造成影响,莫施然咬咬嘴巴,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她把被子掀起一角,还好还好,衣服好好的穿在自己的上。她没顾得上去观赏旁边男人宽阔饱满的膛,在她眼角瞄到夏初澈赤**之后,脸上早就像火烧云一样,腾腾地烧开了。她蹑手蹑脚地从上坐起来,想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丝痕迹。

    她一边盯着夏初澈的面部表一条腿一边慢慢地朝下滑去,一点一点直到脚尖触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下。专心致志地她并没有看到某个男人脸上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夏初澈伸出手,一把把莫施然给抱了回来,然后把头往她怀里钻了钻,像是一个依恋母亲的孩子。

    莫施然明显被夏初澈的举动给吓傻了,躺在那里举着双手像只板鸭一样。她望了望把自己整个抱在怀里的夏初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有恋母结么!

    只是把她抱在怀里显然并没有满足夏初澈,莫施然还在发愣地时候突然感觉有一只手钻进了她的衣服里。她有些愣愣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缩在自己怀里的夏初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夏初澈,你装什么啊,你压根儿就没有睡。”莫施然尖叫着,不停摇晃着夏初澈的肩膀。

    夏初澈见瞒不过去,所幸抬起头压制住她的动作便朝着她的脸胡乱吻了上去,一边亲着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然然,好然然,我就亲亲你,真的,我就亲亲你。”他闭着眼睛,声音蛊惑人心。

    莫施然刚想说话,便被淬不及防地吻住了,趁着她张嘴的空儿,一条舌头灵巧地钻进她的嘴里,跟她的纠缠在一起。莫施然睁大眼睛,夏初澈压的她难受,而且他的手还在她的衣服里不停地游走着。

    “夏初澈,你起开。”莫施然好不容易逮着空隙,用手不停地推搡着他。

    夏初澈哪里肯放弃,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他炽的吻不停落在莫施然的脸上,眼睛上,鼻子上,脖子上。他漆黑的眼眸望进她的眼睛里,像是一匹桀骜不驯的狼。

    事态急转直下,失控中。

    夏初澈伏在莫施然的上,亲了亲她微微带汗的额头,小声地在她耳边说:“然然,我你。”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