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我翻脸,你会死的很难看

    ()    距离刚刚夏初澈的摔门离去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屋子里的三个男人一动也没有动。陈子轩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假寐,顾留夕则是一脸兴趣浓重地盯着宋天一那张波澜不惊的俊脸,直到宋天一悦耳的手机铃声打破屋子里的沉静。

    他接过电话,听着公司里的副总经理跟他汇报刚刚夏氏单方面宣布解约的事,他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应道:“你还有没有个副总经理的架子,不就是夏氏解约吗?别搞得跟世界末一样,把你慌慌张张的语气给我收回去,这件事等我回去再说。”

    陈子轩睁开眼睛,看到宋天一那张惆怅的脸一点儿都没有惊讶,他打了个哈欠,装作一副无辜地样子跟他说:“夏老二的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啊,这才几分钟,说解约就解约了。宋天一啊,别说小爷没提醒你,在房地产这个行业,如果你想发展壮大就一定要跟他搞好关系,如果做不到,我看你还是直接回去做你的老本行吧。”

    宋天一毫不客气地揭穿他幸灾乐祸的意图,“行了陈老三,你就别在这儿落井下石了。我说这正主儿都走了,你们俩还赖在我这儿做什么?”

    顾留夕和陈子轩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俩没开车。”宋天一咧了咧嘴,忍住想拿后的靠背拍在他们脸上的冲动。

    莫施然从被夏初澈扔上车开始就忍不住开始颤抖,一股冷意从她的心底升腾起来,慢慢地经过她的血液、神经,直到体的每个部位。

    她抬眼看了看旁边的夏初澈,又迅速地低下了头。旁边的男人狭长的眼睛半眯着,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以莫施然对于夏初澈仅有的了解,每次他的面部表变成这样,就表示他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

    果不其然,等车子停在莫施然闭着眼也认识的别墅门前,夏初澈一把把她从副驾驶座上抄起来扔到了客厅价格不菲的沙发上。

    即使这张沙发典雅舒适,即使它的价格把莫施然卖了也买不起,但是被夏初澈用如此重的力道摔在上面,还是把她疼得龇牙咧嘴的,何况她的脚上还带着石膏。

    “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你就那么喜欢男人?一个李辉不够,你居然去招惹宋天一,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你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夏初澈指着她,气的手指不停地哆嗦。

    莫施然也聪明,知道夏初澈生气的时候你去跟他反驳只会招来皮之苦,缩在沙发上低着头不搭理他。

    见她一副鸵鸟心态,夏初澈的火更大了,“你不说话哑巴了?还是说你舍不得宋天一?我告诉你,你别打他的主意,他是潘离的,你他妈没事儿给我离他远一点。”

    这关潘离什么事儿!莫施然听了他的话抬起头盯着他,脸上满是不解。潘离明明是夏初澈的女人啊,夏初澈什么时候这么大度让自己的女人去找别的男人了!而且什么叫你别打他的主意,他是潘离的,你离他远一点?潘离了不起啊!

    夏初澈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再次警告她:“莫施然,你给我记着,你别给我去招惹宋天一!”

    “你是我什么人?我去招惹谁跟你有关系吗?不去招惹宋天一,凭什么?就因为你说的什么他是潘离的?”莫施然强压着心里的愤怒,平静地说。

    夏初澈的嘴唇依旧紧紧地抿着,脸上是一片漠然,“没错,就因为他是潘离的,你别想着去勾引他,你没有资格。”

    时间静止了一分钟,莫施然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他,说:“是啊,我是没有资格。她美艳动人,资质聪颖,金光灿灿,她就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我就是马路边上的乞丐,浑污垢,丧失尊严,任人践踏。”她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继续说:“我下到在这里让你随便侮辱。”

    她拖着自己的那条病腿一步一步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她心里巨大的屈辱快要把她压垮了。

    夏初澈看着她双眼通红地从自己的边走过去,她的目光看起来空洞又冷漠。他转过拽住她:“你这个样子想上哪儿去?”

    莫施然转过头,满脸苍白,“你放手…”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子就像是突然断电的机器人一样倒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