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被个女人耍了

    ()    夏初澈的车子慢慢地在车上行驶着,从他完美的侧脸上可以看出来他此刻心里翻滚着的怒意。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没用,无论是在商界叱咤风云的自己,亦或是平常混的风生水起的自己,在莫施然眼里,他永远比不上李辉。

    就算李辉劈腿,就算李辉设计绑架,就算李辉的女人当面羞辱她,她都不在乎。她为了他哭,为了他喝醉,为了他撒谎骗自己,甚至为了他自杀。他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俊美的脸上充满了邪气和自嘲。

    他把车子停在公司的门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拨通了别墅的电话。张嫂告诉他从早上莫施然和他出去之后就没再回过家,他挂掉电话,一脸云淡风轻。

    走哪儿去就走哪儿去,你不是乐意跑么,小爷还真就不伺候你了。什么莫施然,什么李辉,谁谁,最好死外边儿别再回来,省着脏了我的眼。夏初澈坐在会议室里哼哼着冷笑。

    王一欣瞅了一眼正在座位上神游天际的老板,他脸上的表难看极了,像是谁欠了他三百万一样。会议里的每个高层都面面相觑,这等着夏初澈下命令呢,他们的老板却转着钢笔目光落在空气里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王一欣小声地在旁边提醒他,夏初澈回过神,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打发走了众人,完全没有往运筹帷幄的干练劲儿。即使他再嘴硬,再不想承认,他还是不能忽视莫施然上演这么一出儿给他造成的影响力。

    硕大的会议室只剩下潘离和夏初澈两个人,潘离敲敲桌子,“嘿,哥哥,你坐这儿摆什么POSS,这刚刚开会的可没有几个女人。”

    夏初澈抬抬眼皮,“你甭跟我在这儿贫,我没力气跟你扯。”

    潘离从座位上站起来,“怎么了?谁把我英俊潇洒的二哥折腾成这副摸样了,瞧瞧这张脸哀怨的,跟三个月没接到生意的妈妈桑一样。”

    夏初澈脸上一点表都没有,“我说你好歹也是麻省理工学院出来的,说话能不能有点素质,还妈妈桑?我谢谢你。”

    潘离见他满脸不耐烦,小声地说:“哥哥,说正经的,到底怎么了。不是我说你,你什么时候开会这么心不在焉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不知道莫施然在哪儿了?”潘离听完他的话,呆了半响才张开嘴巴问出话。

    夏初澈点点头,鬼知道这女人跑哪儿去了,指不定正跟她的小儿在哪个地方窝着呢。“哥哥,你怎么还不找还在这儿坐着啊?”潘离问。

    夏初澈摆摆手,“找什么找,她是我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去哪儿去哪儿那是她的自由。”他扔下这句话把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摔,走了出去。

    晚上,张嫂望着从门口进来的夏初澈,又跑去门口巴巴地瞅了两眼也没有瞧见早上跟他一起出去的莫施然回来。她走到客厅里看到坐在餐桌旁正准备用餐的夏初澈问:“少爷,然然怎么没跟你一块儿回来啊?”

    夏初澈头也不抬,“丢了。”

    这简单的两个字一下子就把张嫂给吓着了,她捂着口,“什么叫丢了啊?她今儿早上不是才跟您一起出去的吗,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儿啊?”张嫂一边说眼泪就要一边从眼眶里掉下来。

    夏初澈窝了满肚子的气,把手上的餐具一丢,“有什么可哭啊,她跟咱有什么关系,整个就一白眼狼。我这么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倒好撂挑子跟别的男人跑了,她最好是死外边儿别回来。别让我瞧见她,瞧见她我就打断她的腿。”

    张嫂看着发脾气的夏初澈一头雾水。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儿啊!夏初澈也不多话,噔噔地上了二楼连晚饭都不吃了,留下张嫂和管家两个人面面相觑。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