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自顾自地全部包办

    ()    莫施然真的一连好几天也没有见到夏初澈,因为腿的关系,她只能整天躺在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她不是没想过离开这里,可是没人敢帮她。她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周西西在旁边那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警告她别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玩。

    这天,她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和蔼可亲的张嫂,挣扎着说:“张嫂,咱能不能打个商量,我可不可以不喝这个药粥,实在是太难喝了。”

    张嫂摇摇头,把勺子伸到她的嘴前:“我们家小少爷说了,必须要按照医生说的给你做,不然你的胳膊和腿就不好恢复了。”

    莫施然认命地吞下嘴里的粥,一股药味从她的舌头尖散发到整个口腔。她在心里默默地把夏初澈诅咒了十八遍,这男人像失踪一样自从上次威胁过自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不见人影,但是他的命令却是一条都没有少过。每天医生的例行检查,早上雷打不动的药粥还有晚上番样花新的补汤,她觉得自己腰上的赘都多了一圈。

    她无聊地摁着手里的遥控器,墙上正对着她的四十七寸的超薄电视不停地变化着画面。什么选秀大赛,什么老早以前的电视剧,什么婆媳争吵的八区新鲜事儿。她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

    她拿起旁边桌子上的手机打开通讯录,周西西最近忙着毕业论文,不能打扰;刘畅雨去了三亚陪她母亲,还是给她省点漫游费。她的视线落在“老爸”这个称呼上,这两个字背后的号码莫施然就算是闭着眼都能背得出来,她犹豫了一下,跳过。

    夏初澈走进客厅,对上刚从厨房出来的张嫂,问:“她怎么样?”

    张嫂看着一脸倦容的夏初澈,“刚刚吃完早饭,没什么大事儿,医生说她恢复的还蛮不错,再过半个月,胳膊上的石膏就可以拆掉了。”

    夏初澈点点头,松了松脖颈上的领带,上楼。他站在本来是自己卧室现在成了莫施然专属病房的门前,想了想还是缩回了敲门的手,万一她要是在睡觉把她吵醒了就不好了。

    他的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弧度,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五好青年连敲自家的房门都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了!他轻轻地转动门把,视线朝里望去。

    屋子里阳光充沛,夏初澈敲敲地走过去,看着躺在上沐浴在阳光里的莫施然。她闭着眼睛,脸上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清晰可见。

    他慢慢地伸出手抚上她的脸,她的眼,她的鼻,她滴如花朵般的嘴唇。他的动作轻柔细致,像是对待一个自己最珍惜的宝贝。

    门被关上发出轻轻地响声,莫施然睁开眼睛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在刚刚夏初澈无声地动作里,她清楚地感觉到了一种被人珍惜的滋味。

    她拿出藏在被子里设置成静音的手机,十五分钟之前李辉发的短信再一次刺痛了她的眼,

    “然然,我你,你回来好么?”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