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我和他分手你满意了?

    ()    夏初澈从卧室出来走进旁边的客房里换衣服,他的脸上面无表,强忍着心里的怒意。

    没错,看他们分手他就是满意了。他夏初澈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当初强要了她也只不过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要是自己不采取点极端的手段,莫施然那个女人是不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

    她看向李辉的眼神他太过于熟悉,里面满是温柔和意,就像那些迫不及待想爬上他的的女人一样。只不过前者是因为,后者是因为利益。

    他就不明白,李辉那个小白脸到底是哪里比自己强了,在莫施然眼里李辉就是一光彩夺目、勾魂夺魄、价值连城的钻石,自己就是一暗淡无光、一污垢、一毛钱能买俩的玻璃球,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他穿上西装外,咧了咧嘴角。他承认,自己是一直在欺辱她,如果这女人能好声好气自己能被她挑的怒火中烧伤害她吗!你们分手关小爷P事儿!是李辉那个小白脸自己出轨然后设计了一个愚蠢的绑架计划,还把屎盆子扣在了小爷的头上,自己没找他算账已经够意思了!结果这女人今儿还拿着这些破事儿跟小爷作。

    她怎么就不想想自己的好,为她出头打架,救她,还照顾发烧的她,这女人光记得些早过去不知道多久的事儿。

    他把自己收拾利索,路过卧室的门想了想又转走了回去,开门瞧见蹲在地上哭的莫施然,没好气地开口:“哭什么啊,赶紧去洗把脸下来吃早饭。”他关上门看到腕上的手表时针指着数字11,摇了摇头。

    夏初澈拿筷子敲着碗等着楼上的莫施然下来,十分钟,不见人影;十五分钟,还是不见人影。他不耐烦地站起,就要朝楼上走,正巧碰上莫施然下来。

    她的头发披散着有点乱,上还穿着他的睡衣,袖子挽了几折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瘪着嘴看到他也不说话越过他走了过去。

    夏初澈也不介意,转继续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莫施然盯着眼前的饭菜,却下不去口。好不容易逮着张嫂出来端菜的机会,她巴巴地站起追过去,小声地问:“张嫂,我的裙子呢?”

    “扔了。”夏初澈把一口粥送进自己的嘴巴里,回答她。

    张嫂对着她点点头,一脸无奈的表。莫施然坐回去,拿勺子戳着碗里的粥,也不动筷子。夏初澈见状,敲敲她的碗:“毛爷爷教育咱浪费粮食是可耻的,给我好好吃饭。”

    莫施然抬眼看他,说:“我不想吃,我想回去。”

    “你什么时候吃完饭我什么时候送你回去。”夏初澈鼓着腮帮子回答她,把桌子中间那条做的样式精美的鱼夹了一块放进她的碗里。

    莫施然也不回话,拿起筷子开始吃。夏初澈不停地往她碗里夹菜,眼睛里都是笑意。等这顿饭吃下来,莫施然觉得自己的肚子瞬间鼓了起来。

    夏初澈放下擦手的纸巾,向她示意出门。莫施然看着他,说:“我应该先换件衣服吧?”

    夏初澈摇摇头,拉过她的手朝车库走去。莫施然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不停地叫着:“夏初澈,你让我穿男人的衣服出门,还是睡衣,不要。”夏初澈哪里顾得上她的叫喊,二话不说把她塞在副驾驶座上,走人。

    车子停在银泰中心的门口,夏初澈站在车门的另一端,脸上有些沉。

    莫施然望着银泰中心前人来人往的盛况,瞥了一眼旁边牌子上那些名牌的Logo,抱着椅背死活不肯下车。

    “你确定不下来?”夏初澈问。

    莫施然摇摇头,如果今天自己下去了才有鬼,穿着男人的睡衣进银泰中心?这种丢人的事儿她可干不出来。

    “我最后问你一遍,”夏初澈的语气里满是不耐,“你要是不乖乖地自己下来我就把你抱下来,听清楚,我会把你抱下来。”

    莫施然看着他,眼里满是惊惧。夏初澈脸上一脸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她慢慢地从车子上蹭下来,在夏初澈的耳边说:“夏初澈,我现在更恨你了。”

    夏初澈笑笑,拉过她的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银泰中心的大门。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