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你给我记着今儿的帐

    ()    夏初澈毫不客气地把莫施然从酒吧的门口拖了出来,嘴里不停地骂:“你就给我作,你***就给我作吧。跟着个陌生的男人你就敢出来喝酒,还喝成这个德行,你可真是长行市了。”然后一把把她甩在车上的副驾驶座上。

    莫施然被他甩的一阵头晕,胃里翻滚起来的一种异样感弄得她想要吐。夏初澈弯腰给她扣上安全带,一边扣一边继续骂:“你他妈怎么就不直接喝死呢,我可真是犯,你跟我有什么P关系,放着好好的觉不睡跑这儿来收拾你这么个烂摊子。”

    莫施然揉揉自己的口,听着夏初澈嘴里的话,胃里的异样感越来越强烈,最后,她“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夏初澈的动作停在那里,弯着腰有些僵硬,这女人居然吐在了他的上。他的脸上越来越冷,直至满脸寒,他直起腰,清楚的感觉到背上的呕吐物顺着他的后背直线而下,他嘴唇哆嗦着恨不得手里有把刀直接结果了她。

    吐完的莫施然目光澄澈,盯着像阎王一样满脸黑气的夏初澈“呵呵呵呵呵”地傻笑着,“能不能再给我一杯酒?”

    夏初澈“嘭”地一声把车门甩上,脱下上的西装外直接扔在了地上,他闻着自己上的酸臭味儿一阵恶心。也顾不得老师从小教育的“垃圾要扔进垃圾桶里”等等的思想品德,轰油门走人。

    副驾驶座上的莫施然显然并没有像自己说的一样酒品良好,一会“呵呵”傻笑,一会歇斯底里地大叫,一会拽着夏初澈的胳膊不停地哭,差点让两个人车毁人亡。

    夏初澈的嘴唇不停抖着,前前后后就只会“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心里恨死了宋天一,没事儿给她喝这么多酒,喝醉了让小爷来领人,你以为小爷是心人士吗!

    他把车子停下,打开另一边车门把撒酒疯的莫施然从车上拽下来。莫施然眨了眨眼睛,有些清醒,看清了一脸怒容的夏初澈之后抱着车门不撒手,嘴里不停地叫着:“杀人了,抢劫了,拐卖了,救命啊。”夏初澈哪里顾得上她的嚷嚷,连拖带拽把她拖进了别墅里。

    张嫂和管家听到院子里的响动都跑了出来,看着进来的两个人,一脸迷惑的神色。夏初澈的衣服上还残留着莫施然刚刚吐在他上的呕吐物,手里拽着一酒气不停叫喊的莫施然,额上青筋隐现。

    他也不说话,拽着她直直地朝二楼走,莫施然抱着楼梯,眼泪鼻涕流了一脸:“我不走,我就不走。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你。”夏初澈回过头,看着她,咬着牙问:“你走不走?”

    莫施然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摇摇头。夏初澈也不再拽她,腾腾地走上二楼。张嫂见自家少爷怒气冲冲地走上去,慢慢地蹭过来,摇摇她的胳膊:“然然,快起来。”莫施然不停地摇着头:“不起来,你是坏人,就只会欺负我。”

    还没等张嫂把莫施然从地上哄起来,夏初澈又腾腾地走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蓝色的盆子,盆子里面装满凉水。张嫂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一把抓着他的胳膊:“少爷,这样做不行,她会感冒的。”

    夏初澈瞪着眼,吼:“滚。”然后毫不客气地把一盆水从莫施然的头上直接浇下,在莫施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拽起她上了二楼。浑湿透的莫施然被夏初澈扯着进了浴室一把扔进了浴缸里,胳膊碰上浴缸的边沿疼的她直呲牙。这还不算完,夏初澈扯过旁边的花洒把水温调到凉水,朝着她铺头盖脸的浇了过去。他早就被莫施然气疯了,清醒的时候就能作,这喝醉了酒还更胜一筹。

    张嫂和管家跟上来,张嫂看见浴室里的场景硬着头皮开口:“少爷,快把水关了吧,她会感冒的。”夏初澈转头,英俊的脸上满是冰冷的神色:“我叫你们滚,你们听不见吗?都给我滚。”

    张嫂和管家见他真的动了气,也不敢说话,赶紧利索地朝外走。莫施然抱着胳膊缩在浴缸里,不哭也不闹,任凭凉水肆意地洒在自己的上。

    夏初澈关了水,把花洒扔在一边,居高临下地瞪着她问:“你清醒了没有?”缩在那里的莫施然既没吭声也没闹。夏初澈心里憋着一股气儿也没再发火,脱下自己上的衬衣和裤子扔在地上,把浴缸里的水放掉重新放上水,麻利地爬了进去。

    浴室里柔和的灯光打在夏初澈坚毅的脸上,他看着低着头缩在那里的莫施然,不发一言。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