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真该让你瞧瞧你下贱的样子

    ()    距离夏初澈的车子呼啸着离开别墅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莫施然还是站在刚刚的地方一动不动。张嫂一声不吭地收拾地上的狼籍,哎,这俩孩子这是呕的哪门子的气啊!等她把地上和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干净,重新从厨房端出来一份牛排,示意发呆的莫施然过来吃。

    莫施然看了一眼张嫂,摇摇头说:“我没胃口。张嫂,我手机没电了,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出租车公司的电话帮我叫辆车过来。”夏初澈刚刚的话狠狠地把她的自尊践踏到了地上,他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很下。她不是对刚刚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她依稀记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就是这点残缺的记忆,让她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张嫂看着她面无表的那张脸,示意管家去车库开车,然后对她说:“一会儿叫管家送你回去,然然啊,你别跟少爷呕气了,他其实心里喜欢你的。”

    莫施然望着跟她说话一脸小心翼翼地张嫂,冲她露出一个微笑:“张嫂,没事,你别为我担心。还有,他不喜欢我的。”

    张嫂拽过她坐在沙发上,说:“什么不喜欢,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那些个小心思我最明白了。你可是他带进这个别墅的唯一一个女人,而且你没看见他刚刚给你切牛排的样子吗,连他姑姑家的妹妹都没有这个荣幸呢。”

    莫施然笑笑,没在说话。唯一一个女人?那潘离是什么,男人吗?她瞅了瞅自己上的裙子,才蓦地想起这条裙子是夏初澈卧室里面的,如果她真的是唯一一个,那在这个别墅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呢?

    管家把车子停在门口,摁了摁喇叭。莫施然站起来,对着张嫂说:“张嫂,麻烦你帮我转告夏先生,这件衣服我会洗好让快递公司送到他办公的地方,还有,谢谢您。”说完对着张嫂挥了挥手,出门。

    夏初澈把车速飙到120,所幸这个时段并没有很多车。他的眼神冷冽,盯着前面恨不得把挡风玻璃戳出几个窟窿。这是个什么女人!纯粹就是一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外面看着光鲜亮丽的,打碎了那里面的瓦斯冒着刺啦刺啦的蓝光就朝你龇牙咧嘴的扑上来了。不弄得你头发倒立、七窍冒烟她就不会消停。

    他掏出不停震动的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接通:“怎么了?”

    张嫂的声音从电话内头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然然走了,我刚叫管家开车把她送回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嫂,”他皱了皱眉头,“什么然然,她叫莫施然,姓莫,跟咱没什么关系别叫的那么亲切。我今儿不回去了,公司有事儿我直接去公寓。”挂掉电话,他心里还是没痛快。叫她走她还就真走了啊!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莫施然啊莫施然,你就跟小爷作吧。

    他刚到公司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下,就一下子进来了四个人。他的目光从来人的脸上依次扫过去,揉了揉额头。

    王一欣拿出一张请柬递给他,“夏总,这个是胜世辉煌刚刚派人送过来的,邀请您参加明天晚上举行的这块地竞标成功的派对。”夏初澈点点头,示意她先出去。

    剩下的三个人倒是一点都没有客气,各自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来。陈子轩翘着二郎腿,笑:“夏总,您这次可出名了啊。那什么经济新闻、报纸、互联网上你的名字印的特别显眼儿,那百度上夏初澈这仨字儿点击都排在第一位了。说说,咱要不要开瓶香槟庆祝一下?”

    夏初澈瞪了他一眼,地笑道:“陈老三,你今儿故意来气我的对吧?”

    陈子轩摆摆手,说:“哥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是特意来慰问你的,为这事儿我跟我上头那位磨了仨小时才准我半天假的。哎哎,跟我说说,内位让你不要江山只要美人的妞儿是谁啊?”

    旁边的顾留夕抿了口咖啡,“行了陈老三,你甭在这儿扯了,你没看他虎牙都露出来了吗,你在得瑟,那上面的毒液就会朝你当面撒过来了。我们俩没什么事,你还是顾着内位脸黑的跟包公似的人吧。”

    夏初澈转了转钢笔瞅向一脸怒意的宋天一,说:“行了,你别在这儿给我甩脸子了。内块地到时候我保证给你,还是无条件的。”

    宋天一看着他,哼了两声:“夏初澈,我可提醒你,一年之内我拿不到内块地,我就把内妞儿弄到我的地盘儿去。”

    夏初澈听了他的话,一下子就乐了:“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吗?内女人能作着呢,行了,出去喝酒吧。”

    夏初澈把那张烫着金子的请柬压在书下面,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