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措手不及的状况

    ()    夏初澈开着车,火急火燎地朝刚刚宋天一说给他的地址冲去。刚刚他们两个分成两路,宋天一去跟自己的手下汇合,他去莫施然的学校查看。

    他的心脏紧紧地收缩着,宋天一刚刚打来的电话里说:“她被下了药,二十分钟以内,你必须赶到这里来。我没办法带她去医院,她根本就不让人靠近,而且我也不确定这么大的药量医院的镇静剂能不能压制的住。”

    宋天一站在房间的一头,看着角落里的莫施然因为体内的药物发作不停地扭动着。

    他试着上前一步,慢慢走到她的边,本来缩着的莫施然一下子反应过来,眸子里一丝理智压过体里的**,歇斯底里地叫着:“你别过来,走啊,你要是敢碰我,我会恨死你,滚。”她的头发披散着,上的衣服被自己抓的有些破烂,脸色潮红,像一个歇斯底里的神经病人。

    宋天一无奈地退后,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尝试靠近她了,可是每次都是还没到她边她就张牙舞爪地反应过来,不让人靠近。

    “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缩在角落里的莫施然突然开口跟他说话,声音涩涩的。

    “你说。”宋天一回答,依然没有上前,不是不想,是怕她因为这个再受刺激。

    “麻烦你帮我找几盆冷水来,泼在我上,快一点。”莫施然说完这句话紧紧地咬住嘴唇,一声呻吟还是从她没有闭严的嘴巴里发了出来。

    宋天一打开门朝手下的人吩咐,他心里开始有些佩服莫施然了。他记得她,那个咖啡沏的很难喝的夏初澈的小秘书。他不是没见过被下了催药的女人,哪一个都是火焚不管边的男人是年轻还是衰老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腿盘了上去。

    他瞥了一眼墙角被扔着的药剂瓶,他甚至都不能肯定如果是自己服了这些药,能不能像莫施然一样这么艰难地压抑自己的**。

    冷水很快被端了进来,宋天一点点头,底下的人抬手把水泼在了莫施然的上。她缩在那里,承受着冷水的洗礼。她觉得上的燥感稍微有一点点减退了,她提起仅有的一点理智朝离她不远处的男人说了声:“谢谢。”她难受极了,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她上爬,整个的难受。

    她以为再跟夏初澈吵完架而他转走了之后,自己的人生就可以风平浪静了。谁知道第二天自己刚从学校出来就被人弄晕了,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么一间莫名其妙地屋子里,一个光头的男人拿着她的手机正在打电话。

    他恻恻地声音听得自己心里直发毛,从他的话里,她听出来自己成了别人威胁夏初澈的筹码。可是她不懂,自己凭什么有这个资格可以用来威胁夏初澈呢。

    所以在从这个男人嘴里听到夏初澈毫不犹豫地拒绝之后,她一点也没有感到惊讶。自己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不识好歹可以随便欺负的女人而已。她以为这帮人在看她没有利用价值以后会很干脆地放了她,可是谁知道这帮无耻的人在得知夏初澈从竞标会的现场离开之后,居然给她下了药。

    她忍住心里的燥感,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及时出现的话,恐怕现在自己早就被人糟蹋了吧。同样的,她也记得他。是那个跟夏初澈在办公室里谈事说自己沏的咖啡难喝的长的很好看的男人。

    宋天一摇了摇头再次拿出电话打给夏初澈确定他的位置,冷水根本就不会对这种药起到什么作用,只会暂时减少上的燥,等这个作用下去之后,她只会感到更难受。

    莫施然扶着墙壁慢慢地站起来,眼神迷茫。她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面前站着的一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体上有一股力量不停地再催促着她走过去,走过去。只要靠近他,自己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只要靠近他。

    宋天一看着莫施然慢慢地朝自己走过来,一脸风平浪静。在她走到自己边伸出手的时候,宋天一后退一步,说:“你再忍一忍,夏初澈就快到了。”

    听到“夏初澈”这三个字的时候,宋天一看到莫施然的子明显地怔了一下。她抬起头,神智稍微有些清醒,语气带着乞求的意味:“我求求你,把我绑起来或者打晕行不行。”

    宋天一看着她抿紧的双唇,在心里叹了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