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华丽三人VS“硝烟战场”

    ()    莫施然和刘畅雨从上到下扫视了对方一遍,交换了一个“没事,衣服整齐,没有露出不该露出的地方”的眼神,相视一笑。周西西第一个反应过来,走到边再次爬上去,尴尬地笑笑:“子轩,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陈子轩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地未婚妻,说:“都几点了还早?赶紧给我起来,我一会儿替你办完出院还得去外交部一趟。我说你们仨睡的也太沉了,当初夏老二拿这招可是整的我生不如死,用你们上倒没什么效果,真该让他瞧瞧这场面,保准能让他产生挫败感。”

    听了他的话,三个人彼此对望一眼,原来刚刚那场惊天地泣鬼神仿佛世界末般的炮弹轰炸声是真的!莫施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猛地想起今天还要上班,看了看手表,八点三十分,叫了一声:“我要迟到了,你们忙着,我先走了。”说完急匆匆地抓起旁边的包跑出了门。

    陈子轩看着她敏捷矫健的影,目瞪口呆:“这人是脊椎骨错位的内个?我怎么觉得她跟一百米运动员似的。”周西西毫不客气地冲他撇了撇嘴:“还不是你内哥们儿太压榨员工,啧啧,星期天都不休息。”陈子轩没说话,默默地拿起旁边的手机,摁到历那页,举到了周西西的眼前,上面清晰地写着——星期四。

    莫施然把咖啡送到潘离的办公桌上,疑惑重重地走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自己见到潘离的第一面开始,她就觉得不正常,难道是因为自己今天跟昨天穿的同样的衣服?不能吧,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今儿实在是没时间回家去换了,从医院出来就直奔公司。而且衣服也没什么不妥啊,她甚至抬起胳膊闻了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那就奇怪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潘离看她的眼神太过于意味深长。

    正在她神游天际的时候,潘离拿着一叠文件从办公室出来,经过她的时候,脸上还是挂着那副不变的笑脸。莫施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迅速投入到工作的怀抱。意味深长就意味深长吧,只要自己工作不出错就万事OK。

    她刚刚把电脑里潘离需要的财务报表整理好,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她接起,里面传来潘离冷漠的声音:“莫施然,去我办公室办公桌左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拿一个蓝色文件夹,然后送到总裁办公室。”还没等她答话,电话那头就传来挂掉电话之后的忙音。莫施然抓抓头发,一脸的痛苦。

    莫施然手里拿着那份文件形优雅地向电梯走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潘离看她的眼神那么意味深长了,就在她刚刚去拿那个蓝色的文件夹的时候,打开抽屉,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文件而是一张照片,准确的来说是一张合照。潘离挽着夏初澈的胳膊,穿着休闲装的两个人都笑的一脸灿烂,而两个人后的背景是莫施然被强行拖去而且试图逃跑但是没成功的那幢别墅。她觉得她的生活过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先是遇见小学二年级那个推自己掉进下水道的人,莫名其妙地跟他扯在一起,自己的第一次被他拿走,然后因为他自己差点跟男朋友分手,明明那么厌恶他,明明那么恨他,可是自己现在却在他的公司上班,接受他的领导。就在昨天,她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事能比被人强迫第二次更让人恶心了,可是今天她发现,自己的上司,自己崇拜的人居然也是他的女人。这样复杂错乱的关系让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她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外,听到里面两个人谈话和夏初澈低沉的笑声。她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答,走了进去。

    夏初澈坐在办公桌后,面前摊着一堆文件,抬头看见是她,慢慢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莫施然对上潘离的眼,说:“Sara,这是你要的文件。”在公司,潘离只许别人叫她的英文名字,至于原因,就跟她整个人一样,是个秘密。

    潘离微笑,接过递给夏初澈。莫施然站在那里,看向夏初澈,说:“夏总,我想跟您说一件事。”

    夏初澈点点头,他还以为以莫施然的作风,经历了昨天那件事之后,她不会再走进这个办公室一步。所以在听到潘离对他的打趣之后,才故意让她上来一趟。没有什么原因,只是想看看她而已。

    莫施然开口,声音不大但是清晰地说:“对不起,我想辞职。”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