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强硬地占有

    ()    潘离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瞧见了莫施然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见她出来,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需要帮忙吗?”

    潘离一脸好奇地走到她旁,刚刚整个公司的人都在传昨天被老板抱走的莫施然今天早上又被扯到了老板的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在津津乐道地念叨这件事,可见经过昨天各部门主管的调教,这些员工还是没有什么长进。

    潘离到她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眼睛微微红肿着,不施粉黛,额头上的头发还潮湿着,显然一副刚刚哭过的样子。她低头,瞧见她光着的脚,纳闷儿地问:“现在年轻人都流行不穿鞋子就上班吗?”

    莫施然瞅了瞅自己的脚,尴尬地笑笑:“说出来有些搞笑,鞋子的鞋跟全都断掉了,没办法,只能先这样。”她不知道,那一缕笑容挂在她苍白的脸上,有多僵硬。

    潘离敲了敲桌子:“来我办公室。”她心里有点谱了,刚刚王一欣给她送文件的时候就说顶上那位正在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还惟妙惟肖地把他的样子表演了一下,看样子是为了个女人。王一欣也只有跟潘离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摒弃工作状态时雷厉风行的作风,跟潘离胡乱扯上一通,谁让潘离跟顶上那位有着那么亲密的关系,所以也就只能跟她发发牢,还不用担心有人告状。

    莫施然跟着走进她的办公室,潘离示意她坐下,然后就在旁边的柜子里翻了起来。没一会儿,拎出一双鞋递给她,说:“喏,试试大小合不合适,我也就穿过一次,你先凑合着穿,在公司,光着脚总归是不太好。”

    莫施然朝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说:“谢谢,我明天就还你。”潘离摆摆手,“不用,直接送给你了。我还有事跟夏总谈,你忙你的吧。”说完这句话,尤其是提到“夏总”这两个字的时候,莫施然穿鞋子的动作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潘离看到这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潘离敲敲总裁办公室的门,听到夏初澈低沉的声音,开门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捧着杂志和咖啡的夏初澈见到是她,挑挑眉毛,问:“有事?”

    潘离毫不客气地坐在他的那张老板椅上,笑着说:“夏总,你这小子过得也太滋润了,看你这悠哉劲儿,啧啧。”她的语气完全没有员工对待老总该有的态度,反而像是熟识已久的老朋友在打趣。

    夏初澈出奇地没有在意她的动作,放下手里的杂志,不置可否,“合着你这八百年不上楼的人今儿上来就是挤兑我来了?这么闲?是不是我安排给你的工作太少了?”

    “得了,我工作还少?我都跟那拉磨的驴差不多了,瞧瞧我都被你摧残成什么样儿了,”她皱着眉头说,“夏初澈,你别竟跟我扯些没用的,赶紧给我说说你和我那小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初澈看着潘离一脸诈的表,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跟他脸上刻着一朵花似的。他抚抚额头,“潘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她跟你说什么了?”

    “她什么也没说啊,你是没瞧见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啧啧,看得我都心疼了。哎,我说你别不是对人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了吧。”

    夏初澈喝了口咖啡,没搭理她。莫施然刚刚那一巴掌和她哭的样子都萦绕在他的心间,让他的心里像塞了块棉花似的难受。他说过不玩儿死她自己就不姓夏,他说过自己得找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去,而且自己也照做了,讽刺她,羞辱她,甚至再一次以强硬的手段占有了她。可是现在呢,自己悔的肠子都打了十八个结,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莫施然把资料整理好,挨个放进资料夹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她站起,揉揉酸痛的肩膀,拿起旁边的包包下班。这次她选择了走楼梯,很少人走动的楼梯安静地没有一丝嘈杂的声音,一级一级,望不到头。

    莫施然走出公司的大门,猛然间被一个熟悉的影击中。她怔怔地看着李辉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觉得自己像在梦里一样,力量从她的体里一点一点地流失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