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莫名的电话,突然的会议

    ()    夏初澈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地从会议室走出来,把心里的愤怒发泄在别人的上果然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他觉得自己浑上下都舒坦了。王一欣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面,看着脸上一脸得意的老板,眼里充满了惊惧。跟在他们后面出来的公司各部门的主管,每一个都是一脸挫败的表,包括一直仕途明朗的潘离。

    在刚刚的会议里,本来看起来心特别好的夏初澈第一句话就充满了火药味,人事部的主管李策做了第一个刀下鬼。批评他的原因很简单,在刚刚夏初澈抱着莫施然下楼的时候,公司的员工看到这幅景象每一个都停下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一直目送他们消失。而公司的百分之八十的员工都是李策招聘上来的,从这一点直接反应了公司员工的能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算泰山压顶、洪水朝你扑过来你也要面不改色地继续自己的工作才对。李策听了他的话,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接着是推广部、广告部、销售部、管理部还有潘离领导的财务部。总之,只要是在会议室里出现的每个人,都接受了夏初澈“毒舌”的洗礼,他找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错误来批评他们。甚至连他一直器重的助理王一欣都没有逃过这轮莫名其妙地轰炸,批评她的理由更简单,自己的咖啡糖放太多了。

    等他把里面的人除了他自己全都批评了个遍时,才开始讨论这场会议真正该研究的主题。等这个将近三小时的会议开下来,每个人都觉得筋疲力尽。他们不是没见过夏初澈发火的景,但是像今天这种没事鸡蛋里挑骨头的况,他们是第一次见到。

    夏初澈走到电梯旁,朝王一欣挥挥手:“你上去吧,我直接回家了,老头子找我有事。”说完潇洒地走上自己的专用电梯,在电梯门慢慢合并的过程里,还朝王一欣说了“拜拜”。王一欣用一种活见鬼的表一直看着电梯上的红色数字变成1才反应过来,他们老板绝对把国粹变脸术练了个炉火纯青,前脚还是满面黑云,后脚就成了红光满面。这反差也忒大了点儿!

    夏初澈把车子停在自家大院的门口,转悠了半天也没敢进去,他爹要是真激动起来,对自己动手可怎么办。他今年都二十八了,这要是传出去那自己就不用混了。他伸伸脚,又缩回来,再伸出去,又缩回来,直到他妈打开门看见他一个人在那儿表演“伸缩**”,才被他妈揪着耳朵给拎了进来。

    “妈,妈,您轻点,这可是您亲儿子的耳朵,不是你案板上放着的那猪耳朵。”他以一个及别扭的姿势被他妈拖着进门,忍不住开始抱怨。

    沈心怡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模样,手上的力气一点都没有减轻,哼了一声:“夏初澈,你小子离猪也不远了。”

    夏初澈一直被他妈拎到客厅里,他的耳朵才总算结束了这场非人的折磨。他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被捏的通红的耳朵,小心翼翼地问:“爸呢?”

    他妈瞟了一眼楼上,指了指书房的门口。夏初澈摇摇头,摸出了手机。沈心怡见状,笑了:“给你爷爷打电话?他今儿去你李爷爷那儿了,沈阳军区,你知道的。老爷子说了过几天才会回来,所以别指望他救你,赶紧痛快地上去吧。”

    夏初澈看着一脸笑容的自己的亲妈,她脸上的表不像是在说假话,一脸的幸灾乐祸。他跑过去揉揉沈心怡的肩膀,说:“妈,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他妈朝他抛了一个媚眼,说:“别指望我,我跟你爸是同一条战线上的。”夏初澈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他一脸痛苦地朝楼上走去,他觉得面对他爸比当初在部队跑五公里都恐怖。他伸出手敲了敲书房的门,听到他爸的声音推门走了进去。

    他爸见他进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继续手里的事。夏初澈像个乖孩子一样赶紧坐上去,抬头,后背的倍儿直。

    “说说昨天和今天的事儿吧。”夏桀停下手里的笔,看向他。

    夏初澈看着他爸的眼睛,说:“我昨儿不是和留夕他们去半闲居吃饭吗?陈老三听到了西西的声音,就去内包房瞅一眼,结果还真是她。爸,你是没瞧见她那惨样,要是换成你在那儿,估计你直接当场就得把内几个小子给废了。”他认真地回想当天的事

    夏桀拿手敲敲桌子,直接戳穿他的小心思:“夏初澈,你少给我避重就轻在这里瞎扯。我想知道的是,你今天砸下去的那一椅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气不过,帮西西报仇啊。”他在那里继续狡辩。

    夏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愤怒地拍桌而起,说:“夏初澈,你多大人了你,十八岁还是八岁?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份,为了个女人连自己的脸你都不要了。先是被人告到警察局,后是在饭店打架斗殴,你看看你多能耐啊你。她要是真是你女朋友也就罢了,她是你什么人?人家有自己的男朋友疼着着,缺你一个去为了人报仇?你省省吧你。打小你就死作,到现在你还是给我死作。”

    夏初澈听了他爸的话,冒出一冷汗,瞪大了眼睛问:“你都知道了?”

    夏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我知道了?你也不看看你有多大的行市,我人在家里电话就有人打过来了。你的私生活我本来不应该多管,但是你最好给我心里有个谱,这样的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你这样做。别让自己成了全北京人的笑话,你丢的起这个人我们夏家可丢不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

    夏初澈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拳头紧紧地握着。他爸的话直接说进了他的心坎里,他爸的意思很明确,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