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    莫施然拉着李辉走出医院,脸上满是大义凌然、慷慨就义的味道。她的心里充斥着满满的惧怕,她刚刚没有回头看夏初澈的表但是她猜得出来,她能想象的到他一脸冷冽和邪气,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愤怒目光。刚刚他的那句“你今天如果出了这个门,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响彻在自己的耳边,她不敢想这个男人会怎么收拾她。自己第一次惹怒他,换来的是那耻辱的一夜;第二次惹怒他,换来的是一个重重地耳光;那这一次……她不敢想。可是当时自己除了带着李辉一走了之还能有什么办法,他可以肆意地欺负她、凌辱她、不顾她的想法把自己从公司带来医院,可是她决不能让李辉承受他的侮辱。至少,不可以因为她。

    一直牵着她手的李辉发觉到她的紧张,伸手把她跑出来的一缕头发轻轻地别到耳后,问:“怎么了?”

    莫施然抬起头看向他,换上一个灿烂的微笑,说:“没什么啦,就是腰有些疼。”她不想因为这些事让李辉为自己担心,如果夏初澈一定要报复的话,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没必要让李辉跟着她一起受罪。

    李辉停下来,一脸紧张地看着她:“不行,你得回医院去,脊椎骨错位可不是小问题,你得住院。”说罢就要拽着她往回走。

    莫施然阻止他的动作,说:“拜托,什么脊椎骨错位?是脊椎骨轻微错位,轻微,小问题而已,刘叔叔也说了,只要休养一阵子就好。还有,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太难闻了,我在那里会觉得自己是泡在福尔马林里面的尸体,时间长了,会神经错乱的哦。”然后冲他露出一个“我是僵尸”的鬼脸。

    李辉停下,眉头还轻轻地皱着,一副不放心的口气:“真的没有问题吗?那腰疼的厉害吗?要不要回去再检查一下?还有,要么你搬去跟我一起住吧,我还可以照顾你,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莫施然伸出手轻轻地抚平他皱着的眉头,拉过他的手继续走:“大叔,你真的好啰嗦哦。说了没问题就是没问题啦。跟你住还是不要了,伯母本来就看不起我,要是让她知道了会更加看不起我的。我一个人习惯了,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的,你放宽心吧。”

    李辉伸出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另一只手摸出裤兜里不停震动地手机,看到来电人的名字,摁断了电话。

    夏初澈从医院出来以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公司,他不难想到自己父亲会拿一张什么样的脸面对他,虽然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大脑还是尽职地提醒他这种事能拖一秒是一秒。他的心里因为刚刚莫施然的举动还是充满烦躁,这种绪一直被他带到公司。

    王一欣本来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财务部,刚刚Sara打电话说有些事需要她帮忙。正在员工电梯前等电梯时,旁边的总裁专用电梯“叮”地一声停住了。她纳闷儿地望过去,这电梯可是夏初澈的专用电梯,是需要指纹鉴别的,没有他的指纹,你除了在一层转悠哪层你也上不去。

    夏初澈从电梯里出来,见到的就是王一欣那张震惊的脸,他伸手把领带扯下来,说:“你的工作就是站在这里发呆吗?通知公司各部门的主管,让他们到会议室开会,原定今天取消的会议现在进行。十五分钟,谁迟到一分钟,就让他们回家吃自己。”说完头也不回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站在电梯前的王一欣迅速地反应过来,几乎是用跑的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挨个通知公司的精英们。每个人接到她的电话都一副不愿的模样,刚刚才通知说今天的会议推迟到明天下午,现在又通知马上开会,这也太不靠谱了点。还没等他们抱怨两句,电话那头王一欣丢下一句“夏总说了十五分钟到会议室,谁迟到一分钟直接可以把辞呈递上来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利索地挂了电话。等她挨个通知完,夏初澈已经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王一欣拿起桌子上一边打电话一边整理出来的资料,跟在他的后面向会议室走去。

    夏初澈坐在会议室属于自己至高无上的位置上,不出他所料,第一个到的人就是财务部的总监——潘离。潘离向他点了点头,脸上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夏初澈带着自己的助理也没走多长时间,他也撂下话说这几天在医院,而现在,他笑意盈盈地出现在会议室,自己的助理却不知所踪,这件事,复杂了。夏初澈像是没看见她的笑容似的,眼睛一直落在门口。

    等最后一个人诚惶诚恐地坐在座位上,夏初澈看了看手里的表,十四分五十秒。他点点头,说:“开始吧。”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