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充满火药味的病房

    ()    距离莫施然刚刚的甩门而去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病房里一片死寂。夏初澈站在那里,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他的动作还维持在刚刚的状态,略显落寂。

    陈子轩尴尬地站在一边,以他对夏初澈的了解,现在的夏初澈是万万不能惹的,谁要是去安慰他或者开导他,那第一个死的就是谁。莫施然如此不给面子的摔门而去,无疑是在夏初澈骄傲的自尊上狠狠地踏了一脚。放眼整个北京城,敢当场跟他翻脸的没有几个,他爷爷夏洋可不是吃素的,虽然老爷子已经退休多年了,但是他带出来的得意门生哪个不是任军中要职,更不要提他那刚刚上任的二叔了。可是今天就有人这么做了,既不是什么叱咤商场的生意人也不是什么翻云覆雨的政治家,而是一个女人。还是那种稍微有点姿色,大街上一抓一把的女人。陈子轩觉得今天这个脸可真的是丢大了。

    夏初澈现在的心里除了气愤还是气愤。妈的,什么狗女人,当着小爷的面儿就带着她的相好大摇大摆地走了,小爷什么时候这么巴结过女人啊,为了她还当面得罪了自己的爹,好心好意担心她的体让她住**才能住的病房,还不顾形象地把她从公司绑来让她好好养伤,自己图的这是什么啊。放着好好的女人不要,放着公司的生意不管,把自己大把的金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人上,夏初澈,你他妈真是傻了才干这么傻B的事?得了吧,这种女人不值得。怎么着也得找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去,这样的女人哪里配得到你的,让她跟她的小白脸混去吧。今儿你不是不给我面子吗,成,我要是不玩儿死你我就不姓夏。

    夏初澈想通以后,抬眼看向望着他一脸严肃表的陈子轩,笑了:“吆喂,陈老三,你这什么表啊?啧啧,看起来就像是三天没有接到生意的小姐一样,一副苦大仇深的嘴脸。”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把被自己扔在一旁的椅子扶正放在一边。

    陈子轩望着前一秒还一副“你的钱都欠了半年了,再不还老子就宰了你”的恐怖表这一秒就换成了“云淡风轻,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轻松表的夏初澈,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夏初澈坐在那张椅子上,那张英俊无比的脸上挂着的笑容看起来,又虚幻又轻松。

    陈子轩虚弱地扶了扶自己的额头,说:“夏初澈,不是我说你,你要是形容也找个好一点的形容词,还小姐?小爷浑上下哪里看起来是小姐了,嘿,我说你给我看清楚,小爷可是公的,公的。”陈子轩一脸认真地模样纠结在“小姐”这两个字上,反正夏初澈不提刚刚的事正好,免得把场面弄得更糟。

    夏初澈伸出手指敲了敲椅子,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一分钟之后,他开口说:“好吧,既然你不喜欢这个形容词,那换一个,比如说鸡?话说陈老三你还真的做这行啊,那有多久没接到生意了?”说罢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加上一句:“不是哥哥说你啊,你也得悠着点儿啊,瞧瞧这小板瘦的,别太卖力了。”

    旁边站着的刘畅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周西西也忍不住脸上的笑,夏初澈的话再配上他煞有其事的表,实在是太搞笑了。陈子轩看着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他懒得还口,在尖酸刻薄和诡异思路这点上,他永远不是夏初澈的对手。

    顾留夕安排好刚刚“伤员”的事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空着的病,又看了一眼笑成一团的两女一男和一脸苦恼的陈子轩,开口问:“莫施然呢?怎么没人了?”房间里刷地一下安静下来,除了夏初澈,里面的三个人全都用一种“给我闭嘴”的眼神瞪着他。顾留夕纳闷儿地问:“瞧瞧你们这都什么眼神啊,我问的是莫施然人呢,你们全都瞪着我干嘛啊?”

    坐着的夏初澈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留下一句:“我爸找我还有事,今儿就到这儿吧,我先回去了。”然后率先开门走了出去。

    剩下的三个人望着一脸莫名其妙的顾留夕,摇了摇头,异口同声地说:“哪壶不开提哪壶。”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