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人在我公司?

    ()    夏初澈夏总今天来公司了,而且是怒气冲冲的来的。每个人见到他停在公司门口的那辆奥迪,脑子里都会出现一个相同的想法:今天工作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万不要让夏总找自己的麻烦,他今儿心不好。在夏氏集团有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每次只要他的车子旁若无人地停在公司的大门口,都表示那辆车在无声地郑重地警告他们:我主人今天不爽,不想死就别惹他。当然,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爽,他们能做的只有干好自己的事儿。

    夏初澈怒气冲冲地到了财务部的楼层,他现在想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只是把莫施然捉回去好好地打一顿股。可是当他推开财务部办公室的门,却扑了个空。潘离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见是他,说:“夏总,你什么时候这么没礼貌了,连敲门都忘记了?”

    夏初澈环顾了下四周,还重新跑出去到外面的格子间扫视了一遍,也没见到莫施然。他一脸挫败地回到办公室,对上潘离那张一脸好奇的脸,问:“你昨天新来的那个助理是不是叫莫施然?”

    潘离放下手里的笔,点点头。夏初澈走过去,用手拄着她那张巨大的办公桌,问:“那人呢?今儿没来上班?”

    还没等潘离答话,门外传来轻轻地叩门声。得到潘离的应之后,端着一杯咖啡的莫施然走了进来。潘离看看夏初澈,扬了扬眉毛:“喏,这不是么?”

    莫施然进门的时候看着背对着她的夏初澈,本来还纳闷儿这个人看着怎么有点熟悉,待他转过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肯定是活见鬼了。夏初澈一脸似笑非笑的表看着呆立在那里的莫施然,举止优雅地走到她边拿过她手里的咖啡,然后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吆,傻妞儿,傻站着干嘛啊?不认识了?”

    莫施然回过神,对上潘离询问的眼神,表有些尴尬。她紧抓着裙角,想着怎么开口才不会显得突兀。她总不能跟自己的上司说: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发生过关系,然后昨天因为跟人争夺吃饭的包间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夏初澈如天使降临般拯救了她和她的两个朋友,并且把她们送到了医院。而自己在清醒过来之后因为怕被炒鱿鱼所以不顾他的叮嘱逃出医院,重点是现在,这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并且来抓自己了。这样狗血的桥段,只能出现在XX卫视晚间时分播出的雷动人心的偶像剧上吧,现实里怎么有可能发生嘛!

    就在莫施然为怎么开口解释而陷入深深的苦恼的时候,夏初澈在一旁都喝掉了半杯咖啡。他把剩下的半杯放在潘离的办公桌上,说:“你的助理借我用几天,你也看到她脸上的妆了,眼角青黑跟个女鬼似的。这女人得在医院养几天,这阵子我会在医院,你忙不过来的时候叫王一欣下来帮你,我会通知她。现在,我得走了。”说完拉着还思考的莫施然出了门。潘离转了转手里的钢笔,嘴角咧开一个弧度:刚刚夏初澈说什么,莫施然要在医院养几天,而他本人也会在医院。这暗示什么?这是不是表示莫施然在他眼里是特别的?有意思。

    夏初澈不顾走廊里路过的下属惊奇的目光和莫施然用尽力气的挣扎,硬是把她拖到了电梯里。出乎莫施然的意料,电梯上升而不是往下。夏初澈冷冷地打量着缩在电梯一角的莫施然,说:“死女人,你就给我作。你就不怕自己瘫痪了,你居然还敢给我跑,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病人吗?你居然还敢穿十厘米的高跟鞋,我看你他妈真是不想活了你。”说完俯下拽过她的脚,粗鲁地把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给脱了下来。莫施然看他动怒的样子也不敢还口,她对他曾经打过的那一耳光记忆犹新。

    接下来的场面有点混乱,莫施然只记得他把她的鞋子脱下来之后就把她抱在了怀里,你没猜错,是公主抱的那种暧昧的姿势,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她那双精致的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接下来迎着总裁助理的眼珠都要瞪下来的目光把她放在总裁办公室那张舒适的大沙发上,自己开始在办公桌前收拾资料和下达指令。他的话很简单,一边进行手上的动作一边吩咐着:“今天的会议推迟到明天上午十点,通知远天的宋总,工程那边让他多一点心。还有教育部用地的事,让底下的人尽快拟一份资料上来,这件事你去办,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还有Sara那边的助理暂时不上班,你这几天过去帮一下她的忙。我这几天在医院,有事给我打电话。”交代完这些,他把需要用到的资料装进一个文件袋里扔向莫施然,然后继续刚刚的姿势抱她下楼。莫施然在接到夏初澈狠狠地警告之后,放弃了自己无谓的挣扎。这男人力气怎么这么大!总裁内类的人不应该是养尊处优的嘛!

    电梯到一层的时候,毫无意外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正儿八经对夏初澈一脸尊敬和畏惧的神色,但是每个人的眼里都是一副“这是怎么回事?夏总的新宠?”的好奇神色。莫施然咬咬嘴唇,把手里那个文件袋遮在自己的脸上,这也太丢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