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1

    ()    周西西稳稳地把车停在了半闲居的门口,莫施然下车瞅着饭店门前那一溜儿的名车,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西西,你看这车多的,里面指定人超多,要不咱换个地儿?”走在最前面的周西西连头都没有回,昂首地进了大门口,留给莫施然的是一个纤细优雅的背影。倒是旁边的刘畅雨善意地拉了拉她的手,小心地提醒她:“然然,你还是歇了吧你。她早就订好位子了,你别指望逃了。”莫施然眨了眨眼睛,不死心地提议:“你说要是我现在逃能成吗?”刘畅雨用眼角瞥了瞥她,说:“得了,你要是不想让她拿硫酸把你淋成一堆焦炭或者拿刀子给你放放血,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你。”然后同样丢给她一个纤细优雅的背景,追前面的周西西去了。莫施然叹口气,误交损友误交损友啊。

    不过显然周西西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类型的,她并没有点什么特别昂贵的菜,而是善意的点了几个她们仨都吃的小菜。莫施然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放到了肚子里,不过还没等她松口气,就听周西西幽幽地开口了:“帮我们拿一瓶82年的红酒。”然后优雅地把菜单递给了站在旁边一脸恭敬的服务员。莫施然拿筷子指着她:“你这个妖女。82年的红酒,你就不怕喝了过期酒会拉肚子。”周西西丢给她一个“你是哪个旮旯里出来的,这么没见过世面”的眼神,回敬她:“然然,要么咱再来一瓶?反正你不喝,我和畅雨喝个痛快。”莫施然摆摆手,乖乖地闭了嘴。

    等菜差不多上齐的时候,刘畅雨问:“然然,你今儿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那个潘离没欺负你吧。”

    “潘离?”莫施然纳闷地问,她不知道他们财务部有这号人啊。“就是你的顶头上司,那个Sara。”周西西看出她的疑问,提醒她。

    “哦,哦,她中文名字叫这个啊,我还真不知道。还成吧,她人还不错,很干练的一个人。至于工作嘛,现在就是繁琐一点,不过还可以接受,时间长了应该就顺手了。”她拿筷子戳戳盘子里的豆腐,说。

    周西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就在她要张口的时候,包房的门“铛”地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一休闲西服的男人走进来,伸出手指指她们三个人,说:“你们出去,这个包房小爷订了。”三个人纳闷儿地抬起头,这什么状况?饭店大堂经理急急地跑过来,对着那个人说:“黄少爷,真是对不起,您看芙蓉厅已经被这几位小姐订了,您能不能换一个?旁边的牡丹厅就空着,要么您去那边?”黄子华把大堂经理推到一边,走进来一只脚踩在一张空闲的椅子上,说:“几位小姐,今儿小爷心好,看你们几个长得还不错,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不用走继续在这里进行你们的晚餐,不过要陪我和我们的朋友吃饭;第二放下你们手里的筷子,提起你们优雅的裙摆,换个包间。这个,我要了。”他的话跟他的人一样,用三个字形容就是不要脸。

    周西西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刘畅雨瞥了他第二眼,既没有表也没有动作;连一向最不想惹事的莫施然都瞥了他第三眼,什么也没说,而是继续把面前的豆腐送进自己的嘴里。大堂经理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场面有些尴尬,又跑到黄子华边,说:“黄少爷,您看着怎么着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对不对,您要实在是喜欢芙蓉厅,要么你等一会儿?”黄子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抬手给了那个大堂经理一巴掌,骂道:“滚你妈的,老子今天还就要在这里吃。你们几个,痛快地给老子腾地方,别不识抬举。”大堂经理被打的有些踉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周西西坐在那里,抬起头看了看他,说:“给你腾地方?你配吗?”她可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她可不怕把事闹大,她最怕的就是没事。周西西一开口,剩下的两个女人就知道她的心思。只听刘畅雨接到:“西西,我耳朵最近出现幻听了,你看这吃饭的时候还能听到狗叫,不成,赶明儿我得去我爸的医院让他那儿的医生给瞧瞧。”莫施然看着演的像真的似的刘畅雨,忍不住笑:“小雨,不是你耳朵幻听了,是真的有只狗在这里叫。”三个人配合地滴水不漏,黄子华被气得脸都绿了。

    他伸手把离她最近的莫施然拽起来,把她的双手反剪在后,扯住她的头发摁在桌子上:“妈的,一群婊子,老子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三个人都没料到他会突然动手,都愣了一下。刘畅雨最先反应过来,看到莫施然因为疼而变得扭曲的那张脸,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子就朝黄子华的脑袋上招呼了过去。“啪”地一声,瓶子应声而碎。黄子华被迫松开手,血顺着他的头开始往下流。周西西赶紧把莫施然拉了过来,看到地上落下十几根被扯断的头发和她被攥红的手臂,她也急了。她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欺负啊,她拿起桌子上那盆酸菜鱼就朝黄子华泼了过去。头上还在流血的黄子华被烫的龇牙咧嘴的,二话不说打开门把他外面的朋友叫了进来,他的朋友自然也是有点背景的主儿,几个大男人把她们三个围在了中间。

    三个人谁都没想到他还带了帮手,而且手机都在包里没在手上,心里一下子就没了底。周西西看了看眼前的阵仗,给了她们俩人一人一个安慰的眼神,开口说:“黄少爷,是吧?今儿的事儿咱就当没发生过,医药费我该怎么给你就怎么给你。我爸爸可是北京军区的师长,要是事闹大了谁也不好收场。”脸上都是血的黄子华拿手抹了一下脸,抬手就给了周西西一巴掌,冷笑着:“妈的,师长?你在这儿吓唬谁呢。我告诉你,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兄弟们,别顾什么怜香惜玉的,给我揍。打死了我兜着。”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三个女人哪里是几个男人的对手。她们几个人虽然练过跆拳道而且还是黑带,但是在这种群殴的状况下压根就发挥不了作用。莫施然都不记得自己挨了多少脚,她只看到有人朝周西西举起了旁边的椅子,想也没想,就扑到了她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