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这是我媳妇儿

    ()    莫施然站在那辆挂着五个二车牌的奥迪车面前,死活不肯再上车。要是再被夏初澈这么捉弄一次,那自己可真就完了。她盯着车牌上那几个二,在心里怨念:你的主人要是真有这么二就好了。夏初澈就那么站在她面前,不说话,不动手,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两个人就杵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直到莫施然的手机响起来。

    她掏出手机,是李辉。可是她不敢接,挂断。打来,再挂断。反复了几次,归于平静。莫施然把手机丢进包里,转头走人。你自己在这里站着吧,姐姐没空陪你玩儿。

    这一次夏初澈倒是没有追过来,他拉开车门,上车发动了车子,在她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她。这里的路他熟得很,清楚地知道哪条胡同可以出去哪条胡同是死胡同。他知道可是并不代表莫施然也知道,她从来不记路,出门连东南西北都不分,是个典型的路痴。所以,理所当然的,她迷路了。

    她不停地在胡同里转来转去,转的一团乱。她知道那个男人就在她后,可是她根本就不想向他开口求助。李白告诉我们,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不就是几条破胡同吗?我就不信我走不出去。她在心里愤愤地想。莫施然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在哪里了,她转来转去,也向路上偶尔出现的一两个大妈大爷问了路,可是她还是没从这个地方转出去。她摇摇头:谁闲的没事儿把胡同设计成迷宫啊,太缺德了。

    手机又一次响起来,莫施然瞥了一眼号码,气势汹汹地朝后那辆魂不散的奥迪走去。隔着玻璃,夏初澈一手拿着手机一边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她刷地一把打开车门,扣上安全带,说:“夏先生,麻烦您高抬贵手,把我从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带出去。”说完闭上眼睛,看也不看他一眼。反正我是你带来的,你负责把我带出去。

    夏初澈笑笑,把手机放下,看她气呼呼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调侃:“吆喂,女侠,你刚刚那股江湖任我闯的气势哪里去了。才几条胡同而已,还能难得倒你一个即将毕业的本科生?你的地理老师要是知道这件事,就算在睡梦中也会被活活气醒的。”

    莫施然睁开眼,瞪着他:“我专业是理科,理科。夏初澈,我毫不怀疑,你上辈子肯定是属蛇的。”

    “哦?怎么说?”夏初澈盯着前面的路,挑了挑眉毛。跟属蛇有什么关系。

    莫施然缩在副驾驶座上,懒懒地笑了一下,说:“因为只要是你一张嘴,就能看到你嘴角那两颗尖尖的毒牙,不停地对你边的人喷洒着毒液。”

    “其实我更喜欢吸血鬼。”夏初澈听了她的话,冒出来一句。

    “什么?”莫施然有些纳闷儿,这跟吸血鬼有什么关系啊。

    夏初澈转头,朝她露出一个笑容:“你不是说尖尖的毒牙吗?不只是蛇有吧,吸血鬼也有。而且我觉得我更符合吸血鬼的特质,美型,冷酷加上高贵的血统和优雅的气质。这才搭配。”他的笑容看起来温暖又纯真,不像是一个整天在商场上尔虞我诈的商人,而像是一个温柔可的大男孩。

    莫施然甩甩头,把刚刚的想法甩出去。大男孩?得了吧,他可是一霸道、无耻、不要脸的混蛋。然后毫不客气地回敬他:“啧啧,夏初澈,你真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人。如果这里有三炷香,我一定会忍不住对你顶礼膜拜的。”

    夏初澈没说话,只是腾出一只手在置物箱里翻了起来。莫施然本来还纳闷儿他在找什么,没一会儿,只见他把一堆东西刷地一下扔给了自己。莫施然低头,看向腿上的东西,是三炷香。她觉得她快呕了。

    夏初澈开口,一脸平静,可是却掩不住他得意的语调:“上个月陪我妈去五台山剩下的,本来我还在想怎么把这玩意儿给打发了,既然你那么想用,我就免费送给你。当然了,我怎么忍心打击你的呢,虽然有折寿的可能,但是看你这么诚心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你的膜拜吧。”说完拿眼角瞥了已经呆住的莫施然一眼,继续说:“别愣着啊,赶紧的。”

    莫施然忍住心里想骂人的冲动,刷地一下打开车窗,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做完也不看夏初澈的那张脸,面不改色地闭上眼继续在座位上养精蓄锐。你以为你是多啦A梦啊你!这车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有啊!她默默地在心里把夏初澈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连他的儿子、孙子、曾孙子都没能幸免。

    整个车里都回着夏初澈得意的笑声,那么的惬意,那么的舒服。每次看到这个小女人吃瘪,夏初澈都会莫名其妙地高兴。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