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出走未遂

    ()    “Youarenotalone…”一阵阵英文在寂静的车库响起,夏初澈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的手机没有彩铃啊?!贴近耳朵的手机发出的声音是正宗通话的“滴滴”声,那这声音是哪里来的?!他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寻找声音的来源。没错,车底下,声音是从车底下传出来的。他俯下,就看到那里有一个女人正手忙脚乱的拿着个手机想摁断来电。那个女人不是莫施然是谁?!

    “你给我出来。”一声炸雷在莫施然的耳边响起,她歪过头,就对上了夏初澈那双愤怒的眼睛。她不不愿地从车底下慢慢地爬出来,早在兜里的手机不在意料之中的突然响起来,她就知道自己死定了。她在心里狠骂自己:莫施然啊莫施然,你丫真是个笨蛋,你怎么就忘了关机呢?你说就算你忘了关机你也应该把手机设置成震动啊!笨!

    夏初澈一把把她从车底下拽起来,扯着她朝客厅走去,哪里有刚刚抱她的那股温柔劲儿?!他毫不客气地把她扔在沙发上,朝她吼:“你***是不是疯了?躲车底下,你他妈就不怕我刚刚开车压死你!”他心里一阵阵的后怕,要是刚刚自己真的把车子发动了,那莫施然?!他不敢想。

    莫施然看着冲她大吼的夏初澈,一下子就恼了。靠,QJ了自己的是谁?在警察局威胁自己的是谁?不顾自己的想法把自己拖来这里的又是谁?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冲我喊?她站起来,冲他冷笑:“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你心里巴不得我死呢吧,我死了你就安心了。”她看着慢慢变脸地夏初澈,顿了顿,继续说:“啊,不对,我说错了,你这样的畜生是没有心的。”

    夏初澈满脸寒地盯着莫施然,眼神恨不得在莫施然的上剜出两个窟窿,在她没反应的时候,突然就抬手给了她一巴掌。莫施然整个人被打翻在沙发上,长发遮住她的半张脸,看不清楚表。张嫂和管家尴尬地站在一旁,也不敢上前。他们头一次见他们家少爷带女人过来,更是头一次见他们家少爷发这么大的火。夏初澈看着倒在沙发上的莫施然,冷冷地开口:“莫施然,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你有本事就给小爷作。”他转冲呆立在一旁的张嫂交代:“给她找件衣裳换上,给我看好了。”说完就气呼呼地上了楼,关上门时那巨大的声响在楼下也听的清清楚楚。

    夏初澈心里这个气啊,自己活了二十八年头一次为了个女人愧疚,头一次为了个女人担惊受怕的,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他扯掉自己的衣服,把自己整个人摔进里。莫施然,你不是折腾吗?得,那你就可劲儿地折腾,你咋咋滴,小爷不陪你玩儿了。

    张嫂见自家的少爷头也不回的上楼了,赶紧走到沙发上把还倒在那里的莫施然搀起来,看到莫施然白皙的脸上那明显的五个手指印,赶紧叫管家去拿了冰块和毛巾出来。

    莫施然脸上火辣辣地疼,一丝腥气从她的嘴角散发到整个口腔,不用看也知道流血了。旁边的张嫂用毛巾裹了冰块轻轻地敷在她的脸上,跟她说:“姑娘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我们家小少爷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唉,他在五岁的时候才和夫人一起回到这个家,这家里人都觉得亏欠他们母子俩,所以这子打小就有点任。你就顺着他一点,别说让他发火的话,这孩子,其实是个好孩子。”

    莫施然看着旁边五十多岁的张嫂,眼睛酸酸的,眼泪一滴一滴打在早已变得脏兮兮的裙子上。张嫂看到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慌了:“哎呀,我是不弄疼你了,你别哭啊。”

    莫施然拽着站起来的张嫂,用另一只手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冲她笑着说:“没有没有,我就是想我妈了,她对我可好了。她如果还活着的话,也应该跟您岁数差不多了。”

    张嫂看着坐在沙发上半边脸颊还红红的莫施然,坐回去抱住了这个看着坚强的小女孩。莫施然缩了缩鼻子,这个怀抱有妈妈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