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李辉

    ()    夏初澈生气了。这个消息不到半小时就传遍了公司的上上下下。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本来应该是每天九点才会到的夏总今天破天荒地八点半就出现在了公司的大门口,他那辆黑色的奥迪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停在那里。要知道公司的门口不能停车可是他夏总亲自颁发的圣旨,前阵子来公司谈生意的一个客户不知道这个规定,因为赶时间就没去停车场而是直接把车停在了门口。夏初澈当时愣是在会议室盯了人一个小时一句话也没说,把人客户弄得不知所措。后来在旁边秘书的提醒下才知道是因为车的事,他仗着自己来签合同的份,无所谓地说了一句话:“不就是因为辆车吗?停在门口怎么了?”夏初澈差点没把桌子上的烟灰缸砸在他的脑门上,如果不是助理死命拉着的话。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门口就是门口,那可是一个公司的门面,拿几辆破车堵在自己的门面上算什么事儿。”可是今儿,他自己的车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在他的门面上耀武扬威。

    秘书小王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听着里面夏初澈教训下属的声音,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这是她沏的第三杯咖啡,第一杯他喝了一口说太苦直接连咖啡带杯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第二杯被他泼在了开会迟到却连句道歉都没有不停地在总裁办公室里搔首弄姿的人事顾问上。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黑咖啡,她是真的怕现在进去夏总会把自己亲手沏的咖啡泼在自己的上。

    “你在这儿干嘛?怎么不进去?”陈子轩一下电梯,就看到夏初澈那个办事干练的秘书兼助理王一欣站在办公室前踌躇不定。王一新用一种救世主的眼神盯着突然降临在自己后的陈子轩,很假的笑道:“陈少,麻烦您把这杯咖啡给总裁拿进去,刚刚底下的人叫我,谢谢你。”说完把手里端着的咖啡朝他手里一塞,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地朝电梯走去。

    陈子轩不明所以地拿着手里的咖啡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的状况,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王一欣头也不回匆匆忙忙地就走了。那哪里是走,明明是逃。他看到夏初澈的目光刷地朝他看过来,如果他的目光真的能像刀子一样切开人的皮,那么陈子轩现在早就血流成河了。他和夏初澈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自然看得出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可是他也不能就这么退出去,只得硬着头皮向旁边的沙发走过去,脸上满是痛苦。

    夏初澈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公司各个部门的主管和坐在沙发上猛喝咖啡的陈子轩,说:“你们先出去吧,把你们手里的事都做好。还有,Tina,去财务部把你的工资结了,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告诉他们多给你三千块,算是对你衣服的补偿。”十几个人听了他的话,赶紧把地上散落一地的资料收拾起来朝门口走去。路过陈子轩的时候,全都用一脸感激的表看着他。陈子轩默默地在心里说:你们是解放了,我死定了。

    夏初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朝陈子轩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说:“陈老三,如果我没看错,你手里端的可是我的咖啡。”

    陈子轩站起来,嬉皮笑脸地朝他说:“靠,哥哥,我大早上的不睡觉专门跑过来看你,喝你杯咖啡还不行啊。”

    他看了陈子轩一眼,翻开手里的资料,说:“别跟我说你是特意来关心我的,说吧,有什么事?”

    “得,看看你说的,好像每次我都有目的似的。我今儿就是来看看,喝了那么多酒的夏大少爷酒醒没有。”陈子轩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说。

    夏初澈头也不抬地回道:“你什么时候见我喝醉过?”语气坚定的让陈子轩误以为昨晚喝醉一直大声嚷嚷的那个不是他似的。

    陈子轩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啧啧,你就装吧。别说夏初澈,你不是为了昨儿那个粉红色的小女生吧…”他的后半句话被抬起头对他发出慑人眼神的夏初澈给噎了回去。

    夏初澈扔掉手里的笔,没说话。他心里这个气啊,他被昨天莫施然的突然出现刺激了,他被昨天晚上莫施然那两个耳光刺激了,他更被今天早上闭着眼睛跟一男人接吻的莫施然给刺激了。这个死女人,看她缩在那个男人怀里享受的模样,他就气得想骂人。

    他看了看陈子轩,说:“陈老三,你不是闲的没事干吗?哥哥给你派个活儿,给我一份莫施然的资料。听清楚,我要全部。”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