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漫长的夜

    ()    “嗯”莫施然哼了一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睁开了眼睛。“啊,啊,啊…”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头顶上飘着两颗人头,披头散发的,吓得一阵尖叫。

    周西西迅速地伸出手掐住她的喉咙:“女人,你给我闭嘴。”莫施然被掐得直翻白眼,伸手把周西西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她不停地咳嗽:“这大早上的,你们拍恐怖片吗?还有你,周西西,你不是一温柔优雅的大小姐吗?你刚刚掐我用的劲让我以为你是一练拳击的专业运动员。”说完继续冲她们两个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周西西破天荒地没有因为她充满讽刺的语句而翻脸,而是直直地看着她,眼睛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显得特别吓人。

    莫施然莫名地哆嗦了一下,看看旁边的刘畅雨,得,跟周西西一个表。她伸出手拍拍两个人:“嘿,两位姐姐,你们昨天是见鬼了还是做噩梦了?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没东西吧?”说完她抓起旁边的镜子。恩,除了头发有些乱,嘴唇有点干,脸上没刻着一朵花。

    她不明所以地瞪着两个“发神经”的好友,刚想说话就听周西西幽幽地开口了:“莫施然,你丫的跟我说清楚,你昨天和夏初澈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施然看着刘畅雨的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就像是饿了三天的黄鼠狼突然看见一只母鸡招摇过市地走在大街上,而且这只母鸡没有毛。她坐在上,伸手抓了抓自己本来就有些乱的头发,说:“没怎么回事啊,不就出去吃了一顿饭。”

    “不就吃了一顿饭?”周西西开始尖叫。她昨天晚上看莫施然的样子在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夜里一点的时候,收到陈子轩的短信。说是夏初澈拉着他在酒吧喝酒,而且喝多了在撒酒疯。撒酒疯?天呐,周西西真的想象不到夏初澈这个样子。

    她从小认识他,小时候总是调皮捣蛋,到处惹是生非。后来被他父亲送去部队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冷淡、睿智、而且做什么事都很有耐心,尤其是接手了公司之后,他整个人变得更加冷酷。也只有跟他那两个发小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恢复以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副痞子相。她一晚上都在想这件事,实在睡不着就跑到刘畅雨的上把她摇醒研究这件事。也就有了莫施然早上见鬼的乌龙事件。

    莫施然看周西西的行为有些激动,怕她一激动再伸手掐自己,小声地说:“我,我只不过给了他两巴掌。”

    “什么?你打他了?还打了他两巴掌?我的祖宗。”周西西听完她的话用手紧紧抓住自己前的衣服。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夏初澈那么反常了。夏初澈长这么大,估计从来没有吃过什么亏,当然他老爸动手肯定不算。哪一次谁惹了他,都会得到他加倍的报复,不仅因为他家里的势力,更是因为他本人不到黄河不死心、不打回来不姓夏的谬论,每一次都是他占尽便宜。

    以前小时候如此,现在在生意场上更如此。在北京城的生意场上无论谁提起夏初澈,都会摇摇头伸出大拇指,这个人不仅具备一般商人的,更重要的是狠,一点翻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留。他居然被打了?!周西西瞬间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以夏初澈的疯劲儿,要是较起真儿来十个莫施然也不是对手。

    她看着一脸无辜的莫施然,摆摆手,掏心掏肺地说:“姐姐,你以后离他远一点,这个人咱惹不起,知道吗?”

    莫施然看着周西西一脸苦恼的表,心里有点怕了。虽然自己的父亲是市长的秘书,也是市长最器重的人,但是她还知道周西西和陈子轩家里都是些什么样的背景。直接联想一下,便能猜到夏初澈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她心里暗暗有些责备自己太冲动了。但是随即又释然,是他先欺负自己的,自己只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