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背后有人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阙上心头 书名:注定邂逅
    ()    “什么?忆蔓当年出车祸是你干的?”

    李父不置信的看着儿子。

    李乐一脸懊悔,说,爹地,我也不想那么做的,可当时忆蔓威胁我要与我解除婚约,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我担心李氏因此而受到波及,才不得不那样做的!

    李父摇头,说,你不知道,你这样做,虽然让李氏暂时躲过了一场危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张浩天是什么人?如果他知道事真相后,能放过我们吗?我们的下场会更惨,你懂吗?

    李乐简直要跪下了,说,我知道,所以找您想想办法呀,爹地,您在商场上不是被誉为小诸葛吗?您一定能想到一个万全之策的,对吗?

    李父脸色凝重,说,你刚才说,当年忆蔓出车祸后,你看见她失血过多昏迷以后,才把她推下山崖的?你能确定,整件事发生时没有一个目击者?

    想起一直尾随他们的孟娜,出事后她便没了踪迹,直到前些子张浩天生宴上陡然出现,李乐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李父的脸色更沉,说,这么说,现场还有其他人?

    李乐浑一颤,说,是的,但那件事以后,她没再出现过。可是……

    李父目光晦暗,说,可是什么?

    李乐不敢看父亲的眼睛,垂下头,说,她前些子出现了……

    李父僵直着体,目光更加深不见底,说,她就是你造成你与忆蔓闹别扭的人吧?忆蔓见过她吗?

    李乐简直想找个地洞了,说,在张伯父的生宴会上见过。

    李父目光冰冷,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狠很给了李乐一耳光!

    李乐哭丧着捂着被打的脸,说,爹地,我现在该怎么办?

    李父脸上闪过一丝鸷,说,你想怎么办?

    李乐怔怔的看着父亲,说,亡羊补牢。

    李父双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手指关节泛出青白,说,怎么补?

    李乐唇畔滑过一丝冷笑,说,斩草除根,以除后患!

    李父冷哼,说,你就不怕再一次出现背后有人的况?

    想起这段子张家所发生的一切,李乐不觉脊背一凉,一种从未有过的寒意顿时蔓延到全,说,爹地,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父目光中带着他读不懂的东西,说,你认为,忆蔓还是从前那个忆蔓吗?

    李乐再次一怔,说,孩儿不明白爹地话中的意思。

    李父目光咄咄看着他,说,难道你就从来没怀疑过,忆蔓可能是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

    李乐不由想起忆蔓苏醒后的种种不寻常来,没错,她失去了记忆,可她还是自己所认识的忆蔓啊,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两个忆蔓呢?

    两个忆蔓?李乐想起了在中国时发生的一系列奇怪事件,在汶川大地震纪念墙前,那个与忆蔓不曾谋面的赵洪波曾把她当成了他的未婚妻顾明月!后来李乐才知道,顾明月在一年前的大地震中罹难了!回想起忆蔓苏醒的子,也就是在大地震之后……张浩天生宴会上赵洪波精彩的亮相,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忆蔓而来?难道忆蔓一种可怕的推论在脑子里出现了,李乐不由浑颤抖起来。

    李父直视着儿子的目光,说,你在害怕什么?

    李乐一股跌坐在椅子上,不置信地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她明明就是忆蔓!怎么可能……

    李父一脸平静,说,怎么可能是赵洪波的未婚妻顾明月?

    李乐震惊的看着父亲,说,您是怎么知道顾明月的?

    李父看着儿子,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从小就教你不管遇见什么事,要多动脑子,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

    李乐惭愧的看着父亲,说,爹地教训的是,可是孩儿一点不明白,既然现在的忆蔓是顾明月,那真正的忆蔓去了哪里?

    李父眉宇微锁,说,死了!

    死了?李乐差点从椅子上滑落到地上,双手使劲掐住椅子两边的扶手,说,原来,我一直被张家蒙在鼓里,他们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

    李父淡淡看了儿子一眼,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忆蔓至今仍未苏醒,一直靠药物维持着生命。你应该明白,张家这么做,只有一种解释,找到当年发生车祸的真相!

    回想起车祸后忆蔓那双一直瞪着自己的眼睛,李乐顿时浑冰凉,说,爹地,救救我,

    李父微微一叹,说,孩子,你这次的祸闯得实在太大了!你与忆蔓从小一起长大,张浩天对忆蔓是捧在手里怕捏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星星从来不给月亮,你怎么就不想想这么做的后果!

重要声明:小说《注定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