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未解之谜 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阙上心头 书名:注定邂逅
    ()    苍茫的山林间,松涛阵阵,溪水潺潺,孤鸟哀鸣。顾小蔓与女儿顾明月的墓紧挨在一起,宛若一对相互偎依的母女。

    高立行心复杂站在前两座坟墓前,看着墓碑上的顾小蔓的照片,高立行有些恍惚,虽然那是一张30多年前的老照片,但照片中那张温柔明快的笑脸,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墓碑上刻着“母亲顾小蔓之墓”,立碑人是“女儿顾明月。”

    高立行将一束思念菊放在墓碑前,恭敬地磕了几个响头,跪在墓前,说,伯母,我叫高立行,替远在新加坡的张伯父来看您了,这些年来,伯父一直很想念您……他让我转告您,他对不起您,请你原谅……

    随即,高立行来到顾明月的墓前,当他看见墓碑上顾明月那张照片时,差点晕厥过去。高立行不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那的确是让他震惊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人不是别人,是他熟悉的张忆蔓!

    顾明月的墓碑上怎么贴着忆蔓的照片?

    墓碑上刻着“顾明月之墓”五个大字。落款是一长串名字,父亲马俊杰,哥哥马杰,未婚夫赵洪波。

    看来,墓碑上的照片应该是顾明月的,她只不过长得像张忆蔓罢了。

    高立行一头雾水,顾明月的父亲姓马?她随母姓,这究竟怎么回事?

    当他的目光落向碑上的祭文时,目光中有一种刺痛的感觉。那是纳兰德的一首“秋夕信步”: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薄转是多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很显然,这应该是顾明月的恋人借此表达对她的思念之。那么,那个男子会是谁?当他目光再次投向墓碑时,又一次看见赵洪波的名字。

    赵洪波,洪峰集团董事长赵洪波居然是顾明月的未婚夫!

    高立行终于明白赵洪波为什么对初次见面的张忆蔓那么上心了,原来,顾明月与张忆蔓长得一摸一样!难道,他把忆蔓当成了死去的顾明月?

    世间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顾明月与张忆蔓有什么关系吗?难道,她们是多年不见的双胞胎?

    高立行将张忆蔓与顾小蔓和顾明月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忽然发现一个令他吃惊的现象。一个大胆地推测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张忆蔓是顾明月的孪生姐妹,她们同是顾小蔓的女儿!那么,张浩天与顾小蔓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抚养她的女儿,又给孩子取名忆蔓?忆蔓,回忆顾小蔓,是这意思吗?

    所有的疑惑似乎已经解开,又似乎更加复杂。

    高立行拿出相机,拍下了两座墓碑上的照片。

    高立行的电话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张浩天手捂口,手中的电话差点掉到地上。

    电话那端的响声令高立行十分担忧,他连叫几声伯父,张浩天这才缓过劲来,悲叹一声,说,小蔓和明月都不在了?你去拜祭过她们了?你确信没弄错?

    高立行沉重地叹了一声,说,是的,我亲自去的墓地,还拍了照片。不过,我发现一个奇怪现象。

    张浩天有些不安,说,什么现象?

    高立行沉吟片刻,说,伯父,从顾明月墓碑上的照片看出,她与忆蔓长得一模一样。我很好奇,世间竟有如此像的两个人?

    张浩天似乎一点不奇怪,说,她们本来就是孪生姐妹,有什么好奇怪的!

    尽管有心理准备,高立行依然大吃一惊,说,什么?孪生姐妹?那忆蔓怎么会在新加坡长大?

    张浩天显得十分疲惫,说,立行,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你要的答案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高立行浑一个激灵,说,伯父,你的意思说,忆蔓其实是……

    张浩天脾气暴躁地打断他的话,说,别胡思乱想,我什么都没说!

    高立行不置信地摇头,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天,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难道我们以前的一切都做错了?我都干了些什么?

    张浩天沉默片刻,说,立行,你要记住,忆蔓就是忆蔓,她是我的女儿,明白吗?

    高立行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令他震惊的事实,顾明月与张忆蔓是孪生姐妹。他嘴唇哆嗦,说,伯父,你这么做,是为了找到凶手吗?

    张浩天长叹一声,说,立行,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我不曾隐瞒你什么,你应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对吗?

    高立行沮丧地放下电话,苦笑着摇头。

    当所有的事件串联在一起后,高立行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那一刻,他忽然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感到羞愧万分,一种从未有过的负罪感如千万只蚂蚁啃噬着他的体,令他疼痛难忍无法动弹。

    未完请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注定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