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真假难辨 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阙上心头 书名:注定邂逅
    ()    回到酒店,张忆蔓把自己关进房间,不让任何人打搅。就连李乐几次敲门,也碰了一鼻子灰。

    踢掉高跟鞋,张忆蔓用力地揉着酸痛的脚,自己本就不适合穿高跟鞋,可是为了东奥集团在中国这个投资项目,她不得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强者,带着一帮大男人在商场上搏杀。

    放好洗澡水,把自己全浸泡在满是泡泡的浴缸中,闭上眼睛,好希望能洗去全的疲惫和那些模糊的记忆。可是,有些原本消失的记忆,总会见缝插针地重新勾勒出往昔的影子。

    似乎,从昨天在思念强遇见那个名叫赵洪波的男子起,她的人生开始有了新的转折。可是,这与自己有关吗?还有刚才在洪峰集团会议室,那个贸然闯入的女子,气势汹汹指着自己叫顾明月的名字,虽然她声色俱厉喋喋不休,但那张委屈慌张的脸却掩饰不住内心的虚弱与害怕。赵洪波口中那个明月,原来叫顾明月,可这与自己有关系么?还有那个自称是明月哥哥的马杰,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把自己当作顾明月?

    自己会是顾明月么?

    当然不是!

    张忆蔓摇头微笑,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新家坡人,怎么会与那个什么顾明月有关呢?

    唉,那个顾明月,真是一个难解之谜。

    张忆蔓再次闭上眼睛,想起来中国之前与父亲的那次对话……

    ……

    花园城市新加坡。

    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附近一幢豪华别墅。

    面对女儿主动请缨前往中国参与项目合作事宜,张浩天兴奋又不安。兴奋的是,女儿将回到张浩天阔别27年的故乡继续他的事业,不安的是,心中埋藏多年的秘密生怕因她这次中国之行昭然若揭。

    去年的那次事故后,让他对失而复得的女儿更加珍惜。

    面对女儿,他不愿再隐瞒下去,可又怕她知道事的真相后无法接受,他不能再次失去她。

    张忆蔓看着父亲,说,爹哋,你不希望我去,是吗?你不相信女儿吗?

    张浩天慈地看着女儿,摇头,说,不是,你的体还没康复,我担心你旧病复发。

    张忆蔓看着父亲,说,爹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自从生病后,我感觉一切好混乱,以前的事好像全部从记忆中抹去了一样,有时候又模模糊糊的,想要记起什么,可总是一片模糊。

    张浩天看着女儿,说,孩子,你都记起了些什么?

    张忆蔓摇头,说,我记得爸爸小时候背我的景,有妈妈……还有学校的同学……

    张浩天长吁一口气,说,这样吧,孩子,我让立行给你做个全面检查,如果你许,我就批准你的中国之行。

    张家书房。

    高立行心事重重看着张天浩。

    张天浩目光炯炯看着他,说,立行,怎样?

    高立行摇头,说,她的记忆还是模糊的,仿佛从前的一切都从脑子里抹去了一样。伯父,您还记得她病后醒来的景吗?

    张浩天点头,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不记得我。

    高立行点头,说,伯父,我有一种感觉,她是受到某种刺激后,强迫自己忘记某些不愿意记起的事

    张浩天吃惊地看着高立行,说,你的意思说,她是强迫失忆?

    高立行点头,说,是的。

    张浩天心事重重看着他,说,那我们怎么办?

    高立行微微一笑,说,尽管失去记忆,可我发觉她思维清楚,逻辑分明,我有个大胆的建议,不知您能否采纳?

    张浩天纳闷地看着他,说,什么建议?

    高立行看着他,说,催眠治疗。用我们的方式,帮她找回属于忆蔓的记忆。

    张浩天怀疑地看着他,说,可行吗?

    高立行有成竹看着他,说,伯父,难道您还想再一次失去您的女儿?

    张浩天目光深沉看着他半晌,说,立行,这件事,事关重大。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高立行点头,说,我明白!

    张浩天目光中带着一股杀气,说,我一定要找到那个谋害忆蔓的凶手,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高立行平静地注视着张浩天,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伯父。

    张浩天期待地看着他,说,中国的工作,你已经辞掉了吧?

    高立行点头,说,是的伯父,一切都已办妥。

    张浩天的手沉重地放在他的肩上,说,立行,如果忆蔓再去中国,我希望你能一起陪同。

    高立行有些为难,说,不是有李乐陪她吗?我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张浩天摇头,说,李乐虽然聪明,但不成熟,忆蔓边需要一个稳重的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况且,你答应过我,对她的病负责到底,你也保证不让她发生任何意外。

    高立行还是有些犹豫,张浩天果断地看着他,说,这几年你在中国大陆工作,对大陆的现状十分了解,你是最佳人选。

    张浩天的语气不容辩驳,高立行找不出推辞的理由。

    未完请待续,请关注我的另一部小说《无悔》。

重要声明:小说《注定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