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月红仔细地想了想,她给金生回了个信息:“生哥哥,我想我们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再这样下去也不适合了。我已经考虑很久了,我们还是结束了这样的关系吧!人家说;有一种叫放手。如果,你真的就放手吧!我们不做人,也可以做朋友啊!”

    收到月红的信息,金生的心里很烦恼,他马上给月红回了个信息;“红妹!有一种叫放手,那是懦弱的说法。因为有人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找了个借口。这你也相信啊?我只知道,有一种叫追求。如果,你一定要结束我们的感,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但你要记住,我们已经经过了七年。我是放不下的。”

    月红看着金生的信息:“那又怎样呢?我毕竟有个家,我最终的选择是家。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了,我决心结束她”?

    看着信息,金生的眼角已经很潮湿了,他给月红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不会放弃我的。永远不会放弃。我想明天再去见你一面,好吗?”

    “不好。你来了我也不会去见你的。”月红的回答很坚决的。

    金生久久地看着月红的信息,他对自己说:“不管她见不见我,明天去平海再说”。

    十月的江南,景色谊人。坐在大巴上金生没有心,去欣赏那车窗外的美丽景色。他的心中忐忑不安;月红是不是真的不会去见他?还有会不会再碰上象前次一样的事?

    时间在他的思绪里,很快就过了。车子到了平海。金生跳下车,看着这熟悉的街道,这熟悉的站台,他轻叹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快到中午的十二点了。他叫了辆黄包车,先到快餐店,吃饭了再说。

    走进熟悉的餐厅,那服务员也认识他了,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您又出差来了啊?里面坐。”

    金生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说:“老规矩,还是给我上七元的快餐”。

    不一会儿,饭菜来了。金生把包放在桌上,拿出手机给月红发了个信息:“红妹!我已在平海,在你们店的斜对面的快餐店吃饭。等会我会去你们街前的”安宁寺“。我会去上香拜拜菩萨,你能过来吗?我们见见面,聊一聊的。看过你,我下午就回去了。”

    月红收到金生的信息,对金生的到来很是不解;给他说了,叫他不要来,来了我也不会去见他的,还来?她想了想,给金生发了个信息:“我不会去见你的,我说过我们结束了,你还来?我要关机了,你不要再给我发信息、打电话了。他现在每天都在店里的,你也不要到店里来找我。”

    收到月红的信息,金生的绪很低落。他匆匆扒了两口饭,就不想吃了。走出快餐店,他远远的望着朝旭街的西端,那“雪美人”服装店隐约可见。他拦住一辆黄包车,对车夫说:“你慢慢的沿后面的街边骑吧”!

    黄包车骑的很慢,沿着月红店的那面骑过去。渐渐的店面出现在金生的眼睛中。店里月红正坐在写字台前,捧着茶杯。和坐在她旁边的成国说着什么。金生一见心里一酸,他往黄包车的里面靠了靠,对车夫说;“好了,现在去‘安宁寺’吧!”

    到了寺门口,金生买了香和蜡烛。来到如来佛的神像下,他跪下来祈祷着;菩萨,前年我来许愿,保佑我和关月红长长久久,永永远远。可是,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守候着我的承诺,我的!菩萨,天理不公啊!

    说着说着,金生流下了眼泪。他恭敬地向菩萨磕了几个头。然后站起来抹去眼泪,走到化缘箱前,摸出五十元钱,塞人箱内。就向寺外走去。

    来到穿城的溪水河边,金生看看回去的时间还早些。他跨过小桥,来到了亭子楼的大茶坊。那老板娘一眼就认出了他:“哎哟,小哥,你已经有很久没有来了哦!看你的头上多了这些白发,生意一定越做越大了。”

    金生淡淡的对老板娘笑了笑:“有没有好点的龙井啊!”

    “有,有。”老板娘回答说:“不过,如果喝龙井就不是一元一杯的大碗茶了。那要十元一杯的”。

    金生点了点头:“应该的,不贵。快泡来吧!”。

    坐在回程的大巴上,金生的心里很是失落。和月红从相识、相知,到相,这六、七年来,金生第一次到了平海,没有见到月红。从月红坚决的语气和行动来看,她是真的想了断这份感了。金生想着,他看着车窗外那沿路熟悉的景色,心中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在站台的远端,那大花坛的边上,有一双已经目送着大巴的远去。久久的,月红看着大巴远去的方向,轻叹了一声:“生哥哥,对不起啊!我是真的很你,可我已经拖了你七年了,如果我再不下决心和你断,真的要害你一生了”

    第二天早上,金生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他无心去看车间的生产和装配。在他的脑中一直出现月红的影子。老陈走了进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金生坐正了位子,递了根烟给老陈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到这里来了啊?”

    老陈笑笑说;“昨天看你回来时无精打采的,今天就和你来聊聊天。”

    “哦。”金生站起来,给老陈泡了杯茶:“你想说什么?”

    “老张啊!我是你的老板,又是你的朋友,所以有些话,我想和你说说”。老陈对着金生认真的说;“平海的那个女人又不漂亮,你看她的肚子都那么肥的,有什么好的呢。既然人家说要结束那就结束啊!凭你的人,还会找不到好的女人吗?我把这工厂交给你打理,是对你的信任。只要你把这工厂管好了,我钱不会给你少的。有了钱你还怕没有女人来啊!”

    金生看着老陈说;“这我知道,但如果没有她当初对我的帮助和关,就没有了我今天的存在。我的一生是永远不能忘记她的。我愿为她孤独一生的。”

    老陈感到很不理解:“你在说什么啊?你这样有什么好处呢!如果你真要感谢她,就应该好好的工作,挣了钱以后去报答她才对啊!”

    金生没有答话。老陈把椅子拉到他的旁边说:“你看那天和我们一起去平海的那个女人怎样啊?”

    “不错啊!年纪轻,人也长的不错。怎么啦?”金生问老陈。

    老陈神秘的说:“那天,我们从平海回来后,她问我了你的况。人家对你有意思啊!”

    “对我有意思?”金生指指自己的鼻子。

    “是啊!那女的现在也闲在家里没有事做,那天从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向我打听你的况,她前二天给我说了,想到这里来上班的,我已经答应她了。你看怎样?她既然有这个心,你就要把握机会啊!”

    金生说:“什么意思,要我接受她?不可能的。我已经因为月红是个有家的,吃够了苦。再弄个有家的人,我傻啊!再说,现在我们厂里的工人已经满了,再加一个人也没有意思的,这不是浪费钱吗?”

    老陈站起来说;“我是为了你好,我怕你一时心里的空虚而难过,所以给你找个机会,让你过渡一下。以后,看到好的女人,就提个媒成个家。这不是过去了吗?你何必死钻牛角尖呢?”

    金生站起来,拉住老陈,“你不要急着走啊!你的好心我知道。你也不要生气!我可以试着改变自己的。但你说叫那女的到这里来上班,你让我安排到那里去啊?”

    老陈笑笑:“我气你什么啊!那都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想怎么样你自己决定了。那女的我已经同意了,她明天会过来上班的。这工厂现在我交给你在管理,你想怎么安排她就怎么安排她,人是一定要来的。我走了,那模具厂现在又有几个新模要开,我要去看着的。”

    把老陈送出办公室,看着老陈的车远去,金生走回办公室里坐下,他的考虑下,那女的来了应该到摆到那里的。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