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第二天,天下着雨。九月底了,金生也到了要拆手上石膏的时候了。金生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右手还挂着绑带。小车的后排坐着个年轻的少妇。金生问开着车的老陈;“都说好了吧?”

    老陈点了点头:“恩,没有问题的”。

    金生说:“现在过去还早的,到了那里,我先去拆了这石膏,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吃中饭。这样好吗?”

    老陈笑笑说:“我是车夫,怎么样你安排吧!”

    车到平海,刚过九点。他们先来到了以前金生看的中医院,拆了石膏后,又复查了下。医生说伤口恢复的很好。

    走出医院,金生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可以吃饭了。于是,他就带着老陈和那个少妇,来到以前经常吃的快餐店吃中饭。

    点好了菜,拿了饭,坐下来后,老陈问金生:“你不给你的月红打个电话,叫她一起来吃点快餐的,顺便我们也可以碰下头,再计划一下的”》

    金生看着老陈说:“有这个必要吗?”

    “有啊!她不配合,我们怎么演戏啊!”

    金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十一点了。现在正好是成国的做饭时间,打电话应该没有问题的。于是,金生拔通了月红的电话。

    接到金生的电话时,月红一个人站在服装店的门口,看着外面的雨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也许是因为今天没有生意。也许是因为昨天和金生打过电话后,再也没有收到金生的信息,心里感到不安。也许还有什么事。反正月红是说不出来。手机响了,她一看是金生打来的,就马上接了起来。

    “红妹!今天我来平海拆了手上的石膏,医生说恢复很好的。现在我和老陈在你们店的后面的街上吃快餐,你能一起来吃些吗?”

    听到金生他们来了,月红的心里往下一沉,她连忙问:“就你们两个人吗?”

    “不是的。还有个女人和我们一起来的”。

    金生不说什么计划,但他对月红说有个女人带过来,月红一听就明白了,金生是想在今天实施他的计划了。因为,金生给她详细讲过计划的内容,这女人的个关键的人物。月红想了想说:“我不过去了,现在他在做饭,店没有人看的。生。你是不是再考虑下,要不要这么做?”

    金生听月红这样说,心里很不开心,他淡淡的说:“我们人都来了,还考虑什么啊?”

    挂掉了金生的电话,月红的心里很乱,这里是自己的老公,说实在的,他很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月红的事。那里是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人,为了自己牺牲了近七年的青,苦苦的守候着对自己的。她不知道怎样做才好。

    成国拿下的饭菜来,叫月红吃饭了,月红才有了决定,不配合金生的计划,也不破坏他们的行动,看况再说吧!

    她坐在桌边的凳子上,边吃着饭边对成国说:“马上要到月底了,我们那边出租的房子也该去看看了。今天天下雨,也没有人来的。要不下午没有事,你过去看看怎么样?”

    成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下午,可能雨还要大的,我明天去看吧!”

    月红看看他想;我是不想你在店啊!免得落入了他们的圈。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恩,随便你了。这样好了,下午雨大了,没有事了,你就上楼去看看电视,顺便整理整理房间的。下面我一个人就够了。”

    成国笑着说:“整理房间是你们女人的事,还是我在下面看店,你去整理吧。”

    月红摇了摇头,我就在这里,我今天很想做生意的。如果等下有什么生意的让我去做,你不要和去枪啊!“

    成国听了月红的话,真的觉得很好笑,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和我抢着做生意;“好啊!如果有生意来,我和你抢,我就看你做的,学习学习!”

    月红放下碗,很认真的对成国说:“说定了哦!”

    下午,雨越来越大。老陈把车停在了“雪美人”服装店的斜对面。金生看了看时间,一点了。他对老陈说;“你们慢慢的从街边走过去吧,有什么事打我的电话,我不下车了,他们认识我的。”

    老陈对那少妇说:“我们走吧!”

    这少妇是老陈的模具厂,一个工人的老婆,闲在家里没有事做。听老陈叫她帮下忙,办个事,就满口答应了。因为,老陈说事成之后,给三百元的好处费。

    老陈和那少妇一起走进“雪美人”服装专卖店。月红就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你们买衣服吗?我带你们看看”。

    老陈看了看月红,又看了看坐在后面桌边的成国,笑着说;“我们随便看看”。

    月红不认识老陈,因为老陈只有去年下半年时,送金生来过一趟。那次是晚上,还在原来的“雪美人”店的时候。当时金生进店去了,老陈并没有下车。等月红送金生上车时,根本没有看清老陈的样子。所以月红并不认识老陈的,但她知道,这两个人一定是和金生一起的人。因为,老陈刚才说;我们随便看看时,口音告诉了月红,他们来了。

    那少妇不久就看中了衣服,她要求去试衣间,试穿看看好不好。月红把她送进了试衣间。不一会,那少妇就外面拿皮尺。过一会又要划粉。月红走进走出的给她拿了过去。

    老陈一看,月红订住了那少妇,根本没有办法把成国骗进试衣间去。他走到了门口给金生打了个电话;“老张,她根本不配合我们,还把那女的看死了,我们没有办法把她老公骗进试衣间去。”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