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金生沉陷在愤怒中,他没有想到月红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完全被激怒了:“你骗我怎样,怎样,现在又要我摆正位置。我有过你离婚吗?我孤独地苦苦守了六年多,从没有去想过其他的女人,难道我只要求你和他分。就太过份了,就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了?”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月红也很气愤:“你付出了很多,我付出的少吗?我什么都给了你,你给了我什么?”

    金生的火已经烧到了心头:“你说什么,我有什么给你了?我是没有东西买给你,可我在这六年来抛弃了所有的一切,把全部的,全部的都倾注在你的上,你难道不能够体会吗?”

    月红沉默地听着金生的咆哮,她从未见过金生有这样的愤怒,根本不像个斯文人:“你除了跟我要钱,我根本感受不到你给了我什么?”月红也愤怒的说。

    金生听到月红这么说,他像失去理智一般:“好!对!你可以这么说,如果你这么想,那么我们就同归于尽好了。你就这样地骗着我,说什么,什么恋的,你不过是拿钱在买我的感,玩弄我的感。”

    月红也被激怒了,说她在玩弄他的感:“你自己说过,愿意做我一生的人,人就是在一起时的开心果。我不会离婚,我有家。你说我在玩弄你的感,你有多少感啊!还说什么同归于尽来威胁我,这是吗?”

    “你看着,你如果这样,我非杀了你不可。”金生抛下了狠话。把手机住上一扔,愤怒地在房内转着圈,香烟一支支地被点燃,他想着和月红的一切,心中一阵阵的绞痛。

    年轻时,金生喜欢看足球。八六年墨西哥世界杯,他一连看了二十几个晚上,由于时差,每晚得凌晨二点多看到早上五点多,而夏季的高温,又是金生所在企业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作为部门主管的他,白天要根本得不到休息,最后,他差点死在岗位上。

    那天,他正在组织部门,突击加班,站在烈下,他突然感到心中一阵的绞痛,人突然昏晕了过去,同事们立即把他送医院,心超和动态心电图的结果出来:心脏结构没有异常,但早博很厉害。容易猝死。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金生恢复了体,他不喝酒也是医生的嘱咐!

    这些年来,金生已经很少发病了。但他今天先感到一阵头晕,接着心里是一阵的紧缩,他知道病又发作了。

    金生找到随行伴着他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常备的药,吃好了药,然后,他平躺在上,这次的早博与前次的发作一样,心中是一组组的跳动。他眼中流出了泪水,这时候是不可能有人陪伴着他的,现在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不知道和谁去诉说自己的感。自己的一生是如此的多难。到今天自己苦苦痴了六年的人,竟会说得如此的绝

    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地流落。金生一动不动地躺着,看着房顶,心律在一阵阵的悸动,药是有作用的,尽管,金生备着它,已经好多年没有吃药了。但一到关键的时候,药的作用还是帮金生渡过了难关。药也有催眠的作用,金生就这样躺着,任凭泪水横流,慢慢地睡着了。

    此时的月红也在落泪,她躲在洗手间哭着,她那么的他,他要什么她都可以给他,但今天就因为自己骗了他一次,他就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还说要和她同归于尽,她很伤心。

    月红的哭声,惊动了成国,他悄悄地站在洗手间的门外,看着月红在哭。

    哭声戛然而止。月红感到门外有人,她转一看,是成国看着她。她拿起毛巾,洗了个脸,走出了洗手间。

    “你怎么啦!”成国问她。

    “没有什么!”月红悄声地说。

    “没有什么你会那么伤心吗?”成国跟在月红的后问月红:“你是不是跟你的人吵架了?”

    月红瞪眼看着他;“我那里来的人?上次不是给你保证过了吗?为什么你总要说我有人呢!我不开心,心里难过,哭哭都不能哭了吗?”

    成国沉着脸说:“你无缘无故的会这样伤心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保证有什么用。前几天,你回家去过夜干了什么你自己坦白的说吧!”

    “我回家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我不是告诉你,我去搞下卫生,然后洗个澡,就不回来了。你还怀疑我什么。”

    看着月红扭着头说话,成国的火就上来了,他一把把月红拖到面前:“你还狡辩,第二天,我去家里,看到的快餐盒子是谁吃的?”

    月红这才记起,金生在回去时,告诉过她,家里的垃圾还没有处理,要她送他上车后马上去处理好的。但那天,月红急着回店,把这事给忘了。她现在只有硬着头皮说:“是我吃的。怎么啦!我回去迟了,肚子感到有些饿,买些夜宵吃不行啊!”

    成国看着月红的脸,愤怒的说:“你难道还学会了抽烟了,那快餐盒内的烟蒂也是你抽下的?”

    月红心里好后悔,那天没有及时回去处理垃圾。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也只有咬住了。她看着成国说;“你不用那眼睛瞪着我,我不知道那烟蒂是什么回事,也不知道是谁放进去的。你不相信我没有问题啊!你一定说我有人,你来啊!有本事你捉。我就不说什么,光走出这个家门。你现在拿个烟蒂来作证据,谁信你啊!”

    成国的火是没有地方可出,他一下推开了月红:“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月红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成国在店里转圈。她的手机又响起来,她知道又是金生打来的,她的手机除了家里的人和金生,不会有人再打的。她拿出手机关了。对成国说:“你不要乱猜想,任何事都要有证据的。特别是这种事,不当场捉住,你气也只是白气的。我说没有就是没有,随你怎么想!”

    说完,月红走到写字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成国气匆匆地走到她的桌前,说:“你等着,终有一天会被我捉的”。

    月红冷冷的看着他说;“我没有人的,你捉个啊!你如有本事,我就等你来捉啊!”

    成国愤怒地抓起她的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啪”杯被摔个粉碎。月红腾地站了起来;“你想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