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中午时分,金生来到快餐店,一年、二年、三年、四年、这快餐店的牌子依旧,价格依旧。六元三素一荤,饭吃饱,加碗汤。金生感到小城的可在这体现的最完美,价格便宜,素菜实在。十几个盒子一字排开,素菜你可以任选,荤菜一个,你要吃好些的荤菜,加一、二元钱也可以。快餐店不供酒类,金生本来就不喝酒的。

    他端着快餐盘,找了个桌子坐下,吃饭的人不少。这里的消费比自己那里的消费要低很多,如果在金生的城市里,这三素一荤一汤加饭,没有十几元钱是下不来的。

    成国为月红送来了午餐,就匆匆地走了。他做付食店的下午班,每天11点半交班,他在家做好午饭,自己先吃了,然后给月红送来,时间也就差不多要到交班的时候了。

    看着成国匆匆而去的背影,月红的心里真有些愧疚。这些年来,他没有委屈过自己,但,我的是金生啊!一想到金生,月红的心里又多了份牵挂:“不知道他中午有没有加个荤菜。”金生出门时,月红再三叮咛过金生;一定要多加个荤菜,补补子。

    金生没有加荤菜,他认为这样吃已经很浪费了。所以,他尽量地多吃菜,不要倒掉了可惜!

    金生回到店里,月红正在卫生间里洗碗。店里有了生意,月红甩甩手从洗手间里出来,和顾客谈生意去了。金生走入洗手间,帮她洗好了碗筷。然后,坐在写字台前的椅子里,看着月红给顾客,介绍着服装的品牌,面料和制作等。

    月红是个从乡下来的女人,但从进城到现在,对生意这一行是越来越精了。金生想着,看着顾客高兴地买走了一服装。

    月红理顺了下挂在墙上的服装,然后,回过头来冲着金生笑了笑。

    月红的本,决定了她的生意是诚信的,价格一般不会离谱。她进的服装主要是以中档为主的品牌,尽量适应这小城居民的消费需求。所以,她的店生意现在越来越红火。

    下午,天时时晴。

    金生站起来,看着正在忙碌应付顾客的月红,他拿起公文包,走到月红的边轻声说:“我回去了哦!”

    月红回过头来说:“你稍等一下。”她匆匆地走到写字台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信封递给金生:

    “这是我早上为你准备好的,回去后补补体,你看你,现在瘦很多了哦!”

    月红把信封塞到金生的手上,然后,轻轻地说:“我不送了,你路上小心哦!”

    看着那几个顾客都在看着他们,金生也没有推却。他把信封装入口袋,低声对月红说:“你忙吧!我走了,你自己也要多保重哦!”

    走出店门,隔壁烟酒店的陈阿姨,一直看着他。金生转头看了看她,礼貌地对她笑了笑。拦了一辆黄包车,走了。

    坐在大巴里,金生打开信封,那是五百元钱,他轻轻地抚摸着钱和信封,抬头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小城景色:月红啊!这一生一世我该如何报答你!

    这段时间,金生找了个替朋友照看麻将桌的差事。白天就替朋友打理麻将桌,晚上替模具老板看彩票的号码。生活过的很清苦,但也能过得来的。

    时间过的很快,又到了新年,这是金生出来后,第四个年头,一个人孤独地过节了。

    有人在此前,替他说过几次媒,但都被金生谢绝了,哪怕对方只要他光上门,他都愿孤单地守着月红的

    月红的,月红的,月红的思念和牵挂,在金生的心里,今生自己怎么做都无法回报的。

    上次去过月红的店后,金生总盼着刮风下雨的时候。在风雨交加的子里,金生去过几次平海县。尽管,还像上次那样,在风雨中等待的召唤。但自始至终,金生从不感到辛苦,在他的心里,只有幸福和甜蜜。在和月红在一起的短暂的一夜,都能让他深藏在记忆中,久久地回味。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