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她看看墙上的挂钟,来去正十五分钟。在洗手间里洗了个脸,月红拉了拉粘在上的短袖,站在电风扇下给金生发了个信息:“办好了,五百块。我现在给你说,不许你再玩那个什么六-合彩了啊!你记得一定要尽快找个工作哦,我现在生意也清淡,没有多少帮你的能力哦!”

    收到信息,金生叹一声。他站起来,看看外面的太阳。也真难为月红了,这么猛的太阳,坐在家里动动也会出汗,她又那么怕,马上出去给我办好了,月红她是真心的为我在付出啊!

    整个夏天是难熬的,月红的生意到了十月份,终于慢慢地有了起色。但就金生来说,子仍然不好过。

    工作仍然没有下落,他只能断断续续地,为一些小厂推销些库存的产品。虽然,有一些生意,但量都不大,除了开支,就没有多少的收入了。

    很多时候,金生一天只吃二顿饭,他不想给月红增加太多的负担。能熬就熬啊!但女儿的生活费,经常摆在他的面前,年老的母亲能帮他一些,其它的就需要金生自己咬牙苦熬了。

    在金生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已经让女儿没有了家的温暖,其他的不能再让她受苦了。哪怕自己没有吃,没有穿,也不能影响到女儿的生活。

    金生每次见到女儿都是笑哈哈的,高三是关健的一年,他不能分散女儿学习的注意力,扰乱她的学习心

    今天,金生刚从小工厂回来。有时候,他会去些小工厂看看产品的积压况,然后,上网咨询下这类物资的市场需求。但市场的信息是共存的,现在的产品,不付现金很难从工厂赊出来。而买方又要货到店付款的。有几笔生意,都是因为金生付不出头寸而告吹。

    “穷人越来越穷啊!”摸着口袋里仅有的十几元钱,金生走在街上显得很无奈。他现在抽得是三元一包的香烟,坐在林荫的石凳上,金生抽了根烟。看着街上车来人往,他显得很落魄。

    月红搬了条凳子,坐在店门口。她刚刚忙完一阵子,做了二笔生意,心里很是开心。隔壁的陈阿姨走过来:“小红,看你开心的,今天生意很好啊!”

    “是呀!现在经济开始好起来了,生意也比前几个月好起来了。我刚才刚刚做了二笔生意,卖掉了二服装哦!”

    “是啊!我们店里现在好的香烟,也开始卖得动了。”陈阿姨很健谈的,平时月红没有事时,也经常靠在陈阿姨的店外,和阿姨聊聊天的。

    陈阿姨六十多岁,人很精干,也许是以前做环卫工人缘故吧,板很硬朗的。她总会有一些小道消息带给月红听,什么张家长,李家短的,每次月红听后总是笑笑。

    “小红,你知不知道,晓君她们离婚了?”陈阿姨问月红。

    月红听了大吃一惊:“不会吧!我没有听说过啊?”

    月红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晓君了,经常有些关于晓君的绯闻传来,月红因自己也有婚外的,一般是不去参与讨论的。今天听陈阿姨说,晓君离婚了,还是很吃惊的。

    “你不知道啊?晓君以前有几个人的,她就像换衣服一样的换人,只要有钱就可以。但现在这个不让她换了,找上她家闹,她老公知道她全部的事,不离也得离了。”

    “哦!这样啊,等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月红说。

    阿姨店里有了生意,她去做生意了。

    月红站起来,走到写字台前坐下,她想给晓君打个电话,但拿起话筒又放下了,她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去安慰她。

    晓君啊晓君,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怎么会这样乱来呢!现在,离婚了,对整个家庭都是伤害啊!月红突然想到了自己,自己也是有人的,尽管金生已有一年多未来平海了,但两人的感还是与俱进的。这些子来,她们之间信息的交往不少的,各自对对方,有着浓浓思念与牵挂,相思无尽啊!

    月红的心里想着金生,她的心里已经放不下他了。以前,金生来的多些,也有些风言风语传开,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陈阿姨说的?但,事实上,我和金生已经不能分离了,我们的是真诚的,不像晓君纯粹是为了钱,傍大款。

    月红自己安慰着自己,她笑了笑,不管他人事了,我还是问问生哥哥在干什么?月红拿出手机,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机。

    金生和自己从认识到相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他为了自己,孤独地守着诺言,真是太委屈了。

    月红站起来,看看那个小阁楼:“这曾经是我们的巢。要不要我把被铺搬过来呢?这不行,她想到了成国。唉!我实在对不起他,最愚蠢的是上次自己意气用事,把自己的一切告诉了成国,还做了保证。但我的心里真的金生啊!

    月红拿出手机,给金生发了个信息:“生哥哥,我在想你,你想我吗?你在干什么啊?”发完信息,月红就看着阁楼胡思乱想,很久没有等到金生的回信,月红感到很奇怪,她拿出手机,拨打金生的电话,又欠费停机了。月红感叹一声:生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啊!、

    金生坐在街边林荫石凳上,看着车来人往,他有些发呆。很久了,他都没有动过位置,烟已经抽完了,他手上拿着空盒子,翻来翻去的看,脑海里尽是月红的影子。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月红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又胖了些,我该去看看她。他站起来,走下石阶,“吱”一辆小车停在了他的旁边,他一看原来是镇上一个模具厂的小老板。

    “老张,上车,我有事对你说。”

    金生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什么事啊?”

    “你现在有没有搞六-合彩?”那小老板问他。

    “没有啊!怎么啦?”金生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

    “我最近输很多,你反正没有事,能不能帮我看看号码,研究研究啊?”

    金生是答应过月红的,今后不再玩六-合彩了。这个模具厂的小老板,以前自己在买码的地方,也碰到过好几次,好像金生每次去买号码,他也每次都在的:“以前,不是听说你赢了好多钱啊?”金生说。

    “老张,不要说了,全都还给他们了,还搭上了自己不少的本钱,输了好多啊!这不,要你帮我看看号码啊!”那小老板说。

    金生笑了笑:“我已经不玩这个了,帮不上你啊!”

    那个小老板递给金生一包烟:“我不是叫你买,你只要帮我看看就可以了。如果,中奖了,有你的一份怎样?”

    金生接过烟,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二十多元的好烟了。想了想:“好吧!那你把每期资料给我拿来,我帮你看看。但话说前头,输了不能怪我哦!”

    “放心,不怪。”

    金生看着那小老板开车而去,望了望手中的香烟:不吃白不吃。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