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金生咬着烟,研究一些从市场地摊上买来的六-合彩资料,小台扇在头上呼呼地转,但吹出的风还是的。夏天让人感到心烦,闷的小房间,今年显得特别的

    金生脱掉短袖,光着膀子,喝了一大口凉水。他望望窗外的骄阳,正午时分是最的。这些子来,他分之无奖,还欠下了一、二百元的赌债,当地的小庄家已经催他好几次了,要他赶快付钱,不然,要搬东西了。

    金生的房间内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台14寸的小彩电,是金生最值钱的家当了,这也是金生刚刚出来时,月红叫他买的,一个人没有一点娱乐怎么行呢?

    “老张,今天看得怎么样了?”一个削瘦的影闪进了他的房间。这几年来,由于生活,精神上经历的打击太多了,金生的头上已有了许多的白发。所以,当地不少人已经叫他老张了。

    “没有心水。”金生看着站在对面的女人说。

    当地买六-合彩的有不少的是村妇。她们的经济收入主要来源于房租。经济发达的溪地市,小小的地盘上拥挤着二百多万的人口,原住居民和外来人口各占一半。处于溪地市工业镇上城中村的村民,靠着**时代留下来的自留地,盖起了一排排的小房子。借着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东风,收获着几百一千,甚至几千一月的房租。

    在这里,男人们没有事做,就聚在一起打打麻将。女人们没有事,就打听打听是非,说说张家长,李家短的。再一个就是现在玩当地刚刚流行的香港六-合彩。

    六-合彩是私彩,所以特别号码是人为抛制的,真正赢钱的人很少,几乎没有,输钱的却很多,有的人甚至还为此输得卖地卖房,但还是有不少人在玩。

    金生看着对面的那女人说:“付大姐,这个六-合彩只能小玩,不能玩大的。最好不要每期都买,自己看好了就买一些。不然,会输死死人的。象我这样买很少,而且,不是长期买的,也输了钱了。你们每期买那么多,以后真要跳河的。”

    这个金生叫大姐的人笑笑:“我知道的,等你看好了,有什么好的号码,告诉我哦!”说完她就匆匆地走了。

    金生拿起手机,打通了月红的电话:“红妹!我现在很需要钱,你能帮我吗?”金生向月红说明的况。

    月红吃了一肚子气:“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买这个彩要死人的,你为什么要玩这个?为什么不去找个正经的工作做?就是一时找不到工作,那也没有问题的,就是不要去玩这个东西。”月红生气地挂掉了电话,气鼓鼓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早就应该给我说啊!她有些愤怒。坐了一会儿,月红站起来,走到洗手间擦了擦脸上的汗,她现在肚子有些过份的发福了,人也胖了些,最怕了。

    成国每次来,都叫她开空调的,但她不想开,她想节省些钱,金生的生活需要我的帮助啊。但她现在真的很气他玩六-合彩,不去找正事做。

    月红走回来,大厅的吊扇在不停地转,但风还是的。月红在吊扇下站了许久,然后走到写字台前拉开抽屉,在写字本里面,拿出钱来数了数。

    尽管生意不好,月红有时花钱还需要向成国要,但她还是很有心的,存了一些私房钱。预备着不知道那天急用了,可以应付一下。她主要考虑的还是金生。虽然,金生最近一段时间很少向她开口,但她知道他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生活是很困难的。一定会有向她开口的时候,一起四年多了,她知道他的个

    “我只能给你六百元,够不够?”月红发了个信息问金生。

    “够了,四百元就可以了。”金生回了个信息。

    月红收到金生的卡号,拎着包,来到隔壁的烟草专卖店:“陈阿姨,给我稍看下店哦!我去银行办下事,马上回来的。”

    “小红,这么的天,明天早上不行吗?”陈阿姨正在看报纸,她抬起头来问月红。

    “不行啊!有些急,今天要办的。”

    “好的,那你去吧!我会看着的。”陈阿姨原来是个环卫工人,退休后,就在这开了个小小的烟草专卖店。

    月红推起自行车,顶着,匆匆向街东骑去。太阳火辣辣的晒在人的上,有种灼感。等到月红从银行回来时,已是满头大汗:“阿姨我回来了,谢谢你哦!”

    陈阿姨探了探头:“这么快呀!我看过好几次,店里没有人来的。”

    “哦!”月红在店门外放好车,走入大厅:“死了,死了。”走到写字台前,拿起茶杯,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茶。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