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给你汇好了,三百元。”金生收到月红的信息,心中不免一阵感叹;在这世上,还是月红最真的自己啊!

    华灯初上,月红吃好晚饭,对成国说:“你们先回去吧!玲玲明天要上学的。”现在每天,成国下班后先回家做晚饭,然后送过来一起吃,女儿放学后,就先到店里,做作业,上上网,有时也帮妈妈看下店。一般吃好晚饭,父女俩坐到八点左右就先回去了,女儿的学习不能耽误的。

    今天下午月红给金生汇好钱后,没有问金生的况,她知道金生晚上会来电话,给她讲明况的,他们在不方便说话。所以,一吃好晚饭,月红就催着他们父女早些回家去。

    晚上,金生九点左右才来电话,详细地向月红讲述了自己和阿兵闹翻的况,金生最后感概地说:“在这个世上没有真心的朋友,现在在人们的眼中,金钱重于一切。穷人,打工者是越来越难生存啊!”

    听完金生的讲述,月红的心里很是酸楚:生哥哥这一年多来的努力,又化成了泡影,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她为他感到难过。月红轻声地安慰金生:

    “生哥哥!不要太悲愤了,保重自己,机会总会有的。先去找个工作,再想其他办法吧!”

    挂掉电话,月红坐在椅子里,心很沉重:我是不是要帮他渡过这段时期?月红知道,金生又重新陷入了困境。不然,依生哥哥的格,他是不会开口向自己借钱的。

    月红也知道,金生的工作是很难找的,七、八百元的工资,根本养不活他自己和女儿的。再说,以前金生说过:一旦陷入打工生涯,外面的信息会越来越少。如果这样这一生恐怕就很难翻了。这对金生的格来说是极不甘心的。

    月红站起来走了几步,她知道金生的格,他不会去打工的。但好的机会并不是天天摆在眼前的。这样看来,在不短的时间里,他的生活会很困难。

    “我该怎么办呢?”月红问自己,她在店的大厅里慢慢地走着。

    她回忆起和金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味和金生在一起的幸福、快乐!我是真的很他的。他为我放弃了富婆的追求,苦苦地为我孤独、寂寞地守候了四年了,这份感是多么的真挚和真诚啊!我只能能帮就帮,走一步是一步了。

    月红喝了口茶,心很郁闷。走到门口,她看了看大街上,街灯下,行人并不多了,小城到了晚上十点左右,人就渐渐少了。

    月红看看生意不大会有了,她回到大厅整理了一下服装,打扫了下卫生,便拉下卷闸门回家了。

    为了生活,金生跟着当地的村民,玩起了港台流行的六-合彩,他不能总向月红要钱,再说,女儿的费用一月最少也要七百元的开支,月红也支撑不了的。

    金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每期都买,他也不会买很多钱,说到底,自己口袋里也没有多少钱供他赌。

    由于是六-合彩是地下的私彩,没有正规的买卖手续和程序,更是偷逃了国税。所以六-合彩被国家定为;属于非法的彩种。金生凭着自己多年前,对彩票趋势的熟悉和敏感,凭着自己从小积累起来的知识和杂学,也说是屡有斩获,从中可以缓解下自己的窘迫。

    月红站在店里,看着空空的大厅,心里很闷。经济危机的影响,从生产领域慢慢地影响到消费领域,具体地就体现在品牌服装的销售上。月红看着挂在大厅两侧墙上的服装,忧心仲仲。最近这二月的生意很不景气,销量每况下。上个月竟然开不出房租来,月红从未碰到过这种月份。

    她走到店门口,看着街上的行人。又望望街上的店铺。隔壁的付食品店和烟酒店等店铺,生意也都和自己差不多,“唉!不知何时经济才会好起来!”

    “马上就要到夏天了,不知道金生他现在怎样?”她想着想着,又想到了金生,月红走到写字台前坐下来。

    最近这二月,金生每月都会向她要三百元的,那都是为了应付她女儿的生活开支的。不知道他自己的子是怎么过的?月红打开手机相册,痴痴地看着自己心的男人。月红的心里牵挂着金生的一切。

    每天在信息中,月红总会问他: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而金生的回答总是:还好,生活苦些,但还能过得去的。她不知道金生现在在玩六-合彩,金生也不敢对她说,自己最近的举动,他怕她误解,而影响了两人之间的感

    从去年吵了一架,到现在都快一年没有见生哥哥了,不知道他现在变成怎么样了?月红看着手机相册中年英俊洒脱的金生:生哥哥你为什么一次都不来看我呢?

    有好几次,月红都感到金生来到了自己的边,每当她猛一抬头后,才发现那都是幻觉。

    月红打开电脑音乐,她喜欢生哥哥听的歌,生哥哥最喜欢听张国荣的歌了。当年张国荣跳楼,他说他曾暗然落泪,生哥哥是个至纯之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