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阿兵的工厂,现在主要是在做些国内市场的产品,量并不大,也没有几个人在上班。金生在厂里转了一圈,看看也没有事做。在阿兵的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天,就回家了。

    金生忽然有了要去见见月红的念头,天暗沉沉地,快要下大雨了。金生看了看灰暗的天

    自从上次吵架后,金生还没有去过月红的小城。

    月红站在门外,看着天上下起了大雨,街上除了慢慢行驶的汽车,已看不到几个行人了,这场大雨把街上的行人赶个精光。

    走回大厅,月红拿起拖把,拖了拖溅进门口的雨水,她柱着拖把柄,看着外面的大雨:“不知生哥哥回家了没有?”

    雨越下越大,金生站在街边屋檐下,已经湿了半个子。尽管,自己赶着早回家,但还是在下车后被淋在了雨里。

    上寒意越来越浓。金生已经拦了好几辆黄包车了,都有人。好不容易拦住一辆黄包车,回到家时,外面的西服已经湿透了。

    这个鬼天气,金生狠狠地把西服扔到凳子上,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雨水:最好下大海水,把整个世界冲走就干净了。

    金生拿过手机给月红发了信息:“今天雨大,红妹回家时,要多小心啊!”

    收到金生的信息,月红的心里甜甜的,她看着店外不停的雨水,暗暗的责怪自己;我真傻啊!为什么要把自己和生哥哥的事,向他坦白呢?弄得他现在对我不放心的,现在要搬到店里来好难啊!月红想着,回头看看那阁楼,自己和生哥哥的窝;不知道我怎样才能把被铺搬过来的。

    时间飞快地流逝,又到了年底。

    今年的过年有些冷,金生把头伸进大衣里,他不愿出门去买些东西来。下半年的经济危机,彻底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又重新陷入了困境。

    前,他赚得一些钱,都在还债,上没有一点的积蓄。几多次,他想去见见月红,但都没有成行。自从吵架到现在已经整整好几个月了,金生对月红的思念与共进。

    金生听着外面一阵阵的鞭炮声,心中不免有许多的酸痛。女儿又被她妈妈接去了,自己还是一个人随便弄些吃吃。过年不过年,对于金生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已经离开老家快四年的金生,心中满是酸楚。他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天空中不时绽放的烟花,沉默无语!

    夜已深了,央视的节联欢晚会已经结束!金生仍然坐在凳子上抽着烟。爆竹声时断时续,时近时远。对于有钱人来说,这是个炫耀自己财富的节,但对于穷人,对于金生来说,每年的过年,更多的是一种折磨。生活、心理、精神上的折磨。

    过年了,没有什么好东西买,对于小菜的好坏,金生已经没有了什么要求。只是香烟从五元换成了十元的牌子,这也许是现在金生最大的奢侈品了。

    烟灭了,金生看看手机,时间已到了三点多。他长叹一口气:“又是一年到,不知今年会怎样的?”

    零九年的天,并不像零八年那样,有满地的积雪。但对于经营外贸加工的企业来说,零八年的经济危机,所延伸的后果,比零八年的那场雪灾更加寒冷。

    阿兵的用品工厂,经过艰难的挣扎,在内销上逐步有了一些市场。但对于金生来说,经济的困境正在逐步地加重。女儿开学后的费用开支,让他喘不过气来。

    金生从以前到现在,都是长于外销,滞碍于内贸。因为,他上根本没有钱,跑到各地去推销产品。所以,现在一般是很少去阿兵的工厂的,在那里自己也没有事做,阿兵工厂的质量管理体系也已经建成了。所以在去工厂有些多余了。

    一次,金生向阿兵借三百元生活费的要求,被阿兵拒绝。尽管金生从没有向阿兵借过钱,尽管只是三百元而已。但现实毕竟是现实,现在的金生对于工厂,对于阿兵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产品体系已经形成,产品质量已经稳定,尽管这些都是当初金生接下单子后,一手替阿兵建立起来的体系。但一个没有了价值的金生,对于阿兵来说是没有用的。

    金生像前二次帮朋友创业一样,被他们过河拆桥,遭到无的抛弃。这就是现在社会的现实,你得有钱有地位,不然连朋友都没有。

    金生愤概于阿兵的无,一下掀翻了他的老板椅,打乱了老板桌上的东西,阿兵站在旁边没有开口,看着金生扔掉他的茶杯,然后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回到住处,金生只能向月红求援了,他犹豫了很久,拿起了电话却没有勇气打月红的电话。一个男人向女人借钱是可耻的。以前,自己刚出来时,是没有办法。现在已经过去四年多了,还要向她借钱,这说得过去吗?

    金生靠在墙上,一根根地抽着烟,要生存,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他发了个信息给月红:“红妹,我没有生活费了,想向你借二百元。”

    收到金生的信息,月红看看时间:“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她没有问金生什么,她需要赶时间,在银行下班前,把钱打到金生的银行卡上。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