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月红听着金生的决定,眼中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她用手轻轻抹去脸上的泪:“生哥哥!这样的话,你太委屈了。”

    “呵呵,”电话那端传来了金生爽朗的笑声:“委屈什么啊!我刚出来时,如果没有你的,我不知要轻生多少次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一堆灰了。好了,就这样吧!哦!”

    放下电话,月红的心里很是甜蜜。尽管几个月前,金生为了她回家的事,跟她吵得那么凶,但金生对自己的,确实是很真诚的。快三年了,他从没有去碰过其他的女人,甘愿一个人孤独、寂寞地守候着自己。守候着。是很难得的啊!生哥哥!我的好老公!

    落叶纷飞,已到深秋。金生凝视着北边的天空,思念着一水相隔的月红。

    看天上繁星点点,红妹,你可否已入睡。金生踱在大街上,尽管已是深夜时分,但街上的行人还是不少。不像月红所在的小城,到了晚上十点多,街上就很少有行人了。如果过了十一点,就算是在闹市中心,行人也不多了。经济的落差,体现出三产的盛衰。金生思念月红那个宁静的小城:“红,让我到你的梦里去吧!”

    月红这晚做了个很甜的梦。梦中心的生哥哥,手拿鲜花,跪着向她求。她幸福地接过了鲜花。金生把她抱上了婚车,把她接到一个花园般的地方,烈地亲吻着她。

    梦很甜!醒来后,月红躺在上,回味着梦中的一切。生哥哥!如果是真的那有多好啊!

    她拿过放在边的手机,看看时间差不多可以起了,月红穿起了衣服。成国转过来问:“你这么早就起了?”

    “还早?都快七点了,现在生意旺了,要早些开门的。”月红边说边下了

    现在店是从早到晚由月红一人打理,成国不大会做服装生意,待在店里没有什么用的。他重回了以前的食品店打工,还是做下午班。

    成国现在一般是很迟起的,然后就是买菜做饭,给月红送去中饭后,自己顺便去上班了。女儿玲玲中午学校吃的。所以,现在的成国倒是很轻松的。

    月红吃好泡饭,出门走在大街上。深秋的清晨已有了深深的寒意。尽管,月红上穿着厚厚的夹衣,还是感到有些冷。

    街上行人并不多。月红快步地走着。她现在习惯走路去开店的,主要是想运动运动减减肥。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小肚子有增肥的趋势,需要减下来,不然,生哥哥又要取笑她;有几个月了啊?

    走到店门口,月红稍稍喘了口气,摸摸小肚子,“还是那么肥。”她笑笑。每次生哥哥来,总要摸摸她的肚子,然后听听肚子里的声音:不会有我们的孩子了吧!取笑自己的。

    拉开卷闸门,时间正好七点半,还早。

    月红挂好包,走到写字台前,坐了下来:“生哥哥!你起了吗?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你拿着鲜花向我求婚。你把我抱进了婚车里,我好幸福,好甜蜜哦!”

    月红发完信息,托着腮,痴痴地看着手机,她想象着金生在干什么?他现在一定在看我的信息,在笑我哦!

    金生看着月红的信息,脸上挂着会心的微笑:“呵呵!红妹!可惜,生哥哥不能让你幸福,我现在的处境只能你跟着我受苦啊!等生哥哥有一些钱了,一定去向你求婚,娶你!好吗?”

    收到信息,月红一笑:“如果可以,再苦也愿意和生哥哥在一起。但我只能把心给你,梦很甜,但只是梦。只要我们真心相,其他的并不重要哦!”

    “是啊!真是无限的,只要我们真心相,其他的并不重要!”金生发出信息,躺在被窝里,没有起的意思。他把双手叉在脑后,看着房顶,感叹了一声:命运弄人啊!

    自己刚把阿兵的工厂领上轨道,帮他打开了销路,打好了质量的基础。自己也有了不错的收入。没有想到,经济危机席卷而来。外面的订单,一张张的取消,这让金生顿感压力增大。

    本来,以目前的收入,金生和几个债权人,达成了协议,每月分期还些债务,力争在二年内还清所有债务。现在一下子断了订单,刚还了一半的债务不能再继续偿付,不知人家会怎么想?刚才,金生分别和他们通了电话,讲了况,但还是有个别人不能理解。

    唉!金生又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他慢条斯理地起:还是去阿兵的工厂看看吧!他不知现在怎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