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月红慌忙收起了手机:“宝宝,你怎么来了?”月红惊慌地回答,她刚才没有注意到,有人已经走到她的边了。

    唐宝宝现在跑保险的单子,月红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她看着月红的脸,问月红:“月红姐,怎么在哭啊!”

    “没有,没有。”月红转过头干咳了一声:“眼睛刚进了灰尘,有些不舒服。”月红掩饰了下自己,问宝宝:

    “今天怎么这么难得来看我啊?”

    唐宝宝拉着月红的手,靠在写字台的沿上:“呵呵!来看看大姐的体好不好?顺便也关心下大姐,是不是给家里买份保险啊!”

    月红想起来了,唐宝宝离婚后,就开始做保险了,她今天是推销保险单子来了。月红现在没有心谈这个:“我们都买好了。”月红很干脆地说:

    “上次,我们楼下有个做保险的,来我家串门推销产品,我们已经全买了。”

    “哦!”宝宝笑笑:“没有关系,我也只是顺便问问大姐的。”她凑近月红低声地说:

    “月红姐,听说你有个很帅的人,是不是啊?听说是溪地市的,你是怎么认识的啊?”

    月红吃了一惊:她怎么会知道的?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月红愣了一下:“没有的事,怎么会呢?”

    唐宝宝笑着推了下月红:“是啊!人家说起,我也不信啊!像月红姐这么家顾家的人,怎么会有人呢?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哦!月红姐不要太认真了。”

    看着月红发红的脸,唐宝宝笑着说:“月红姐,我走了哦!”

    “哦!”月红把唐宝宝送到门口。宝宝回过头来对月红说:“月红姐!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还是要小心些哦!象我以前太不注意了,弄得到现在离婚了。”她诡秘地笑了笑,跨上电瓶车走了。

    月红长叹一声。缓步回到写字台前:唐宝宝也知道了,别人知道的人更多了。月红想了想:怪不得,成国那天的信息那么坚决。看样子,他也有风声听到了。

    月红转过来,看着那个小小的阁楼,那是她和金生的窝:金生啊!我那么的你,你却这样的对我。月红想到金生对她发的火,又差些落下泪来。

    天已经黑了,金生动也不想动。他躺在上已经一天了,还没有吃过一口饭。他的脑海里,尽是月红回家后,与成国亲的镜头。他的心里充满了妒意。

    自己只是个人,什么结果都只能接受。月红对自己的好是不用置疑的。但她不应该骗自己。尽管这只是相隔一夜的事,但对他来说,这是个打击。

    金生不想起,也不想吃饭。已经到了午夜的十一点了,本来这个时间,是他和月红手机聊天的时间。谈谈一天的工作,说说各自心中的恋和相思。但今天的手机没有一丝声响。从下午和月红吵过后,这个手机就再也没响过。

    金生从朦胧中醒来,已是凌晨二点多了。他开起灯,脱掉衣服,转又躺在上,沉沉睡去。

    早上,他是被阿兵的电话吵醒的,睁眼一看,已是上三竿了,他懒洋洋地揉了揉眼睛。

    “老张,今天来不来工厂啊!”是阿兵来问金生今天去工厂的事。

    “有事吗?没有事,我就不去了,你看着些就是了。”金生懒懒地回答。

    “没有什么事,只是问下你来不来。那好吧!你休息吧!”

    放下手机,金生把双手叉在脑后,静静地看着房顶。他没有给月红发信息,月红也没有给他来信息。他仔细地回想着自己和月红的点点滴滴:

    “唉!人总是苦恼的!”他边起边自言自语地说着。

    月红也呆坐着,她看到成国送中饭来了,才懒洋洋地站起来:“你来了。”

    成国看着她的脸色问:“怎么,你不舒服吗?”

    “不,没有。”月红的心中涌上一丝愧疚:成国她,但她的却是另一个男人。而现在他却一个信息都没有给她,这让月红很生气。看着店里整理服装的成国,月红不知道如何对他说,自己是个出轨的女人,真是对不起他,我是不是要把事的真相告诉他呢?

    整个下午,月红都在矛盾中渡过,对于来店的顾客,她也懒的接待,晚饭更是不想吃。金生一直没有信息来,她看看时间已经又快到了十一点了;还是回家,毕竟家是温暖的!

    走在街上,月红的心很沉重。看看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月红轻叹了一口气。夜已经快到半夜了,路灯下影着月红孤独的影;应该回家了。

    月红向家里走去,她的心里终于决定;回家,向成国坦白一切,请求他的原谅!

    轻轻的打开家门,她看到房内有灯光照出来,看样子成国还没有睡。月红关上门,打开客厅的点灯。房内传出成国的声音: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快半夜了啊!。

    “没有什么,我只是整理了下,就晚了”。月红走到房门口,推开门,靠在门框上,对坐在上的成国说:

    “你等会睡啊,我去洗个澡,等下我有事对你说”。

    成国看看一脸认真的老婆,点了点头:“好的,我等你”。

    卫生间里,月红看着自己丰满的体,任凭上面的花洒,把水冲到她的头上。她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才有毛巾洗涤起自己的子来:唉!她长叹一声,擦干了上的水。然后,包了条浴巾,拖着拖鞋,走进房内。

    月红走到成国的旁边,解开浴巾,**、的躺在了上,问成国:“你看我的体怎么样啊”?

    成国躺了下来。笑着说:“我老婆的体当然是一流的哦!”。说着就想去抱她;“你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啊?”。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