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月红想了想,走到写字台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千元钱给金生:“这是我省下来,本来准备给你过年用的,现在你自己能过了,我就放心了。但这钱你得拿着,女儿马上要开学了,给她凑些学费吧。”

    金生没有接钱:“我现在可以自己过了,上用的还有,女儿她妈妈接去了。我一个人过是没有问题的。你为了钱的事,和他吵的那么大,都是我连累的缘故,这钱还是你留着吧。”

    月红一把把钱塞进金生的口袋:“以后,我不能给你钱了,你要尽快地多挣钱,这钱你还是先拿去,你女儿开学,学费要交的啊!”

    金生感激地看了看月红:“谢谢你!那钱我就先收下了。”想想女儿马上就要开学了,金生还是接过了钱。

    月红笑着打了一下金生的脸:“我们之间还说谢吗?笨蛋!”

    金生整理了下自己的公文包,对月红说:“那我回去了哦,下星期六,我会过来的”。

    “恩,我现在住店里,你随时都可以来。来了,最好能多住几天,你这样太累了。”月红悄悄地走近金生说:“我还腰酸呢?”。

    金生刮了下月红的鼻子:“我还要比你酸呢!呵呵。我去了哦!”

    把金生送出店门,月红的心里感觉空空的:“生哥哥,你可要早些来看我哦!”。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瞬间,迷人的天就过去了。夏天又来到!天又起来了。

    月红从家里搬出来,已经快有四个月了。成国虽然仍给她送中饭过来,下午仍到店里来帮她看店,做做生意。但两人之间的话还是不多。

    金生经常会在周末的时候,去看看月红,偷偷地过个夜。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街上已经有些风言风语了。

    五.一二大地震,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月红也捐了些旧的衣服和二百元钱。每周,月红都会回家去看看女儿,洗洗衣服,整理房间。心中不免对家里有着一种牵挂。

    到了六月的一天,月红刚躺下子,手机的信息声响了,她以为是金生的来信,打开一看是成国的信息:要么回家,要么离婚。信息很明确的给月红二条路的选择。

    月红躺在阁楼里,看着楼顶,久久不能入睡。她金生,金生是她有生以来,最真挚最真诚的付出。可金生的景况并不好,她不知道他以后会怎样?她需要家的安稳,女儿更是她割舍不了的血。尽管月红有了婚外,但来自乡下的她,比较封建的思想还是左右着她的

    她怕离婚!她多次给金生说过这个问题。

    月红的父母、兄弟都在乡下,对于离婚来说,在农村这是个大事,会让她的父母、兄弟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月红是个孝顺的女儿,为了父母,她什么都可以做。

    想到年老的父母,月红叹了一口气。尽管,金生向月红表过态,他不会强求她离婚的:因为,凭金生现在况,无法给她带来幸福,他愿意做她一生的人。

    月红理了理思路,给成国回了个信息:“我想回家,天了,这里洗澡,洗衣都不方便的。被铺等东西你明天来搬。”

    金生这段时间是比较忙的。去年底谈下的订单,在接连出了二个试单后,终于有了正式的长单。这几天,金生就一直蹲在朋友的厂里,盯着产品的质量关。

    出第一个大单子,必须要有好的质量,给外商好的印象。金生对阿兵说:“一个单子的成败,关乎着你的未来,也牵着我的利益。特别是你的信誉和今后的发展,质量是关健啊!如果,这单成功了,那么以后工厂就顺利了,你也就可以翻过来了。”

    吃好晚饭,洗好澡,人轻松了不少。看着这六、七平方米的出租房,金生点了根烟:总要离开这鬼地方的,我要努力,重新拥有自己的一切。

    今天,外商验完货后,对产品质量连声说OK!金生对质量的严格把关,终于收到了实效。出掉了第一个大柜,接着又接下了第二个大柜,工厂开始向着预期的目标前进。

    根据阿兵和金生的协议,每出掉一个单子,金生可以拿百分之十五的佣金作为报酬。因为,金生为工厂所做的一切是没有工资的,也不报销营销的费用,这百分之十五的佣金,就包括了金生在工厂的所有收入。

    尽管只有百分之十五,但一个大柜量大。算下来也有三千多元。如果,按和外商的初步协议,一月一柜,那么,金生每月都有三千多元的收入。而且,在年终还能得到额外的百分之五的奖励。

    金生坐在凳子上,看了看放在上的信封三千二百元,这是他二年多来,单月最高的工资了。他拿出手机,刚想给月红发个信息,信息声响了。

    “生哥哥!我要搬回家去了,天了,小阁楼不好睡了,现在要每天洗澡了,这也是个问题,换洗的衣服,也没处晾的,没有办法,只能搬回去了。”

    金生看着月红的信息,心里有些失落,感觉突然有些空的:“唉!你一定要回去吗?”

    “嗯,等天凉了,我可以再搬过来哦!”看着月红的回信,金生莫名地感到了自己有被遗忘的心理。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