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难道我把钱扔了,送人了。家里的费用,女儿的学杂费,养老保险等等,都是钱啊!”月红的脸上泛起了潮红。她以前是从不撒谎的人,现在为了金生经常撒谎。她感到自己真的变了很多。但,金生这二年来,从未对其它女人有过是非,他是真心我的啊!

    月红看着成国,脑子里一片混沌。她第一次对成国发出了咆哮声:“没有利润,但生意很好!这也是基础。只要生意好,利润总会有的啊!你急什么,发什么火呢?”

    成国看着她,闷声不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回房睡觉去了。

    正月初三,雪已经停了。由于二人出现了冷战,新年第一次没有出去走亲戚,月红也没有去娘家看看。

    初四,娘家人过来做客,成国少有言语。做菜、倒酒,脸上多的是牵强的笑容。晚上,女儿玲玲早早就回房坐被窝看电视去了。月红和成国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闷着声。良久,月红打破了沉默:

    “初七我去开店,我想到店里住几天。”

    成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很久,成国站了起来:“随便你了,大家分开下也好。”

    月红看着成国的背影走入房内,不心中涌上了许多的愧疚。他是很她的,为了这个家,一直在劳。一般况下,都是不让月红做家务的。但现在她的脑海里,会时时浮现金生的影子:

    “生哥哥!你在做什么?”收到月红的信息,金生坐在被窝里了。他每次看到月红的信息,都是那么开心:

    “没有做什么!天冷,早就坐被窝了,看看电视。这么冷的天,你也早些睡哦!我想过二天去看看你!”

    “哦!好的,我也很想见到你。”

    正月初七,阳光普照大地。地上的积雪差不多都融化了。公路两侧还有些积雪,那是人们在扫路时,推到边上堆积起来的。

    坐在大巴上,金生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不时在想他的月红。

    “今年的雪,真是百年一遇啊!”坐在旁边的旅客,打断了金生的思路:“我五十多了,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金生出门有个习惯,不与陌生人交谈。这他是有深刻的教训的:

    记得,05年,他第一次去深圳要债,厂商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十六万贷款,就此被骗,那里住了二、三个月,始终没找到人,金生只能回家。

    钱已所剩无几,他好不容易找到个老乡,借了几百元回家的路费,在回途的火车上,与一个自称老张的人聊得火。大家都姓张,五百年前是一家。你请烟我请烟,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时,那人已在附近小站下了车,自己口袋里的钱也不见了。自此以后,金生牢记教训;不和陌生人说话。

    金生对着那人笑了笑,又把头转向车窗前。他想着月红,他从没有去过月红的店。而今天月红说,不去接他了,叫他自己过去她的店。

    巴士停在大海路口,金生下车看看这熟悉的路口,宽广的马路,今天未见伊人来,冷清的大海路口,更是显得没有生气。金生先给月红打了个电话,又拦了辆的士,向月红的店赶去。车到朝旭路上月红的店时,月红已站在店门外等着他。

    “今天刚刚开店,没有什么生意。”月红领着金生在店里转了一圈:“你路上累吗?”

    月红每次见金生,都要问下金生的,尽管金生每次的回答都一样:“不累。”但月红还是习惯地问问金生。挚,涌于脸上。

    “不累!”金生走到洗手间,看看那个小楼梯:“这楼梯通阁楼?”

    “嗯。”月红靠在洗手间的门口回答。

    看看店里没有人,金生一把把月红拉进洗手间,紧紧抱住月红,吻了起来。

    “生哥哥!不行,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金生放开了月红,和月红一起走到大厅。

    “十一点左右,他会送中饭来,你要回避下哦。”月红轻轻地对金生说。

    金生点了点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月红的时装店。他走到门口看了看,朝旭路已有不少的商铺开业了。爆竹的纸屑随处可见。金生转头对旁边的月红说:

    “红妹!我去街走走,熟悉下这里的环境,顺便吃个中饭回来哦!”

    月红点点头:“不要走远了啊!外面冷,注意体哦!”

    金生从没有认真地走过这个小镇,他从朝旭街开始,对四周的街道走了一遍。有一个古寺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是个千年古刹,宏伟而古朴。寺名“安宁寺”取天下众生宁静之意。整个宏伟的建筑与这个小城显得有些不配,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城内还有如此的寺庙。

    金生自从做生意以来,是很相信迷信的。既然,来到了菩萨前,那是要拜一拜的。他买了香、烛和门票,进了这千年古寺。

    庙宇正院为三进三列,侧院为二进三列。整个格局呈现了盛唐时期的建筑风格。

    金生在善薄上留了名后,捐了二十元钱。然后,来到正。跪在如来佛祖的脚下,默默许愿:保佑家人一生平安,保佑月红一生平安!并许下了重愿:今生今世永不负月红之恩,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许了几个愿后,金生仔细地看了这个充满着古朴气息的千年古刹。太宏伟了,一尊尊金梳的菩萨高大而威严,站在他们的脚下,金生的心里有着无比的虔诚。每走过一个菩萨前,金生都会跪下来,向菩萨许下自己的心愿!月红的信息已经来了好几次了,金生离开了佛,买了些便当,回到月红的店里时,已经快一点了。

    “你在干嘛啊?我好担心你的,出去那么久,也不给我回个信息!”月红嗔怪道。

    “呵呵!我在安宁寺上香,拜菩萨。保佑我们的长长久久,保佑我们的家人平平安安。”金生边吃便当,边回答:

    “他来过了。”

    “嗯!早就回去了,今晚我们就睡店里哦!”月红给金生倒好洗脸水,搅了搅毛巾,递给刚吃好的金生:“我昨天已把被铺都搬来了,你要不要上楼先休息一下?”

    “不要了。”金生擦了擦脸,轻轻地刮了下月红的鼻子:“我要守着你!”

    月红笑得很甜蜜,金生看着月红的笑脸,忍不住亲吻她了一下。“当心,有人看到哦!”月红轻轻地推了把金生。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