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是啊!”金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想以前,金生一个姓王的朋友,总是找不对市场,开发出来产品,总是没有销路,结果,负债累累。当时,时任台商商务代理的金生,想方法从深圳台商那里,拿到一款新产品的开发模具,让他有新产品找对市场。那王朋友,现在是大老板了,记得金生有困难时去找他,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没有想到只给了一句话:“现在我正在加大投资,自己也在贷款,实在没有钱,过一段再说吧。”人簿如纸啊!

    最不值得是给一个姓单的朋友搞营销,金生相信朋友,容易把心掏出来。单朋友找他帮忙,一通好话,金生就带着他直接跑自己的外贸单位。在客户找他了解产品况时,他又直接把客户带到了朋友的家里。在他的帮助下,成功地把单朋友的家用产品推向了东欧市场,获得了相当的利润。而自己却被过河拆桥,不要说当时说好的业务费没有着落。结果,在他落魄进去找他,单朋友总是回避不见。

    想到这里,金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红妹,人啊,都是那么的现实。现在是个弱强食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亲和友却很少见了。”他紧紧的拉着月红的手。

    “在这世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当你有利用价值,而你的价值超过自己的利益时,敌人也可以是朋友。当你没有利用价值,且要损害到自己的利益时,朋友也会变成敌人。红妹!我希望我们的是永恒不变的,不要落入俗哦!”

    月红掂起脚来,亲吻了一下金生的脸:“不要太伤感了,我永远都会你,我对你的是不变的。”

    金生牵着月红的手,心中是多么的温馨和甜蜜。他们并肩走着,秋风吹落的树叶,零零星星地落在他们的上。

    金生轻轻地搂了下月红的腰:“红妹,我们还是去开个房吧!”

    “嗯”,月红总是很听金生的。

    所有的意和无尽的相思,在灵与的交融中爆发。喘息声中,金生把月红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吻着她的脸。

    “生哥哥!”月红呢喃着说:“我你!我愿意为你牺牲我的一切!”

    “嗯!红,我也是。今生今世我决不负你!如果,如果有来生,我要早些来找你,娶你为妻。愿我们的,生生世世,永不变异!”

    月红轻抚着金生的口:“你又要走了,来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你走后,总会给我留下无尽的相思!”

    金生搂着月红的肩:“我好想过几夜,但晚上你不能来陪着我的,我一个人开个旅社又有什么意义呢?”金生坐了起来,穿好衣服。他细心地替月红穿上内衣:

    “红妹!如果有可能,我想要娶你,你会离婚吗?”金生边替月红穿裤子,边问她。

    月红愣了一下:“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如真这样,我想我会的。”

    看着金生坐上大巴,月红向金生挥了挥手,看着车子渐渐远去,她反向公交站台走去:“唉!生哥哥!你带走了我的心,却又留给我了多少的相思和等待啊!”

    回到店里,又听到了成国的唠叨声。月红笑了笑,看看桌上的饭菜:生哥哥每次来都是那么的急,总是没有吃中饭的,不知道会不会饿坏?她没有理会成国的唠叨,她的心里只想着金生。

    时间转眼即逝,又快过年了。

    经过艰苦的谈判,金生终于帮朋友说下了个用品的单子,靠月红接济的子终于熬过来了。

    天又下起了大雪,南方雪灾,总理都出马了。

    金生看到满天飞舞的大雪,想到了月红:“天下大雪,路上多滑,你要多加衣,多小心。我你!”

    月红收到金生的信息时,她已经开好店门了。看着信息,她的脸上漾起幸福的笑容:“你也要多防寒,不要感冒了。你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不要让我多牵挂哦!”

    月红发完信息,跺了跺脚,暖和暖和。现在是大年二十九了。本来,月红不想再来开店了。但,前二天,她库存一直盘不下来,她今天主要是来盘点库存的。

    这二天,一直是她一个人在打理店的生意,成国在家忙着置办年货。盘完库存,已到下午二点多了。月红中饭也没有吃,她坐在写字台前,看着满天飞舞的大雪,感叹了一声:“唉!”

    本来,生意做了不少,盘下来,利润却了了无几。主要是拿出一大部分,帮金生的生活接济了。

    “金生啊金生!希望这次你能顺利地站起来!”月红托着腮,想到金生那次在离开时,对月红说的话:

    “红妹!我希望这次能翻,我更希望能娶你!让你过好幸福、快乐的生活。”月红想着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家里第一次爆发了战争,是为店里的问题。

    成国看着不错的营业额,却没有多少利润,让他百思不解。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