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卿卿我我中,时间已过去了好多,快到十一点了。

    月红从石椅上站起来:“生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我在家里出来时插上饭了。”

    “可以吗?”金生问月红。

    “没有事的,今天他看店,女儿中饭在学校吃的,走吧!”

    他们拣了条僻静的路,慢慢地向月红的家中走去。月红挽着金生的手,依偎在他的边,金生边走边看着月红的脸,心中充满了

    月红的家在四楼,月红拉着金生的手走上楼梯,因为是早些年的集资房,所以楼梯并不宽敞,只能供二人并肩走。

    月红打开家门,把金生领进门。金生没等月红换好拖鞋,就依门把月红拥入怀里。他吻着月红的脸,月红的唇。月红依在他的怀里,尽地享受着这初恋般的

    “生哥哥!我你!”月红呢喃着,她为金生烈的吻所陶醉。

    “我也是,红妹!今生我决不负你!”这是金生真心的誓言。他感激她,他她。

    亲吻了一阵后,金生放开了月红,换好拖鞋,仔细地打量了下月红的房子:二室一厅一厨一卫,面积并不大,但很紧凑。大房间是月红他们的房,小的是她女儿玲玲的卧室。

    大房南面有个阳台,可以看到外面的马路和河流。家里很干净,看得出月红是个很清洁的人。

    “我们吃饭吧,知道你要来,我今天多煮了些饭,还买了条鱼,你喜欢的。”

    是的,那天在聊天时,金生对月红说过,自己最喜欢吃鱼了,没想到月红就把话放到了心上。

    金生把月红拉到边,仔细地看着月红的脸:“我现在不想吃饭,但我要吃你。”

    他抱起她向房里走去,月红用手圈着金生的脖子,轻声地说:“生哥哥,我好你啊!”。月红亲了亲金生的脸:“你也太心急了哦!我们先洗个澡嘛!”。

    金生轻轻地咬咬她的鼻子:“就你事多,那好吧!我给你擦擦背怎样?”。

    “恩!”。

    把月红抱进浴室,金生替月红慢慢的脱下衣服,月红是显得那么的嫩,丰满的感而光滑,抚摩着月红的肌肤,金生轻声说:“红妹,你好白啊!你的材太有感了”。

    月红地用手指撮了撮他的鼻子;“你这个色鬼!”。说着亲了下金生的鼻子;“不过我的肚子有些肥哦”。

    金生拍拍月红的小肚:“还可以啊,这不算太肥哦”。

    金生轻轻地替月红退下裤子:“啊!我的宝贝哦!”。

    “那是你的宝贝啊?是别人的哦!你不过是偷偷的借用一下哦!”月红说着笑了起来。她替金生脱去衣裤,用嘴亲了亲金生的口:“我要你的心哦”!

    “嘀嘟,嘀嘟……”。客厅传来了门铃声!

    金生直直地看着月红,悄悄地问:“会是他吗?”。

    月红有些慌乱,她一边匆忙穿着衣裤,一边对金生说:“不可能的,他在店里看店,不会关店门的,你把我的内衣内裤收起来,躲在里面不要出来,我去看看是谁?”。

    月红顾不上穿内衣内裤的,匆匆穿上衬衣,上长裤,提着外衣边走边问:“是谁?”。

    “小月,今天在家啊!我是楼层的管理。来抄水表”。

    月红上了外衣,打开门:“是李大妈啊!今天要收水费了吗?”。她把李大妈让进客厅。李大妈是楼层的管理员,无偿地为大家交交水电费,打扫打扫楼梯的卫生什么的,是她们居民楼中的心人。尽管年纪还不到六十,但楼里的住户,都尊敬地叫她大妈。

    “不是,我先抄下水表,然后汇总下有多少的损耗,等我分摊好了,再来收。”

    月红感到很为难了,她家的水表在卫生间里,而卫生间又和浴室是共用的,现在金生就在里面,如果让李大妈看到那还了得,心人嘴快啊!

    李大妈可不知道,卫生间里有个光着子的男人,她说着就往卫生间走去。月红一把拉住了她:“来,李大妈你先坐沙发上,卫生间里我刚刚冲好水,很滑的,我去帮你看下吧!”。

    她把李大妈按在了沙发上。李大妈看看她脚上的拖鞋:“哦!那就麻烦你了”。

    月红急忙摆摆手说:“不麻烦,不麻烦。是大妈你为我们大家着累啊!”。说着就向卫生间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坐在沙发里的大妈,还好她没有跟过来。

    走入卫生间,她向靠在墙边的金生扮了个鬼脸,低头在墙角看了下水表,就匆忙走了出去。

    “李大妈,总表是一百五十七吨”。

    “哦!”李大妈,拿起本子记了下来;“小红啊!你家的店里现在生意好吗?”。她合上笔记本,没有要走的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