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月红看着手机有些迷茫。她回想和金生认识大半年来的点点滴滴,那一声声问候,一份份的思念和牵挂。让她好像有种初恋的感觉,那种在少女时代就企盼的感觉。她不敢再想下去:“快过年了,那你过年打算怎么办?”

    金生坐在沿上,拿着手机,看着月红的问题,他无语!

    这一年来的痛苦和折磨,对于过年,金生的感觉就像是工厂多放了几天假而已。过年对他的心里来说那是一种痛,一种折磨。一种没有家的痛,孤独的痛,没有亲人的痛。

    “我不知道,就看看电视,让时间在寒风中流逝,马上就会到天了。过年这个词,对我来说,现在是很奢侈的。”

    看到金生的回信,月红的心里很发酸,生哥哥他好孤独、好寂寞啊!

    “我理解生哥哥的心,也懂你的苦。但我不能去陪你,尽管我很想。我是个有家的人,我只希望你能过得平安而幸福!”

    金生的回复很简洁:“心中有你,有牵挂就有幸福!我你:红妹!”

    月红默默地看着手机,心中有着甜蜜的感觉。她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红晕。她很愿意接受他的。这半年多来,他们从朋友变成知己,无所不谈,互诉心声。

    默默地想了一会儿,月红站起来,跺了跺脚,走了几步,脚有冷冷的感觉。她走到门口,看着街上厚厚的积雪,看来今天是不会有生意了。

    快到吃中饭的时间了,因为,快过年了,快餐已经停了。中饭要成国给她送来,但外面风雪大,不好走,看样子,今天一天不会有生意了。

    月红拿出手机,给成国打了个电话:“你中午不用送饭来了,等下午看看,如果没有生意,我就早些关门了。中午我这里还有些饼干吃吃就算了。”

    “怎么不回信息,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吗?”手机信息又传来了金生的提问!月红刚才没有回金生的信息,因为,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才好?

    想了许久。月红给金生回了三个字:“我愿意!”发完信息,月红感到脸上发烫,她一阵的心跳。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自己已经是三十七岁了,但重生的一频一笑都让她心动不已!她走进洗手间,对着墙上的小镜子,看看自己微微发红的脸,轻轻地说了声:“生哥哥,我你!”

    爆竹声声,又是新的一年的开始。

    月红探头望望窗外,大街上白雪皑皑。去年底下得那场大雪,到今天仍在稀稀落落地飞舞。地上的积雪厚厚的,街上难见人影。

    大年初一,本是孩子们玩耍的好子,但由于积雪实在太厚了,尽管时间已到了上午十点,仍有不少人仍然缩在被窝里不肯起来。

    “玲玲,你看好白的世界啊!还不起看看雪景!”月红叫着女儿。

    小城的景色是迷人的。站在窗前向外望去;高低起伏的楼房,连着远处的山峦,层层叠叠,银装素裹,偶尔可见片片红梅。穿城而过的溪水河,水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冰,蝉衣般晶莹剔透。河堤两侧的树枝上,挂满了冰珠。两边大街上似丝般展开的雪地,纯洁而洁白,让人分不出那是地,那是路!

    “来红妹财多发,雪葬旧岁,系两岸,又生一年。”

    月红的手机里,传来了金生问候的信息。看着信息,月红的心里无比温暖,眼望着窗外那雪的世界,月红的心里有好多话要对金生说:

    “你好吗?新年快乐!年夜过得怎么样?吃得好吗?为什么昨天一天没有给我信息。”

    金生坐在被窝里看电视,起也没有事做。外面雪白的世界,反而让人有种宁静的感觉。

    昨天是年夜,他知道她们一家在一起,他不想去打破她们的平静,所以,没有发信息给月红。但他的心里很是想她。

    收到月红的信息,金生回说:“我知道你昨天没有去开店,在家里的,我怕你老公多想,就没有发信息给你。你理解的”。

    月红看到金生的回信,想;生哥哥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啊!

    来。时间像流水般逝去。金生在工厂的打工快到一年了。这一年,对于金生来说是很痛苦的,他已一无所有。老板对他很不错,工资已从进厂时的七百,涨到了一千二百元。但一千二百元对于金生来说还是少得可怜:女儿的学杂、生活费就花去了一千元。他经常省吃俭用,还经常拖欠房租。为此事,房东几次下逐客令,金生总是忍声吞气,在人屋檐下,那能不低头呢!。好在有月红的无私相助,金生每每都能熬过难关。

    天,马上就要了,一次在工厂的遭遇,让金生不得不重新选择了工作。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