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她把他加入好友,头像是灰色的,表明了那个人还没有上线。月红找到一个音乐网站,放了一个“心雨”的歌曲。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拿着扫帚搞了一下卫生。站在店门口,看看街上上班的人来去匆匆。县城并不大,又是早上,所以街上显得有些冷清。月红伸伸胳膊,扭了扭腰,转又看到了那个小阁楼。

    上班一星期了,月红经常打量这个小阁楼,但她从来没有上去过。想想现在也没有人,月红就走入洗手间,沿着墙边的小楼梯,爬了几步,一探头,就看清了阁楼的全貌。

    阁楼很小,就比一张大宽大一些,上面的地板上,零乱的放着些过期的旧报纸,南边木墙上有个小窗户,窗口正对着楼下大厅。阁楼空间高度,大概只有1米7左右。因为,月红站在上面,感到头部与顶部已没有了多大的空隙。

    这里晚上值班看店倒是很好的!月红爬下楼梯,拍了拍上的灰尘,洗了洗手,走出洗手间,她拉上洗手间的小门,走了几步,又坐到了写字台的椅子上。

    电脑上的QQ头像在晃动。她一看,是“醉生梦死”发给她的一个握手,出于礼貌,她也回了个握手。这是月红三十七年来第一次上网聊天,尽管这只是个简单的图案,也算是月红人生旅途中的一次新的尝试。

    “你是那里的?你也喜欢买彩票吗?”对于“醉生梦死”的提问,月红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第一次打字,真的很慢,不知对方会不会等的心急。

    “我是平海的,体肓彩票只是偶而玩玩,不经常买。”月红吃力地回了信息,竟感到自己有些出汗了。

    月红是个诚实的女人,她不会骗人的。所以,对于对方的提问做了实在的回答。

    “你很忙吗?”对方问她。

    “不”月红感到打字真的很累:“我是刚刚学会上网的,打字很慢的,请不要见怪哦!”月红是个不服输的人,看着键盘,暗暗地下了决心,学会打字,提高速度。

    天慢慢的了,季节已到了盛夏。对于张金生来说,现在在白天很少上网的。这段时间对他来说是很难熬的。金生他生就清高,这十几年来,他从国营企业的一个中层干部,到下海自己做老板。先是自己办了个五金厂,由于货款被骗,他开始做台商和一家大型外资企业的商务代理。由于他的才干,金生先后聘任过当地二家电器公司的副总,和常务总经理,最后自己又再次创业,他都是在领导和决策过程中,经营着自己的事业,但本忠厚的他受到了人生最致命的打击。

    第一次创业的失败,他被骗十几万货款后破产,经过了近三年多的积累,当时,在一个家电器公司任常务总经理的他,执意放弃高薪,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他要争口气,为得就是要向人们证明自己的能力,也想为自己的第一次失败正名。

    经过和外商的艰苦谈判,在外贸公司的牵手下,一个新产品的开模,制造,订单,交货的全同谈下来了。张金生信心满腹。这是款很普通的用品,在市场上消费量很大。但在产品的开模、试样阶段,金生犯下了重人的错误。

    当时,为他开模的是他的一个好朋友,金生很信任地把产品图纸交给了他,也就没有再去监管。结果,模具一拖再拖,总是交不出样来。等到发现时间来不及时,再要换人已经不可能了。金生最后不得不吃住在朋友的模具间里,但等到模具赶出来后,试模很不顺利。心急的东西总是出错,试模很失败。

    经过与外贸公司、外商的协商,凭着他以前良好的信誉和人际关系,宽限了一个月的时间。但对于生产模具来说,一个月时间实在太短了,要想产品成型只能修改了。但修改出来的模具,试模后的样品总不能通过外贸的要求,而重开一模,留给金生的时间远远是不够的。

    这一次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不仅仅失去了一个3000万元的大订单,更是失去了外贸公司对他的信任。同时,更让刚刚从第一次破产中缓过气来的家庭经济,再次陷入了巨额的亏空中。

    回想过去的选择,金生很是后悔自己的冲动;自己是不应该下海经商的。但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的。

    坐在电脑前,抽着烟,重生看着昨天的开奖号码。“失望总是大于希望。”重生自语自言地说。从口袋里掏出彩票,他又认真的对了一遍,最后还是把彩票扔进废纸箩。

    张金生捧着脑袋发呆:前些子,应试了几家公司,最后都没有了消息。女儿,他回头看看,听到房内的电视声。女儿在看电视,放暑假了,除了做作业,就是看电视。天高温,也没什么地方可走。

    张金生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他看着电脑发呆。QQ头像在闪动,他动都不想动,最近,他很少上体彩网了,他也很少聊天,他感到对这世上的一切事物,都失去了信心。

    今天早些时候,他应付了一批要债的人,就一直坐在电脑前发呆:生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金生从山顶到谷底的摔落了一次又一次,他已经失去了生活的信念。

    头像还在闪,他无力地按着鼠标,点了一下“心语”:“你昨天中了吗?”他感到很奇怪,以第一次问“心语”你是那里的啊?那天回信息,用了好长的时间,现在发现这个人的速度快了许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她好像成了打字的高手。

    “没,很少看到你上网的,今天怎么这么晚了,你还在上网啊?”金生问“心语”。

    “哦!是这样的。今天月底盘店,我们一起盘好店,老板娘她们去舞厅了,我没有事,就看看开奖号码。”对方回答着。

    “哦!你不去跳舞吗?”金生又问。

    “我不会也不想学。呵呵!哎,你是做什么的?开体彩店的吗?”这是“心语”第一次问他的工作。

    “我?”张金生不知道怎么说:“我现在失业。”他感到脸上一阵发,丢人啊!

    “哦!没有什么。我先前也一直在家,现在刚刚找到一份工作。你努力下,就会找到好工作了。看你在论坛上的文章,多有才啊!看的人都超过了十万次,你一定很棒的。”对放很快就回了他的消息。

    “唉!”他发了个感叹!金生感到无地自容。有才?有才自己还会落到这个地步啊!

    “怎么啦?有什么不顺心吗?这世上的事都是这样的,想开些就没有事了。很晚了,我要回家了。”“心语”安慰了下金生。

    张金生第一次在网上感受到了一种朋友般的友:“哦!你多大了?”

    “三十七。”“心语”作了回答。就月红的本,她是不会骗人的。尽管,她对于他问自己的年龄不能接受,但是出于本,还是如实地告诉了他:“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886。”

    月红关掉电脑,拿起包,走出店门,拉上卷帘门,锁上后,看了看手机时间:啊!都快十一点了。她从没这么晚回家过。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