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有时候,他会独自坐在女儿的边,静静地看着女儿熟睡的脸,暗自心酸;女儿长大了,爸爸二次创业都失败了,你妈妈又好赌成。唉!你怎么会投胎到我们家呢?爸爸无能啊!

    慢慢的金生走到电脑桌前,坐了下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看好彩票号码的心得,顺便记下了明天要买的几注体育彩票的号码。在关闭体彩网页时,看一些网友的留言,并顺便回一些贴子,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他看到了网名“心语”的留言,就顺便把她加到自己的QQ上。关掉电脑,收拾了一下桌面,他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指针已指到了十二点。

    他站起来,去卫生间洗了个脸,看样子老婆美娥,不知道今晚又要几点回来的?他心中很恨她的赌,但有时心中也会生出许多愧疚,都是自己的无能,如果自己能赚到很多的钱,她也许就不会去赌啊!

    为了她的赌,金生和老婆吵架了好几次,想离婚又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从此成单亲。他有时候真的感到很无奈。走回自己的房间,靠在上,他打开电视,换来换去又找不到自己想看的影视,金生最喜欢看二战的电影大片,但现在电视上多的是片,少的就是战争片。关掉电视,他就和衣躺在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而此时,在濒临海边鱼村的小屋里,正烟雾弥漫,二、三十个赌徒,围着一张桌子,正在玩一种叫做“牌九”的游戏。“牌九”分“大牌九”和“小牌九”,这是种钱的输赢很大的赌博方式。美娥满脸通红的站在人群的外面,正在发呆。晚上不到三个小时,一下子把东拼西凑借来的四万元钱输个精光。

    一个魁梧的男人走到她的旁边:“大姐,要高炮吗?”。

    所谓“高炮”就是放高利贷的行话。就是问她要不要借高利贷。

    美娥看了看那人,摇了摇头:“不要”。她知道这“高炮”是不能借的,一万元钱二百元一天的利息,而且是本上反本的。有多少人不是死在赌上的,而是死在这本上反本的高利贷上的。

    她走到门口,看看外面空旷的滩涂地,看看赌场的来了没有,很失望,赌场的车子还没有来。

    这是个专门的赌场,有专门接送的汽车。有时候参赌的人员,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赌博的。都是由开赌场的头家,指定一个地方,参赌的人集合在一起,然后有车接他们去一个地方。

    美娥有些心急,快十二点了,不知道车子什么时候来。她回想去问问头家,一个瘦瘦的男人走了过来:“怎么,回家心急了?”。

    美娥一看正是头家,她说:“也不是心急不急,钱也输光了,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还是早些回家了。你们的车子什么时候来啊?”。

    “快了,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要不,你再去玩一会儿?”。

    “还玩个啊!输完了。”。美娥摊了摊手。

    那瘦瘦的男人靠近她的边,顺势摸了下她丰满的股。美娥一瞪眼:“你想干什么啊?”。

    那人看着美娥美丽的脸说;“都说娥姐漂亮,真是名不虚传啊!钱我给你,晚上陪陪我怎么样啊”。说着那人从钱包里拿出二千元钱来。

    飞峨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那人的手:“算了,赌已经很对不起阿生了,这就不做了”。

    那人嘿嘿笑了几声:“你看阿美、阿丽、阿萍她们,那一个不是由男人出钱在赌啊!谁有你这么傻啊!还不要男人的钱,那你输了这么多怎么反本啊!”。

    美娥看着他没有啃声。那人把美娥拉到屋外的暗处:“怎么样,考虑一下?”。

    美娥看着脚尖,低声的说:“不用考虑了,我不想那样做。”

    那人看看四周没有人,一把把美娥抱紧怀里:“钱,我可以给你啊!你只要答应我就可以”。说着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美娥挣扎了一下就停止了抵抗:“你能给我多少钱?”。

    “几万没有,几千总是有的”。那人回答着,手已经很不老实了。

    “好吧!这里难看,不要摸了,晚上我陪你二个小时怎么样,你把钱拿来,我再去碰碰运气”。

    “好”!那人放开了美娥,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来:“你去碰碰运气看,说不定会翻本呢”。

    美娥接过钱,又返回屋内,挤进人群赌了起来。

    今天美娥的运气实在不好,只几下,又输完了。她挤出人群,长叹了一口气。一个矮矮的女人走到她的旁边:“娥姐,又输光了啊!”

    “恩,运气不好啊!”。

    “你答应他了?”那女人指指远处那瘦瘦的头家。

    “没,没有啊!答应什么?”。美娥慌忙说。

    “不要骗我们了,刚才你和他出去,大家是看在眼里的。如果,你不答应他,他会给你钱吗?谁不知道他是铁公鸡啊!”。

    美娥的脸涨的通红。她只是说;“没有,没有”。

    那女人指指屋内在赌的几个其他的女人,笑笑说:“不要怕,你看这里的女人,那个没有其他的男人养的,我也有啊!有的人,男人还不止一、二个呢?只要瞒住家里就可以了”。

    “唉”!美娥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这人是无药可救了,对不起阿生啊!”。

    车子终于来了,大家一窝蜂似的钻进车门。美娥刚想上车,被人拉了下,她回头一看,是那头家:“你不要挤车了,我们自己有车”。他指指停在大巴旁的小车。

    美娥无奈的看着大巴开走,随着头家来到小车边。那是头家自己的私家车。美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对他说:“二个条件。一是刚才说好的只有两小时,我整夜不回家是不行的。二是只此一次,没有第二次的”。

    那头家大笑起来:“哈哈。可以,都依你”。他看了看美娥,想:只要有了一次,还不是会有很多次?要么你就不赌了。只要你还要赌。那么,你就会自己找我要钱的!

    回到家里快三点了,美娥,悄悄的脱下鞋子,掂着脚走进房内,看到和衣熟睡的重生,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阿生,对不起啊!她也没有脱衣服,轻轻的躺在了上。

    对于月红来说,每一天都是新的,一个星期的上班,卖掉了二衣服,成绩已经很不错了,今天换班,她很早就睡不住了,怕迟到。成国都说了她好几次:“你又不是去赶飞机,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怕开店时间迟了,习惯睡懒觉了。怕闭上眼睡个觉,又睡着了,呵呵!”月红是个很诚信的人,从读书到从前的服装厂上班,从没有迟到早退过,在服装厂上班时,她是年年都拿全勤奖的。

    “我先去了哦!”月红梳理好了自己的头发,对成国说着。

    “还早啊,才七点钟,还差一个小时啊!”成国从上坐起来,看她紧张的样子,好可笑的。

    “还是早些出去,我已经很久没有早上运动了,我今天就走着去,顺便吃些早点,走走就当运动运动了。”

    早上空气真新鲜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起早了,以后可要起早些了。走在街上的林荫下,月红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月红随便买了一份包子,边走边吃,尽管走得不快,但到店也不过7点40分左右。

    拉起卷帘门,开好店。月红挂好包,冲了一杯开水,看看时间还早,就打开电脑,查查自己昨天买的彩票有没有中奖的。结果,还是和前几次的一样,一分钱都没有中,气得她把彩票撕了,扔进废纸篓里。

    在椅子上靠了一会,月红就挂起QQ,从那次宝宝给她申请时挂了一次,也没有什么好友加的,挂上去空白一片。她看看就暗笑,看宝宝和晓君有时上网上瘾,有什么好聊的呢?还不如看看电影,听听音乐的。

    QQ下面的消息栏在闪动,月红点了一下,是“醉生梦死”要求加入好友的请求,她想拒绝时,看到有留言:“我是体彩论坛的张生,你的留言我看了,就加了你。”哦!月红想起来了,是二天前,自己看体彩论坛时,留给对方的QQ号。原来是那个写贴子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