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梦生 书名:灰色的迷情
    ()    “哟,这就快到十一点了,我要回家吃饭了哦,成国十一点半要去接班的。”

    “好吧!你跟成国说一声,下午再过来一趟见见宝宝,明天可要上班了哦!”

    “嗯。我知道了.”说完,月红就从店里出来,骑上自行车往家赶。

    月红的家离“雪美人”时装店有一段的路,骑车大概需要十五分钟时间。房子是以前服装厂的集资房,月红的家在四楼。房子的面积并不大,六十多平方米,二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格局,显得很紧凑。但女儿还不大,居住还算可以的。

    一进家门,月红就喘了口气:“这四楼太高了,每次走楼梯都觉得很累。”

    成国边往小桌上放小菜边说:“都是平时缺少锻炼的缘故啊!上午你和晓君谈得怎么样啊?”

    月红洗了把脸,走到小桌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上午谈的很好的,我和晓君还有什么谈不下的?说好了,我和晓君的一个远房亲戚,二个人分二班,上午八点到下午二点半,下午二点半到晚上九点,工资一个月九百加销售3%的提成,你看怎么样?”

    “工资还可以,现在就这样了,主要是你有个事做就好啊,你看你越来越胖了,有个工作也可以减减肥的。”成国匆匆地吃了二碗饭就站起来;

    “你自己慢慢吃,我要去接班了。”

    成国在平海县城的南关食品站工作,离家倒不远,五六分钟的路.他们店也分二班,早六点到十一点半,中午十一点半到下午六点,成国是固定的下午班,因为上午买菜,烧饭事多,月红又是不肯起的。所以他就给老板说定了下午的固定班。

    “哦!你去吧!下午我还要去趟那店的,熟悉熟悉况。”

    “知道了。”说话声中,成国已出门下楼梯了。

    月红吃好饭,靠在椅子上,仰了仰,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是要减减肥了,我才三十七啊!就这么胖了。走到阳台,月红活动了下子,她看看时间还早;还是上睡会的。

    一阵手机铃声,把月红从上拉起,她拿过手机一看,是晓君打来的电话,叫她去店里坐坐,宝宝来了,大家熟悉一下。月红随便梳理了下头发,洗了个脸,就下楼去了。

    骑着自行车行在路上,月红的心很不错。自己有了份工作,一来可以有钱补贴家用,二来可以多走动走动减减肥。虽然,自己并不像人们所说的肥婆喽,但有个像男人似的啤酒肚,总是不好看啊!月红会心的笑着。

    平海虽然地处长三角地带,但它的经济并不很发达,也许是平海县有家超大型的国企的缘故吧?平海的头头脑脑们进取并不强,因为大型企业能给县里的财政带来足够的收入,所以,把脚伸在桌子下吃饭,成为习惯。但平海城区的建设还是很好的,虽没有高楼大厦,但马路宽敞,绿化宜人,加上穿城而过的条条河流,小城颇显江南之美。

    由于县城小,人也显得没有长三角地区其它县城那样拥挤。同样的路程人家骑十分钟的车,月红总要比人家慢一、二分钟的。来自乡下的月红,本诚实善良,礼让是她本的一面。所以不管路上怎样宽松,她总是先让别人过红绿灯,斑马线等。在她幼小的教育中,知道人要与人为善,凡事都要礼让为先的道理。所以当她骑到店门口时,里面就传来了晓君的声音;

    “大姐啊!你怎么这么慢啊!你以后上班可不要这样哦,我可要扣工资的哦!”

    “呵呵”月红边放车边说:“以后上班了,我就会早些出门了,保证不会迟到的。”她知道晓君是给她开玩笑的,但月红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了晓君。

    “来。”晓君拉着刚进店门的月红,指着坐在写字台边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说:“这是宝宝,唐宝宝。是我的表表表妹,但在五服之内,还是亲戚哦。”她笑着把月红介绍给了唐宝宝。晓君介绍完月红后,就忙着坐到写字台前上网去了。

    “月红姐,不要听晓君姐乱说,没有那么多表的,最多是两个表,还在三代之内哦!”唐宝宝认真地作了纠正。

    月经仔细地打量了下唐宝宝,人长得清秀,比自己差不多高,看起来有几分与晓君相似,但比晓君显得更消瘦一些。大家年纪差不多,又要在同一家店工作,所以,谈起来就少了许多隔核。一会儿,两人就谈得很开心了。

    唐宝宝有个十岁的儿子,也在县前一小学读书。其实,也不奇怪,就这么大的县城,这几所小学,孩子们在同一学校读书是很正常的。唐宝宝的老公叫陈金,在一家五金厂打工,她的家在城北,离这大概也是十几分钟的车路。

    “好吗!我在城南,晓君在城东,宝宝在城北,以后叫晓君再找个城西的,那我们就把整个平海包了。”月红爽朗的大笑道。

    “不招人了,招了你们两个人已经太多了,再招个人来,我还不是喝西北风了啊!”晓君从电脑后探出头来,嚷嚷道。

    月红和唐宝宝协调了下上、下班的交接时间,和交接手续。一星期换次班,每天的交接时间下午两点十五分。余留十五分钟是两人清点销售记录。明天是第一天上班,小唐为早班,月红为夜班。

    当华灯初上时,女儿玲玲对着满桌丰盛的晚餐感到惊讶!她看看坐着桌边的爸爸、妈妈问:“妈妈,今天我家有人过生?”

    “没有啊!是妈妈打了份新工作,庆贺一下,你说好吗?”

    “好啊!”女儿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大虾,放到妈妈的碗里:“祝妈妈工作顺利!”说完自己又飞快地夹走一只,吃了起来。

    月红看着女儿的样子觉得好开心。是啊!自己应该早就出去找份工作了。

    站在阳台上,看着马路上的华灯,张金生感到很迷茫。自己快四十岁了,但事业却每况下,自从国企改制以来,自己从一个中层干部下海经商,却怎么也没有料到,经过几年的打拼,自己却负了一的债。

    他抽了根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唉,老婆迷上了赌,那都是自己赚不了钱,让她失去了信心。劝了几回了,但都被怒骂一番。他又回想起吃晚饭时的争吵。

    “你看看你这个熊样,你的朋友们,年纪都和你差不多,哪个不是有钱的?你自己还以为自己聪明,你看看你自己,为了你的事业,我们却负了一的债。赌怎么啦?人生本来就是赌,赌赢了,我们可以还掉所有的债务,一轻松。赌输了,无非就是多负一的债。”

    张金生哑口无言。他觉得自己是愧对老婆、女儿的。

    老婆美娥,在十里八方也算是个美人,当初跟着他,就因为他的德才。然而,到了如今,德对人来说是把双忍剑,本善良,品德高尚的人,在生意场上有几人能成功?至于才,他又点燃了一根烟,仰天长叹。自己从学校毕业,二十三岁就任了国企的部门负责人,雷厉风行,有多少年轻人羡慕。自己英俊潇洒,文才出众,也可算是人中龙凤,没想到今天意落到如此的地步。

    扔掉烟蒂,金生默默地回到客厅,看着伏在桌上做作业的女儿,他轻轻地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发。女儿琴琴今年十五岁了,从小到大都很懂事,学习上不用家长有什么担心的。从小学到初二,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的。

    “爸爸。”女儿低声地叫了一声。

    “嗯。”金生应道:“不早了,早些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哦!”

    坐到电脑桌前,金生点开网页,来到了体彩论坛,又开始了他对体育彩票的研究。

    这二年来的事业失败,让金生开始迷上了体育彩票,寄希望于奇迹的发生。对于乐透型彩票的研究,金生是彼有心得的,经常有小奖的光顾。一次,擦肩而过的一百七十万的大奖,更让他相信,彩票中大奖并不是空想。

    论坛上已是闹非凡,张金生的登陆,大家一片欢迎。几个月前,金生的一篇关于乐透型彩票的研究心得,发贴后曾创下点击过十万的纪录,人气很旺啊!彩民都服他。

    “大哥,你对今天的号码有什么心得吗?”有彩民问他。

重要声明:小说《灰色的迷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