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赫赫K 书名:现实不允许天真
    ()    “妈妈?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成泽川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连忙吩咐管家阿姨倒杯水。

    “泽川,我命令你现在马上跟这个丫头分开!”付真琴一来火气就冒了上来,我则无所谓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加菲猫’动画片不予理会。

    “妈!你不可以这样叫初夏!我做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成泽川把围裙甩到一边。

    付真琴气的不轻,几乎暴跳如雷;“她可是你爸爸在外面养的野种!”她指着我骂:“她跟她妈妈一样,都是货,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我‘嗖’的站起,走向付真琴“你骂我可以,不要骂我妈妈。”

    “我就是骂了怎么了?你妈妈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怪不到会生出你这样不要脸的女儿,那个妖儿也是一样的不要脸。”付真琴贵气的脸在这一刻看起来,很低俗。

    成泽川火了,大叫一声“妈!你不要太过分!”把我搂在怀里:“初夏对不起!不要生气啊!”

    付真琴看到这一幕,我估计内脏都快爆炸了,狠狠的跺了一脚,忿忿的离去。我躲在成泽川怀里,给她一个得意的笑。

    付真琴的脾气很冲动,我这样激她,她肯定会做出更冲动的举动。

    “没品男,今天我们去‘半边’吧!”靠在他怀里,我提议。

    “去那干嘛?”他有些不乐意。

    “你是看不起我吗?那里是我工作的地方。”我生气的从他怀里挣脱。

    “我怎么会看不起你,收拾收拾这就去,行啦吧!魔女!”他无奈的耸耸肩。

    ‘半边’没有我依旧很闹。从露露出事那天起,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

    和成泽川找了一个人少的位置,点了两杯果汁。我说的,我喝果汁,他必须跟我喝的一样。

    “小魔女,你就在这上班啊?真闹!”成泽川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叫我小魔女了。

    “闹?也很乱呢!”舞台上的舞女,我不认识。不是米莉。

    我听到周围A人说:“跳的没有宁陌跳的一半好!这‘半边’越来越没劲了。”

    B“我到这里玩,可全是冲着宁陌啊!你说她现在怎么没来过了?我都连续守了好几天了。”

    C“我听说啊……宁陌的朋友出事了,宁陌为了救她朋友也出事了!”

    A和B惊叹“宁陌真讲义气啊!”

    我无语了……不是我为了救我朋友出事,而是我朋友为了我出事。

    哎……生命何其脆弱,人生何其悲惨。

    我喝了一口果汁,突然好玩心起,转而对成泽川说:“没品男,敢不敢喝鸡尾酒?这里的调酒师小野可是很厉害的哦!”

    “当然敢喝!你去把那个小野叫过来!”成泽川骄傲的说。

    “好,你等着啊……”一定让小野调个最劲的给他喝,看他还骄傲不!

    起走向吧台,小野正得意的把一杯酒递给旁边的一位漂亮有气质的女人,保养极好看不出她的年龄。

    “子谦?”我低呼。

    漂亮女人的旁边竟是子谦?帅气的他正一手搭着那女人的肩,与她说笑。那微笑,我以为只有我才能看的到。

    心好痛,只属于我的天使,已经飞了吗?

    是我太任,是我太花心,还是我太无,把天使赶跑了。

    无意间摸到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从几何时,他一脸幸福雀跃的跟我提婚,婚期都订了。

    是我,把他再次推开,告诉他,尹皓轩死了,婚期不可能举行了。所以天使飞走,理所当然。

    “陈晓,这鸡尾酒好喝吗?”温柔的嗓音,如天籁。可惜那声音不是对我说话。

    “很好喝呢!子谦,你真好~~”陈晓的声音很腻人,酥到骨子里的粘。

    较好的材,保养的很好的皮肤,时尚的卷发,妖冶的丹凤眼,感的唇,甜腻的声音,是个媚型气质美女。

    温文如玉的子谦跟这个女人不配!我吃醋的下结论。只是配不配岂是我说了算的?

    他们体贴的很近,那女人的手竟然不知羞耻的往子谦衣服里面伸!当我是吃素的吗?我的天使谁也不准碰!

    好气好气!!!陈晓!!你死定了!!

    走上前,一把把陈晓的手从子谦衣服里抓出来,一个用力把她甩到一边。指着子谦的鼻子说:“你是我的,谁也不可以碰!”说完就把手伸进他衣服了,把陈晓摸过的地方,狠狠的擦着,嘴里边说;“可恶的女人,敢吃子谦的豆腐!!”

    不理会周围讶异的目光和陈晓的气愤,子谦本来就是我的!

    子谦笑了,笑的比刚才美多了:“丫头,别搓了,很痛的。”

    “痛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背着我在背后找女人!还找个老女人。”呃……虽然陈晓看上去并不老了。

    我听到小野说:“这个样子的陌,可真可。”

    “你是谁?”陈晓从震惊中出来,指着我问。

    我正想回答她,没想到子谦搂着肩膀笑着说:“她是我妹妹。”

    我傻眼了,妹妹?我什么时候成他妹妹了?他这算什么意思啊?

    我怒视他,眼泪在眼眶打转。

    子谦偷偷在我耳边说:“陈晓就是付真琴的心腹。”

    什么?所以说他这一切就是为了帮我找证据?那句话我只是想要他走的,没想到他还真照做了……

    可是,出卖自己的色相,值得吗?

    天使一定会说:“为了丫头,什么都值得。”可是丫头会心疼。

    :“我不是他妹妹,我是他未婚妻。”举起左手,炫耀无名指上的戒指。

    “丫头?……”子谦焦急的想要阻止我。

    “谦!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许你出卖自己的色相,你的一切都只能是我的。”我很自私。

重要声明:小说《现实不允许天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